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集 第七百零二章 帐篷春色(下)

小说: 都市艳福行 作者: 蜀龙_hx2 更新时间:2015-02-10 03:29:25 字数:2082 阅读进度:701/1131

一见龙少军那面色,轻微一下,目光连忙瞟怯生生地道:“我,我是想为你长面子。”

龙少军手下一用力,已经把她的横趴在自己的腿上,对着她高翘的粉臀就是一巴掌。

“啪!”的一声脆响,何碧发出一声高亢的悲鸣声,上半身猛地仰起来,脸蛋对着龙少军的脸,小嘴微张,脸蛋红得已经快要浸出蜜汁,双眼已经笼罩着一层水雾,妩媚地望着龙少军,充满着令人暇想的期待。

龙少军狠狠道:“为我长面子,还是为你自己长面子?”

何碧月小嘴嘟了起来,委屈道:“人家一切都是为了你,你不觉得人家身份越尊贵,却屈服在你的体下,你就会有一种成就感吗?”

龙少军哈哈一笑,又一巴掌拍在她的粉臀上,恶狠狠地道:“含当初我叫你们来,可没有叫你们露出本来面目,你竟擅自作主张,该惩!”

何碧月的粉臀遭到龙少军魔掌的打击,再次发出一声,那声音婉转悠扬,与其说是叫痛,还有如说是在求欢,拇魂的声音,夺魄的眼神,让龙少军的立即燃烧起来。

龙少军嘿嘿一笑,对已经吓得跪在地上的八名隐凤道:“你们几个跟着你们教练同流合污,等一下一并要受到惩法,现在,老老实实呆在那里。等我惩罚了你们教练再说。”说着,已经把何碧月翻了个身,仰面躺在自己地腿上,一把抓住,已经狠狠地扣住何碧月那的丰乳,用力起来。

何碧月一挺,发出一声高亢的呐喊,身体扭动起来。两条修长的大腿互相搓动着,因为何碧月穿着的是一件套裙,套裙下摆只达到膝盖处,这时,由于双腿的搓动,套裙的下摆向上扬起。露出的大腿和修长地小腿,不过,那上面套着长长网状丝袜,网状下的肌肤白洁如玉,看得龙少军心驰神怡,另一手开始抚摸上她那修长的小腿,然后朝上滑去,一直摸到她的大腿上。

何碧月双腿起来,拼命地朝空中踢动,一挺一摆。小嘴发出高亢的声。

龙少军脸上发出淫笑,大手直接摸到她的。在那里起来。

何碧月与同时被龙少军地魔手袭击,立即达到顶点。拼命地扭动着,发出一声声,

幸好这里已经被屏蔽,不然,何碧月这让人心痒骨酥的,必定会让整个山谷所有的男人为之疯狂。

龙少军开始剥下何碧月的上衣,对跪得最近的那名隐凤道:“凤一、凤二、凤三、凤四,你谬来。”

凤一号、凤二、凤三、凤四脸上立即露出喜色。扑过来,搂住龙少军。

龙少军亲了她们的脸蛋一下。道:“我们可是叫你们服侍我,而是让你们服侍你们的教练。”

凤一、凤二、凤三、凤四隐凤懂了,急忙松开缠在龙少军的身上的手,开始搔扰何碧月。

凤一伸手勾住何碧月的脖子,让她地上身抬高一点,伏下脑袋,亲吻起她的小嘴。

凤二则伸出玉手抓向何碧月地,何碧月的上衣已经被龙少军解开,露出里面地两个丰乳,一个丰乳正被龙少军的魔手着,另一个丰乳就落入凤二的玉手中。

凤二一手着何碧月的丰乳,另一只玉手则搂住龙少军的脖子,脑袋凑过来,小嘴吻上了龙少军的嘴巴。

剩下两名隐凤,凤三伏下脑袋,一双手握住何碧月的,开始亲吻她的来,凤四则开始剥下何碧月地网状丝袜,让她那洁白如玉的出来。

龙少军摸入何碧月地手已经收回来,开始在凤二号的身上抚摸起来。

凤四褪下何碧月的丝袜,又是开始脱下她的上衣和裙子,不久后,何碧月变成了一只小白羊。

凤二与边与龙少军亲吻,一边开始帮他脱下衣服,在她的妙手下,只用了十多秒钟,龙少军也变成赤身****。

何碧月在龙少军与四凤的攻击下,饶是她是内媚之体,也受不了,到后来,已经发出高亢的呐喊声,双手紧紧换着龙少军的虎腰,犹如打摆子般不已。

龙少军眼见何碧月的****已经达到顶点,双手空出来,搂住她的柳腰,把她的抬起来,对着她的,那里,已经是流水不止,龙少军身体一挺,一下就插入她的身体深处。

何碧月发出一声歇斯底里的呐喊声,一挺,上身扬起,小嘴张开,一对眼睛水汪汪地望着龙少军。

下一刻,龙少军开始狠狠地着何碧月娇柔的躯体,让她发出一声又一声的呐喊。

龙少军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与女人****,一时间,竟把这段时间压抑的****释放出来,用各种方式对何碧月发起攻击。

何碧月虽然强悍无比,但在龙少军的下,也抗不住,一连七八次的泄身,让她也差一点虚脱,最后在极度的欢娱中处于半昏迷状态,躺在那里,连手指头都无法动弹一下。

接着,龙少军开始朝八名隐凤发起进攻,这些隐凤,都与他有合体之缘,而且被何碧月用迷魂大法迷住,使她们对龙少军无比忠诚,一心只想到龙少军,对她们来说,龙少军就是她们的一切,不仅是龙少军的属下,也是他的女人,龙少军在满足了何碧月后,当然不会放过她们,抱着身边的凤二,只用几下,就把她剥光,然后毫不迟疑地了她的身体。

龙少军现在大发神威,先把凤二送上了的顶锋,让她趴在那里无法动弹,接着,龙少军又开始向下一位隐凤发动攻击。

一个接一个隐凤被龙少军的干得无法动弹,最后,八个隐凤趴下后,龙少军还未尽性,把外面放哨的两位隐凤也叫进来,把她们俩也狠狠干了一次,直到她们也像一堆烂泥般趴在他的怀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