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集 第七百三十五章 连番恶战(下)

小说: 都市艳福行 作者: 蜀龙_hx2 更新时间:2015-02-10 03:29:29 字数:2173 阅读进度:734/1131

扬得启已经到了他的身侧,刚想对他发出至命一击,停止进攻,只能恨恨地瞪着杰斯里斯。

杰斯里斯根本不看崔力与扬得启,侧过头,瞪着龙少军,露出一丝讥笑,道:“龙团长,你们护花佣兵团今天对我们的恩赐在下一定会铭刻于心,总有一天,在下必定会还给你们!”

崔力大怒道:“杰斯里斯,你个孬种,有种就不要投降,看看老子会不会把你脑袋拧下来当夜壶,你还在那里叫器!”

杰斯里斯洋洋得意道:“这是赛场规矩,认输就不能出手,你能把我怎么样?”

王于胜、崔力与扬得启突然想起龙少军站在那里没有吭声,同时侧头看着龙少军,见他脸上露出一丝微笑,眼珠一转,立即明白龙少军为什么那一掌没有把他击毙,转过头,看向杰斯里斯的眼神已经不再愤怒,而是充满着怜惜,就像是在看一个死人一般。

杰斯里斯根本没有看王于胜等人,昂着头,朝场下走去,在场下,已经有几名流光佣兵团的佣兵在等着他。

杰斯里斯走到那群人面前,还没有说话,他的一名手下已经惊叫起来:“团长,你怎么在流鼻血?”

杰斯里斯用手抹了抹鼻子,嗡声嗡气道:“可能是先前用力过度吧。”把手举到眼前,只见满手都是鲜血。还没有说话,他就感到一股鲜血从鼻孔喷出,眼前一暗,朝地下栽去。

那一群流光佣兵团地佣兵连忙上前扶住他,大叫起来,杰斯里斯却再也无法回答他们。

一名看上去二十多岁的青年对谢月林大叫道:“谢先生,比赛已经结束,是那些暗算了我们团长。他们要被取消比赛资格!”

谢月林翻翻白眼,面无表情道:“对不起,杰斯里斯在叫认输的时候,护花佣兵团遵守了比赛规则立即停止攻击。至于杰斯里斯的死亡,他在认输之前已经被护花佣兵团的人击中,只是到这时候才表现出来。所以,护花佣兵团没有犯规。”

流光佣兵团众人没有办法,只得咒骂几句,上场去带走死亡之人的尸体。

龙少军带着王于胜、崔力与扬得启出了比赛场地,王于胜、崔力与扬得启对龙少军说了一声:“我们要去泡妞。”就此消失不见。

龙少军见三位小弟如此好色,无奈地摇,朝着另一方向走去。

第二天,就该龙绝杀上场,这一次,龙绝杀的对手是一个叫罗伯森的Y国人……

龙少军看着罗伯森,心中开始盘算怎样才能轻松收拾下他。

罗伯森也看着龙少军。他当然知道龙绝杀地威名,不过,人都有一种侥幸心理,他想到的是,如果战败了Z国排名第一的赏金猎人龙绝杀,以后就露脸了,而且,他认为。就是龙少军的修为高出他一截,也强不了多少。他自然有能力在无法支持之时认输,一样不会有性命之忧。

站在场外的裁判清虚道长刚一说开始,罗伯森的身体就消失不见,身体一闪一灭,已经到了龙少军地身前,双手快速抓出,一股能量已经笼罩住龙少军的全身上下。

龙少军不动不摇,在罗伯森的爪子抓到他的身体前时,飞剑出现在手中,双手握剑,一剑劈出,剑势快如闪电,竟先一步劈到罗伯森的头顶。

罗伯森没想到龙少军第一招就采用两败俱伤的打法,当然,两败俱伤的说法是指两人都会受创,不过,罗伯森是用爪,也许能在龙少军的身上抓出几个大洞,龙少军非死即伤。但罗伯森必定会被龙少军一剑劈成两半,只有死,这种只输不赢的事,罗伯森当然不会干,爪影一收,身体就消失不见,当出现时,已经到了龙少军身体的另一侧,爪影再次攻向龙少军。

龙少军下劈地飞剑在中途转弯,横削过去。

罗伯森的身体再次消失不见。

接下来一段时间,罗伯森地身体围着龙少军转动不已,龙少军只是站在那里,一剑又一剑地劈出去。

两人在场中缠斗不已,龙少军的另一只手出现一张纸符,嘴中念念有词,纸符立即燃烧起来,化为一个圆轮飞到二十米地空中,这道圆轮发出耀眼的光芒,犹如探照灯一般照着罗伯森,把他笼罩在一片白光之中。

罗伯森惨叫一声,身体立即冒出一股白烟,他虽然修为高强,不怕一般的太阳光犀但龙少军利用纸符、咒语发出的光芒比起太阳光强了数十倍,以他强大修为也无法承受,强大的光芒开始腐蚀他的身体。

罗伯森也感到不好,但要让他如此认输又不甘心,身体倒翻出去,手中出现一团黑色的东西,朝天上一抛,那样东西一升到半空中,自动展开,成了一块黑布,正好挡住龙少军抛到空中的纸符,光芒再也无法照到罗伯森地身上。

眼见光线不再照在自己身上,罗伯森的身体再次朝着龙少军扑过来,一对爪子攻向龙少军地全身上下。

龙少军冷笑一声,手一伸,一个仿制的阴阳大明镜出现在手中,对着罗伯森照去,在阴阳大明镜的中间,突然射出一束光芒。

罗伯森本来想以速度困住龙少军,让他没有时间发出纸符,哪想得到龙少军还有如此法宝,只感到眼前一亮,脸上顿时火辣辣地疼痛,这一束光束比正在天空中燃烧的纸符还要厉害,他的脸部立即腐烂。

罗伯森反应也不慢,一感到不对,身体朝地下一付,顺着地面滑行一段路,到了龙少军的身体,一爪抓出,目标正是龙少军的下阴。

龙少军手中的仿制阴阳大明镜一轮,已经护在下阴处,罗伯森的手指已经抓在阳阴大明镜上面。

“啊!”罗伯森惨叫一声,抓中阴阳大明镜的手掌上立即腾起一股火烟,发出焦臭的味道。

罗伯森的身体一停,身体朝一边飞射出去,刚站起来,就看见一道白光人在眼前一闪,然后感到胸口一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