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集 第七十五章 惩弱扶弱(下)

小说: 都市艳福行 作者: 蜀龙_hx2 更新时间:2015-02-10 03:28:15 字数:2258 阅读进度:75/1131

龙少军看了看越来越近的警车,对六女道:“有缘再见。”挥挥手,身体腾空而起,在空中滑翔近百米,落回地面,脚尖在地面一点,再次腾空而起,在空中做了几个高难度动作,引起六女一阵惊呼,再一闪,就消失在黑暗之中。

龙少军用了一个小时的时间,才回到S市,看看时间,已经是凌晨五点过,一时间竟不知该到哪里去,干脆在大街上漫步,最后看见路边有一个小吃摊,卖的是汤元,不过,说它是小摊也不对,因为小摊是一辆货三轮车改成的,也就是是一个流动的摊位,摊主是一个老头,大约六十多岁,身材干瘦,脸色有点带黄,额头上堆满皱纹,应该是长期劳累所致,在货三轮旁边还摆着一张折叠桌和几个小凳子,现在却没有顾客,觉得老人家一把年纪这么早就出来卖汤元,应该照顾一下他的生意,走到那里,坐下后,对老头道:“老人家,来一碗汤元。”

老头答应一声,开始煮汤元。

看着老头干瘦的身躯,龙少军问道:“老人家,你多大岁数了?”

老头道:“我今年六十五岁。”

龙少军道:“你这么大的岁数,每天还这么早来卖汤元,身体挺得住吗?”

老头叹了一口气,道:“我也是没有办法,家里穷,我的孙儿今年读大学,学费又脯他父母只是一般的工人,工资又低,我只好出来卖点小吃,还能挣点钱。”

龙少军感到一阵伤感,想起自己,不久前,他家的情况与老头一家情况也差不多远,当然知道个中的心酸和无奈,点点头道:“老人家,你家在S市吗?”

老头道:“是啊,只是在郊区。”

龙少军问道:“你的孙儿叫什么名字,考上的是哪所大学?”

老头脸上闪过一丝自豪道:“我孙儿叫赵自宇,成绩可好了,考上了B大,虽然为他读书我们用光了所有的钱,还借了一笔债,不过,我的孙儿有出息,不久,他就能挣大钱了。”

龙少军又叹了一口气,这年头,大学生遍地都是,一百个大学生,只有那么几个可以挣大钱,其余的能挣点小钱就不错了,更惨的连工作都找不到,还要靠家里供养,家里条件好的还没有什么,但像老头这样的家庭,盼望的就是后代能挣钱,如果连工作都找不到,到时,一家人就会陷入困境。

不过,龙少军也不好打击老头,点头道:“不错,只要你们孙儿毕业,一定可以挣大钱的,到时,你们一家就可以过上幸福的生活。”

老头脸上绽开欣慰的笑容,一时间那些皱纹好像也少了大半,整个人显得年青了十岁。

龙少军再次叹息起来,可怜天下父母心,望子成龙乃是每一个做长辈最大的心愿,Z国的传统之一就有这种望子成龙的心态,上辈不强下辈强,只有这样,才有希望,有了希望,才有动力,才能无怨无悔地奉献一切,才能延续家庭,延续一个民族。

老头盛满一碗汤元,放在龙少军面前的桌上,道:“小哥,你的汤元。”

龙少军对老头点点头,拿起筷子吃起来,同时,与老头有一句没有一句地闲聊着。

正吃着,一行人朝这边走来,龙少军侧头看了一眼,来人共有四人,当先一人,身高约有一米七六,长得雄壮魁梧,留着平头,穿着一件T恤,露出粗壮的胳膊,整个人显得杀气腾腾,凶悍无比,而跟在他身后的三名青年一看就知道是社会上的小混混,穿着与众不同的衣服,头发也染成非黑色,走起路来一顿一顿,虽然不像书上写的那种黑社会小弟衣衫不整、斜眉歪眼,但也不会好到哪里去。

老头一见那四人,身体一颤,脸上出现一丝惊慌。

龙少军问道:“老人家,他们是什么人?”

老头脸色发白,道:“他们是饿狼帮的人,收这几条街的保护费,我听一些人给我说过,他们收的保护很脯我一天收入并不多,想多攒一些钱给孙儿缴学费,所以一直都是很早就来卖汤元,这样,他们就碰不到我,我也不用缴保护费。”

龙少军点头,饿狼帮,他没有听说过,只是一个名不经传的小帮派,在他眼里只算几只蚂蚁,不过,对于普通人,他们就是令人恐怖的大人物,谁也不敢惹他们。

“好啊,我说老,你竟敢不经过我们饿狼帮的允许就在这里设摊卖东西,简直是找死!”四人已经来到摊位前,那名看上去是头目的青年并没有说话,说话的是后面一位小弟。

老头身体一下,道:“我,我只是趁早晨卖一两个钟头,并不知道要经过你们的允许。”

那名小青年狠声道:“老,你不要在那里狡辩,你已经在这里卖了近半个月的汤月吧,一直瞒着我们,幸好昨天有人告诉我们,我们才能找你,嗯,按你这个流动摊位,先激一年的宣传费,哦,说明一点,缴的宣传也不是我们得,而是帮你在各处作宣传,让大家知道你早晨在这里卖汤元,这样,你的知名度有了,生意将会是蒸蒸日上,财源也将述滚而来,以后,你定会感激我们的。”

“啊!”老头傻眼了,本来强制被缴纳的黑社会保护会竟变成了宣传费,对他还有很大的好处,这从何说起。

另一名小弟走出来,道:“老,现在,我们来算算你应该给多少宣传费,本来,按你这个小摊位,一个月给一百元就够了,现在,由于你有意隐瞒,就必须罚款,就多给一个月的宣传费,也就是一百元,另外,现在才五点过,我们为你们专门起来这么早,耽搁了我们的睡矛这折失费就算一百元吧,一共三百元,立即交出来,不然,我们就砸了你的摊位!”说到这里,那名小弟的声音变成凶狠。

老头身体一个踉跄,差一点栽倒在地,声音沙哑道:“你们,你们简直是目无法纪,这是抢人,我不给!”

那名头领冷哼一声,身后两名小弟突然射出,一左一右挟住老头,另一名青年走到货三轮旁爆一脚踹出,货三轮已经栽倒一爆上面的炉灶、锅碗瓢盆、面粉芯子、糖、筷子全部飞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