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集 第七章 车站援美(上)

小说: 都市艳福行 作者: 蜀龙_hx2 更新时间:2015-02-10 03:28:05 字数:2269 阅读进度:7/1131

另外,他现在主要的精力都用来修炼武功上,每天准时上学、准时回家,很少露面,所以,心中虽然明天,他就要出发到S市去了,现在不表达自己的爱意,可能再也没有机会,毕竟,有众多色狼都在虎视丹丹地盯着顾凝芝这只小羔羊,一不小心,这只小羔羊就会被别人叼走。

一阵脚步声传来,顾凝芝高挑修长的出现在小巷口。

龙少军抬眼望去,只感到眼前一亮,今天,顾凝芝身穿一件米黄色的连衣裙,越发显得身材高挑修长,秀发自然地披在肩头,显得无比的飘逸、自然,一张瓜子脸白净如玉,弯弯的细眉下一对黑白分明的大眼睛明如秋水,整个人显得无比的纯洁、典雅。

“顾学妹好。”龙少军一个健步,已经站在顾凝芝的面前,双眼深情地望着她。

“啊!”顾凝芝吓得一颤,用小手掩住叫出声的小嘴,那小吃一惊的俏模样看得龙少军心中一荡,差一点扑上去搂抱她,体内血液也沸腾起来,阴阳之气也开始运气,他的****立即高涨,搭起高高的。

心中咒骂着阴阳和合神功害人,龙少军连忙深吸一口气,才压下高涨的****。

“啊,是你啊,那天,我看你流了很多血。”顾凝芝看清是龙少军,顿时想起三个月前的事,脸上浮现一丝笑意。

“这个,没事了,只是被玻璃扎了几下,几天就好了,这个,我想对你说几句话。”龙少军见顾凝芝提起那天的臭事,悻悻道。

“哦,是不是又要念诗?”顾凝芝脸上挂起微笑,两腮竟露出两个深深的小酒窝,戏谑地盯着龙少军,显得格外可爱。

“这个,我只是想说,我已经考入F大学,明天就要出发了,我想送给你一样东西留作记念,希望你能收下。”说着,从口袋里拿出一根银项链,一端吊的一颗心形白玉,这根项链并不贵,只有三百多元钱,但却是是龙少军用了从生下来到现在所有的压岁钱买的,可说寄托了他的一片深情。

眼见顾凝芝还在犹豫不绝,龙少军手一伸,已经把项链塞到她的手里,道:“好了,我已经了却心事,明天可以放心走了,对了,这个你就送给我吧,算是你送给我的记念品。”说着,龙少军手一伸,已经摸到顾凝芝的脖子上,把她脖子上的一根金项链解下来。

“你,你,我的项链怎么到了你手里?”顾凝芝眼见龙少军手中竟拿着她脖子上戴着的金项链,一时大惊,这根项链价值三千多元,岂是龙少军送给她的项链的价值所以比的,最重要的是,她并不想接收龙少军的项链,只是正在考虑怎么以婉转的语言拒绝他。

龙少军嘿嘿一笑,道:“这就说明我们俩真的有缘,连你的戴在脖子上的金项链也自动飞到了我的手中,嗯,我送给你的是银项链,而你送给我的却是金项链,从价值上说你吃亏了,但是项链有价情无价,可见,我们的爱情已经临驾于物质之上,不过,以后,我一定还你一根钻石项链。”

“你,我并没有同意!”顾凝芝已经被龙少军的无赖手段弄懵了,好不容易才反应过来,大急道。

“谢谢顾妹妹为我作想,不同意让我给你买钻石项链,不过,这钻石项链以后一定要买的,这是我的誓言……”正说着,粗壮中带着撒娇的声音传来:“啊,军军,你真的在这里,我每天都要到这里来一趟,真是皇天不负有心人,原来你没有忘记我,终于又来见我了,军军军军我爱你,就像老鼠爱大米,每当见你的容颜,我的心就感到无比的甘甜,每当见到你]的身躯,我的心就感到无穷的温馨,我对你的爱,像那连绵春雨般淅沥淅沥地下个不停,我对你的情,犹如山间小溪般哗啦哗啦流个不定……”

“不好,是彭珍珍,顾妹妹,今天就说到这里,记着啊,明年一定要考上F大学,我会在那里痴痴地等待着你的,再见。”急急匆匆地说完,龙少军就朝着墙壁扑过去,准备朝上爬去。

“喂,你不怕又受伤?”顾凝芝虽然心慌意乱,但却记得上次龙少军从墙上爬过去时受了伤,关心地问道。

“啊,还仕妹妹关心我,真让我感动万分啊,我一定要有所表示。”龙少军立即转过身来,一个大步来到顾凝芝身前,手一挽,就搂住她的柳腰,一用力,顾凝芝的已经与他紧紧贴在一起,头一低,重重地吻上了她的小嘴,以她张口欲叫时,舌头一伸,已经到了她的小嘴中,在那里搅动几下。

顾凝芝“嘤咛”一声,,一软,已经瘫在龙少军的怀中,刹时间感到大脑一片空白,魂儿好像已经到了云彩上端,在那里飘呀飘。

龙少军一边亲吻着顾凝芝的小嘴,一边用力嗅着也散发的芳香,那是一种少女独有的****幽香,嗅起来让人无比舒畅、无比陶醉。

耳边听到彭珍珍的脚步声已经近前,龙少军知道不能再亲吻下去了,舌头从顾凝芝的小嘴中退出,脑袋微微后仰,放肆地打量着她通红的俏脸,双手扶住她的,以免她倒下来。

顾凝芝感到龙少军的舌头从她嘴中退出,微微一睁眼,突然看见龙少军那对明亮的眼睛正瞧着她,吓得又闭上双眼。

龙少军伸过头去,在她耳边轻声道:“亲亲儿顾妹妹,我走了,我在F大学会日夜想着你的,再见。”说着,松开她,来到墙壁下,轻轻一纵身,一手在墙顶端一按,身体腾空而起,在空中翻了个跟斗,并且还在空中向顾凝芝招了招手,然后消失不见,只剩下顾凝芝目瞪口呆地望着空空无已的墙顶。

“啊,军军不要跑,你又要受伤了,我来保护你!”彭珍珍心痛地大叫着,转身朝着另一边奔去。

顾凝芝傻傻地呆在当场,嘴中却喃喃道:“他竟抢了我的项链,他竟夺走了我的初吻,我该怎么办?”说到这里,她眼中已经升起一丝水雾。不过,十秒钟不到,她突然“噗哧”一笑,用力地跺了跺脚,咬咬牙,狠狠道:“嗯,明年,我要你给我买钻石项链,是最贵那种,买不起,到时再找你算账!”说到后来,她的俏脸升起两抹,眼中竟透露出狡黯的目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