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集 第二百九十五章 琉球志士(上)

小说: 都市艳福行 作者: 蜀龙_hx2 更新时间:2015-02-10 03:28:39 字数:2143 阅读进度:295/1131

只要是个当代的热血青年,只要有一丝血性,就绝不会忘记屈辱,有人说什么忘记仇恨、以和为贵。以龙少军的话来说:忘记仇恨,就是没有血性,以和为贵,就是没有斗志,没有血性,没有斗志的民族,只有一个结果,就是最终被历史淘汰。

有人说,Z国一向就讲究以和为贵,宽以待人,虽然历史上一直被外族侵略,也有两次亡国,但却挺过来了,这就是以和为贵、宽以待人起了作用,教化了那些野蛮民族,叫什么民族大融合,可见,这个政策是正确的。

在这里,不得不说一下历史上汉人的优势,就是人多,一般来说,都多出侵略者的百倍左右,古代不像现在,那些最强的武器就虱箭、刀,也许有火器,但太弱,杀伤的范围较小。在冷兵器时代,打仗固然靠勇敢,但人数却是最重要的因素之一,也许,外族可以击溃百倍的敌人,但却不可能杀掉上百倍的敌人,被击溃可以逃跑,而明知被杀就会拼命反抗,一旦拼命,那时,多出百倍的汉人将是一股吞没一切外族的力量,历史上,五胡之乱,胡人发布“杀汉令”,其行为就是明目张胆地提出杀光汉人,不过,一方面他们内部出了矛盾,另一方面则是汉人确实太多,多出他们几十倍上百倍,他们无法杀光,最后汉人相应提出“杀胡令”。叫嚣着要杀光所有胡人,万众一心,才把他们驱逐出去。而后来地蒙古和满清也只能杀一批立威,然后采取怀柔政铂不敢再杀下去,因为剩下的汉人一旦知道没有活路,一旦拼命,等待他们的结局只有覆灭。据统计。蒙人入侵中原时,足足杀了上千万的汉人,那时双方人数都远远比不上现在。满清入关后则搞了无数次屠杀,屠杀汉人达三千多万,被杀的都是血热傲骨之人,剩下的几乎是软骨头。据闻四川被杀得千里无人烟,可想当时他们的凶残,说起来,很可笑,满清入关时只有五万兵马,家属不过二十万,加上回、蒙各族,连家属在内不过百万人,多达一亿的汉人却被杀了三千多万人,本身就已可笑。但迫得他们采取怀柔政铂制定什么满汉平等、以汉制汉地政策。就更令人可笑。可想,汉人的强项不愧为多生。这就应了一句话,蚂蚁虽弱,却够多,千里之堤一样会溃于蚁。所以说,不是蒙人与满人心肠好,不想杀光汉人,而是他们无法那样做,不敢那样做。

造成这种多出上百倍人的却被别人杀得亡国的原因有多种。其中最大一点就是整个民族的血性没有被激发出来,讲究什么以和为贵、严以待己、宽以待人。对外族人采取怀柔,杀自己人铁血凶残,忍字头上一把刀。以和为贵也要看对象,难道别人打上门来了,还要以和为贵?为什么要忍呢,难道不知道先发制人的道理?难道不明白弱肉强食地法则?历史告诉我们,每一次击退外族的侵略,靠的都是血与火的战斗,从来没有靠以和为贵、宽已待人就把侵略者赶走的。

而现在,情况却不一样,威力的现代化武器,一瞬间可以消灭几万、几十万甚至上百万的人,要灭一个种族,不说十多亿Z国人,就是再多十倍,一样可以让你绝种。可以想象,如果我们民族不奋发,不改变策略,不激发我们的血性,一旦凶残的外族再次侵略,那时,我们的民族堪虑啊!

至于有人说现在时代不同,不会再有人入侵,当初,宋朝也认为蒙人不会入侵,因为他们是盟友,曾并肩战斗,共同对付金国。明朝时也不会认为满人会入侵,因为他们认为满人太少,没有那个胆量。但是,偏偏别人就入侵了,还占领了中原,而R国却是长久亡我Z之心不死,几十年前那场侵略,凶残地面目,毫无人性的本性,现在都让人记忆犹新。所以,宁愿认定别人都是坏蛋,也不能掉以轻心。因为,一旦他们开始侵略,就会杀掉我们成千上万地人,就会抢我们的东西,就是****我们地姊妹,就会让我们家破人亡,就会有亡国的危险,这叫居安思危、有备无患。

想到这里,龙少军道:“哦,你们是琉球国的后代,一直在想着复国?”

此言一出,尚洪坚与尚淑蓉立即就站起,两人做出一幅拼命的姿式,慢慢向龙少军逼进。

龙少军摇手道:“两位不用惊慌,我是一个赏金猎人,不会过问你们是干什么的,只要有钱,我就会为你们卖命,你们准备出什么价?”

尚洪坚道:“这样,如果我们起出琉球王的宝藏,我们送给你百分之一,但你要保护我们把宝藏运回来。如果我们没有起出宝藏,就付给你一百万元。”

龙少军思维急转,琉球王当初在被R国人灭国前,一定留有后路,历史上那些统治者被灭时都是如此做的,所以,这笔宝藏应该非常丰厚,百分之一也不少了,当然,最重要一点则是他突然想到收复尚洪坚等人,琉球国原是Z国的附属国,现在,Z人也想让R国归还,却找不到借口,如果有了一个琉球王地后代登高一呼,要求复国,这理由就非常充分,他可以给他们支持,让他们全力复国,最后重建琉球国,想了想,如果出现那种情况,Z国人将会是举国欢呼。

想到这里,龙少军激动得差一点狂笑起来,原来政治就是如此简单,先用正义的借口,然后借助强劲地实力,黑的也会变成白的。在琉球国可以如此做,在Z国北部的蒙古、贝加尔胡,外兴安岭、库页岛等地,也可以施展此手法。

在南洋一带,在西北一代,在世界各地,同样可以实行此方法,至于是不是前朝的后代,难道不可以冒充?复国只是一个正义的借口,真假还是要靠实力说了算,只要拳头够硬,就是随便找个拣破烂的老婆婆,说她是几千年前一个母系氏族酋长的两百八十代后人要求中兴母系氏族也没有人敢说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