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集 第三百零四章 陷入重围(上)

小说: 都市艳福行 作者: 蜀龙_hx2 更新时间:2015-02-10 03:28:40 字数:2154 阅读进度:304/1131

龙少军道:“那么,此次聚会是陈延定提出来的?那起出宝也是他提出来的?”

铁姥姥道:“不是,据我所知,好像是闻副坛主建的议,他说如果起出当年琉球王的宝藏,然后让那些参加会议的人看见,这样,必定能坚定他们复国之心。”

龙少军道:“不好,此次你们中计了,我想,陈延定与闻兵可能都有问题,我一直在怀疑,为什么R人并没有来抢宝藏,定是准备人财两不落空,不出我的意料,这里已经被包围了,你暗暗通知教主,准备应变,我出去看一下。”

铁姥姥脸色立即变得苍白,如果事情真是如此,今次在这里开会的所有人将会被R人一窝端,从此在世界上除名。

龙少军来到出口处,走过过道,守在入口的人共有四人,那四人都是年青人,背上背着连鞘长剑,阴沉着脸,冷冷的看着龙少军,龙少军却感到他们已经开始提气凝神,手臂微抬,趋势是伸向露出肩膀的剑把。

龙少军道:“四位兄弟,我奉教主之命,出去察看四周的情况,请让开。”

那四人只是冷冷地看着龙少军,手已经握到剑把上,其中一人道:“坛主有令,为了安全,这里只能进,不能出,请回。”

龙少军暗怒,什么只能进不能出,这不是把所有进去地人关起来吗。然后等着R人来个瓮中捉鳖,笑了F坛主下了令,你们放不放行?”

那人道:“不知,陈坛主说过,在聚会没有结束之前。谁也不能离开这里。”

龙少军点点头,突然看向石阶前端,道:“啊,陈坛主,你怎么从上面下来了?”

那四人非常机警,只有两人回头看向石阶上端。剩下两人还是戒备地看着龙少军。

龙少军突然手一扬,四道暗影一闪而没,正是当初尚玉环射向他的酥骨化血针,只是被他把化血毒去掉,剩下的就是酥骨散药性,中针后,就会全身酥软。

那四人哪里想得到龙少军竟是如此阴险,只感到身体一震,立即软软地倒下去。

龙少军身体一闪,已经到了上面出口处。用手推了推那块盖板,却发出已经被封死。冷笑一声,一发力。盖板已经被他揭开,下一刻,他已经站到房间里。

“杀!”龙少军的身影刚定,四道白光就已经把他笼罩在里面。

龙少军在出来之前已经探清了房间里的一切,这里守着六名黑衣人,全是使用武士刀。

龙少军也不想与他们纠缠,手一扬,又是六根酥骨化血针飞射而出。

那六人的修为比起龙少军来差得太远。加上龙少军又是使用暗器,更不可能抵挡。立即中针,全身酥软地栽下地面。

龙少军没有理会这六人,飞射出房间,身体一闪,已经到了一处楼顶上,这里,防卫还是非常森严的,几乎每隔十多米就有一人站岗,还有不少巡逻队,龙少军的意识发出,那些巡逻队地人员一直封锁了二十多里外,如果二十里外一有动静,这里立即能得到消息。

看上去虽然形势一片大好,但龙少军却不敢掉以轻心,作为八级、精神力已近九级的高手,自然有一种感应,这种感应分为多方面,最主要一点就是对危险的预感,现在,龙少军始终感到不安,说明一定有事要发生。

龙少军几个瞬间移动,已经到了后面一座小山顶,这里也有两名玄阴教的弟子守卫着,不过,已经被龙少军点了道,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龙少军盘腿坐下,意识全面打开,开始搜视方圆近百里的一切。

百里之外,就是一座小型城市,龙少军扫视一眼,见那里没有什么动静,也就过滤,然后把注意力放在那些公路上。

由于别墅山庄地势非常偏僻,要想开车到达这里,就必须经过五十里外的一段长约五百米地山谷,可以说,如果在那里设下埋伏,没有人能开车从那里过来,是一个易守难攻之地,此次玄阴教敢在这里开会,也是看中这一点,如果少数人到来,根本不起作用,如果人来多了,就必定被发现,这里的人可以立即转移,而别墅山庄后面,就是连绵不绝的群山,再过去,就是礁石密布的海面,一旦逃入群山中,要想追踪这里的人,根本不容易。

龙少军扫视一眼那个山谷,他清楚地看见两旁的山壁上伏着四人,应该是那里的暗桩。因为那里没有事,龙少军的意识转向两侧。

两侧也是崇山峻岭,而且是险峻的,要想从那里过来,就必须穿越无数的,那里地地势非常险要,而且玄阴教也派有暗桩,要想从那里过来,也不容易。

最后,龙少军的意识扫视着后面,也就是如果有事,这里能逃生地那一个方向,也没有发现什么异样。

“难道是自己多疑了?”龙少军暗暗道,意识开始收回来,开始在十公里内搜视。

突然,龙少军感到侧面一座山后面一丝能量异能,意识立即加大,这一瞬间,他感到自己好像已经灵魂脱窍一般,已经到了十多里外的山后,在那里,正伏着近百名黑衣人。

龙少军心中一惊,意识横扫出去,在另一面地一个山谷里,又是伏着近百名黑衣人。

龙少军收回意识,正准备回去,突然若有所觉,意识投射到空中,在远处,无数的直升机正快速飞来。

龙少军的立即知道自己的怀疑是正确的,此次聚会已经被叛徒告密。

龙少军刚想撤回意识,两股意识从远方传来,已经紧紧吸住他的意识,这一瞬间,龙少军感到自己正处于一片翻腾着的岩浆之中,四周都是暗红色地岩浆,高达上万度的岩浆好像要把他地意识融化一般。同一时间,另一股冰冷刺骨的寒风从他头顶灌入,犹如一把利剑,其寒冷程度,竟好像要把他的灵魂冰冻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