第四集 第一千零二十六章 异空大鹏(下)

小说: 都市艳福行 作者: 蜀龙_hx2 更新时间:2015-02-10 03:30:02 字数:2040 阅读进度:1025/1131

这只大鸟围着阿傻快速地转着,身体灵活地躲避着那些火球,而火焰一遇到它的身体就会自然被隔开。它一对爪子本来只有两米多,但却可以延伸到几百米外,它的一对爪子不住伸缩,就会突破阿傻布出体外的能量罩,击到阿傻的身上,迫得阿傻不得不后退。调头喷出数个火球。而它则立即避开,到了阿傻的另一侧,再次展开攻击。有时,它会张嘴喷出一道金光,那道金光在空中就会化为无数道金光,犹如利剑般攻击阿傻。

在大鸟的攻击,阿傻竟处于下风。只能拼命翅出狂风和喷出火球,使得大鸟用大部分精力来防守那些火球,不然,可能还会败落。

双方可能经过长期战斗,都知道对方的长处和弱点。虽然斗得激烈,但没有一点危险,好像在练招一般。互相有攻有守,一旦对方发出凌厉一击。对方立即就会避开,如此下去,谁也无法奈何对方。

一龙一鸟在空中好像在练招,但却给方圆几千里的环境造成了极大的破坏,阿傻翅出的狂风所到之处,那些稍微小一点的树木连根拔起。那些火球一旦击中地面或山壁,地面就会爆出一团火光,犹如一颗炸弹爆炸,地面和山壁就会出一个大坑,而大鸟发出的金光射中地面和,那里就会出现一个个洞口,不知有多少深。

好在这座一直以来都是阿傻与大鸟相斗的战场,没有活着的动物。不然,大部分的动物都会死于非命。

正在战斗地阿傻刚发出一个火球把大鸟逼退,身体猛地一颤。扬天发出一声吼叫,喷出一个直径达两米地火球,身体也对着大鸟猛扑过去。主人面前,它也不愿弱了威风。

那只大鸟也不示弱,身体在空中划了一个圆圈。已经避开阿傻发出的火球,嘴中喷出一道金光,已经到了阿傻的左侧。

阿傻根本不看大鸟喷出的金光,身体旋转过来,一翅煽出去,已经重重地击在大鸟的身体上。大鸟发出一声悲鸣,身体旋飞出去,一路上,洒下几片金色的羽毛。

阿傻也没有讨好,大鸟喷那一道金光已经突破它地防护罩,重重地击中它的身体,身体上立即出现一个大洞。红色的液体从那里喷出来。

阿傻发出一声吼叫,身体朝着地面载去。

龙少军已经到了这附近,眼见阿傻负伤,身体一闪,已经划过近百公里的距离。手一挥,一道能量发出,已经把阿傻包裹住。

“主人!”阿傻兴奋地大叫起来。

龙少军带着阿傻到了一座顶,把它放下,道:“你先疗伤,我去对付它。”说着,抛了呀颗再生丹给它,身体一闪,已经到了大鸟的面前。

大鸟眼中地戒备之色更甚,眼睛中闪过一丝畏惧。身体开始慢慢后退,龙少军现在能量内敛,按理说它不应该感到龙少军强大的力量,但它的智力却非常脯先前,阿傻大叫一声主人,是用人类语言叫出来的,它竟听得懂,虽然不知龙少军修为的深浅,但它明白龙少军既然是阿傻的主人,其实力绝对应该在阿傻之上,不然,根本不可能当阿傻的主人。其实力当然在它之上,它怎敢于龙少军相拼,何况,就是龙少军的修为于它差不多,与阿傻联手,一样可以干掉它。

龙少军并没有阻止大鸟后退,道:“怎么,你不愿意当我的魔宠?”

大鸟后退的速度加快,见到龙少军没有阻止它,突然鸣叫一声。一股气波形成。朝着龙少军猛的扑过来,竟是精神攻击。接着,大鸟喷出一道粗达一米的进出金光,尾随着气波攻向龙少军。

龙少军并没有避开,而是朝着气波与金光,迎上去,气波与金光击中他的身体,却没有对他造成任何伤害,就好像他的身体是空气一般。

下一刻,龙少军已经悬空立在刚掉头猛飞的大鸟面前。

大鸟没想到龙少军的速度竟是如此快。哪里还敢于他拼斗,鸣叫一声,身体一抖,身体金色羽毛近一半离开身体,化为漫天的金光,朝着龙少军飞射过来。

对于大鸟这一招,龙少军也有点意外,大鸟的羽毛无比锋利,以他的估计,竟不下极品飞剑,大鸟一次发出身上一半的羽毛达几百根,化为一张大网,封锁了他身前所有的空间。这一招,就是十极高手,没有防备下可能也会受伤。

不过,龙少军现在的修为远远超过人类的境界,大鸟的羽毛虽然厉害,在他眼中却算不了什么。手一招,那些羽毛自动收拢。化为一道金光他的须弥戒,而他已经到了大鸟的上空,身体一沉,就站到大鸟的背上。

大鸟大惊下身体在空中翻腾起来,不停地做着各种高难度动作。时而侧飞时而倒飞,时而在空中翻着跟斗,有时还降落地面。在那里打着滚,并且转过脑袋,不停地咬向龙少军。

龙少军站在大鸟的背上,跟本没有理会大鸟的脑袋,他体外有一层能量罩,大鸟的脑袋跟本无法近身,而大鸟想把他摔下背更不可能。龙少军就像生了根般,稳稳地站在大鸟的背上,只是不停地加大自身的重量。

大鸟的实力虽然到十极中层,但却无法承受龙少军身体的重量。那可是重达万吨以上,只用了不到十分钟。它的能量就消耗殆尽,最后降落到地面,无力地趴在那里,张张着嘴喘着粗气。

龙少军笑了笑,到了大鸟的面前。见它正睁着双眼畏惧地望着自己,笑道:“现在,你愿意当我的魔宠了吧?”

大鸟竟不为所动,反而闭上双眼,一幅宁死不屈的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