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集 第一百六十九章 歪道连篇(上)

小说: 都市艳福行 作者: 蜀龙_hx2 更新时间:2015-02-10 03:28:26 字数:2168 阅读进度:169/1131

突然,花百乐的笑容僵在脸上,因为她发现自己的手指好像被一个钢钳夹住了,眼看离欧阳胜男后背灵台只有半寸远,却再也无法前进一分。

微一侧头,花百乐看见一张年青人的脸,长得英难不凡,流露出和蔼可亲的笑容。

当然,花百乐绝不会认为那张脸上的笑容和蔼可亲,反而感到一阵恐惧,因为她从对方的眼神中看到了冷酷和凶残。

一声脆响声,花百乐只感到一股揪心的疼痛从手指处传来,定睛一看,忍不住惨叫一声,因为这一瞬间,她那根经过千辛万苦才修炼出来的阴风指已经离开她的手掌,剧烈疼痛却比不上她心中的痛惜,因为她的功夫主要就练在这根指上,失去“阴风指”就等于废了大半武功,那种感觉让她刹时间有一种生不如死的感觉。

“老娘与你拼了!”花百乐嘶叫一声,另一只手一挥,一道黑光射到龙少军的面门。

龙少军头一偏,那道黑光从他面前掠过,以他的能力,当然看清那是一根黑针,只有两寸长短,通体发出黑光,从那上面传来一丝丝黑暗能量的波动。

“啵!”黑针在掠过龙少军的面部时突然爆炸,方圆两米的范围内都被一团黑雾笼罩。

龙少军立即发现暴出的黑雾是黑暗能量的变种,这种能量足可以瓦解一般异能者的防御能量,侵蚀他们的经脉,中了这种黑雾,不死也会脱一层皮。

龙少军现在就被笼罩在这片黑雾当中,花百乐也不敢被这股黑雾沾上,立即后退,咬牙切齿道:“小子,你竟害得老娘浪费了珍藏多年的黑狱针,老娘的黑狱针专破人体经脉,你死在黑狱针也算可以瞑目了!”

龙少军被黑雾笼罩,但并不惊慌,因为他根本不怕黑暗能量的侵蚀,不仅如此,反而被他把黑暗能量全部吸收,黑雾在一瞬间就消失不见。

花百乐刚说完,就看见困住龙少军的黑雾消失不见,顿时呆在当场,在她的想象中,这是根本不可能出现的现象,可它却偏偏出现了,以至她在一瞬间竟没有反应过来。

龙少军冷哼一声,身体就那么姿式不变地到了花百乐的身前,犹如被人推了一把,诡秘无比,然后一掌击出。

花百乐只感到眼前的天空一暗,已经被一个的掌印掩盖,强大的能量笼罩住她身体四周,让她无法动弹一下,眼见掌印已经到了面前,花百乐双手变幻几下,一面水墙出现在身前。

“啪。”龙少军的手掌击穿花百乐布下一水墙,重重地打在她的胸膛上。

“啊!”花百乐惨叫一声,身体倒飞而出,一直飞到五米远石墙拐角处才被石墙挡住,栽倒在地,一口鲜血狂喷而出,再也爬不起来,这一掌,龙少军已经震断了她全身经脉,成了一个废人。

说起来,从花百乐偷袭欧阳胜男到龙少军一掌打飞她,时间也不过三秒钟不到,但整个局面已经大变。

那一爆欧阳胜男正在缓缓恢复能量,而蒲西明则呆在那里,他万万没想到他与花百乐万无一失的绝技会出现变数,花百乐在几秒钟内就被那个青年打飞,可见他的实力绝不会表现出来那样,所以,他想到了逃命,在这个时候,他已经顾不得花百乐,不说花百乐只是他的搭档,就是他的老婆、亲娘,他也不会为救她把自己陷入险地。

“飞雨满天!”蒲西明知道不弄点东西出来吸引欧阳胜男与龙少军的注意绝不容易逃脱,抢先一步发起进攻,一片木针铺天盖地而来,同一时间,他的双脚在地面一蹬,身体倒飞而出,已经到了石墙的上空,身体在空中旋转一百八十度,朝着远方投去。

欧阳胜男终于恢复了一部功力,面对着满天的木针,也不敢小视,双手在身前一划,一面土盾出现在身前,挡住了满天的木针,心中却焦急无比,因为为了挡住木针,她已经无法去追杀蒲西明,以蒲西明善于潜踪遁影能力,只要他逃出一段距离,她根本找不到他,以后,要想再找到他就不容易了。

正当欧阳胜男在焦急之时,呼啸声响起,一道黑影从她身边掠过,越过二十多米的距离,直插入蒲西明的后背。

蒲西明正在高兴,现在他距欧阳胜男已有二十多米,欧阳胜男与那个青年正在应付他发出的“飞雨满天”,只要他再拉开一段距离,两人根本找不到他,正在这里,他突然感到自己身体内好像多了一样东西,低头一看,竟发现自己的胸前突出一截石质的剑尖。

“啊!”蒲西明惨叫一声,无穷的恐惧涌上心头,全力能量立即消失不见,身体从空中栽下来,抽搐不停,却一时间死不了。

龙少军一步跨出,已经来到蒲西明的身前,一对眼睛冷冷地盯着他。

蒲西明艰难地抬起头,声音沙哑道:“给我一个痛快!”

龙少军冷笑一声,道:“你们俩对待那些在你们手下惨死的女子给了她们一个痛快吗!”说着,一指点出,正中他的胸前大,一股阴冷的能量透入他的身体,开始破坏他全身经脉,所到之处,经脉寸寸尽断,那剧烈的痛苦已经不是人能承受的,以蒲西明凶残的性格,当然不会怕痛,但这种痛犹如蚂蚁在全身撕咬的痛苦,让他也受不了,身体剧烈地起来,不停地扭动,四肢无意识地在空中舞动,发出不是人类的嚎叫声。

龙少军森然一笑,道:“我一向认为,对那些凶残成性的东西,绝不会只杀了了事,他们怎样对待别人,我就会把痛苦十倍地还给他们!所以,你就慢慢熬吧,坚持到天明,也许会解脱的。”说着,任由蒲西明在那里痛苦地抽搐嚎叫,身体一晃,已经到了花百乐的身前,冷冷地望着她,道:“你不是很喜欢狎玩、虐待少女,让她们生不如死,在痛苦中慢慢死去吗,我也成全你,让你尝尝那个滋味,我想你不会反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