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 第2092章 狂怒的成轩(上)

小说: 爹地给钱 作者: 阿铃 更新时间:2018-04-20 18:41:55 字数:2367 阅读进度:2081/2436

陆咏春低低地嘀咕了几句,保姆听不清楚。

章晓则是蹙着眉,望着紧关着门的手术室,不知道在想什么。

保姆看着两个人,欲言又止的,最终她什么都不再说。

三个人默默地守在手术室外面等着。

另一端的火焰门总部里,云老急得在大厅里来来回回地走动着,凤霸天想劝劝他,数次张了嘴都没有说出话来。

他能理解老友的。

他自己也急。

“老凤,我不等了,我现在就过去,就算来不及了,我也要过去,哪怕……是帮筝儿收尸。”

云老说着转身就走。

“老头子,不会的,成轩不会杀了筝儿的,咏春他们都在呢,哪里会让成轩那样做,他也不可能犯下杀人之罪。”凤霸天总算开口了。

他跟着云老走出去。

“不管如何我都不能再在这里等着。”

云老脚下不停。

凤霸天倒是没有阻止他过去,只是,他们已经迟了好几个小时。

希望云筝真的没事吧,否则……凤霸天都觉得无颜面对这个老友了。

他也没想到宁成轩反应那么激烈。

那孩子呀……那颗心到底是什么打造的,那么的硬。

“你安排一下,让净儿也回来。”

云老想起了另外一个孙女,连忙对凤霸天说道,就算宁锦轩和云净有了进展,如今他也不放心了,先把云净叫回来再说。

凤霸天应着:“好好好,我现在就安排飞机过去把小净接回来,你别担心,锦轩不像成轩,小净不会有事的。”

云老冷哼:“你也说小筝不会有事的,结果呢?”

凤霸天哑口无言。

……

宁家。

宁成轩下车的时候,视线望向了隔壁的云家,眼神深沉,薄唇也是抿得紧紧的。

藏身于暗处的那些保镖们,看到自家少主这副神色,忍不住替隔壁的云小姐点了几圈的蜡。

少主离开t市是去做什么,他们都清楚的。

现在少主突然间就回来了,回来后神色又不善,不用说也知道云小姐要倒霉了。

云小姐被少主吩咐他们打成了重伤,住进医院里,现在都还没有出院呢,少主还会怎样对她?

宁成轩站在那里盯着云家看了足足十分钟。

十分钟并不长,可对于保镖们来说,这十分钟太长了,长到他们个个都提心吊胆的,明明不是他们的错。

十分钟后,宁成轩敛回了视线,径直进屋。

宁致远还在家里,他正准备去公司上班。

自大儿子撇下一切走后,他就不得不回公司坐镇,不过他每天都是拖拖拉拉的,很迟才会到公司。

反正宁氏集团很平稳,就算最高领导者十天半月不回公司,也没什么影响。

父子俩在屋门口打了个照面。

“成轩,你回来了?什么时候到的?也不跟爸妈说一声。你说了,爸好去机场接你的机。”宁致远骤然见到大儿子,摆出一副慈父的样子。

宁成轩从父亲的身边走过,走到沙发前坐下了,他才淡冷地回了父亲一句:“我坐的是私人飞机。”

宁致远有点讪讪的。

转身,他跟着走回来,细细地观察着儿子的神色,随即把黑色的公文包放在单人沙发上,他跟着在儿子的身边坐下,探头问道:“成轩,你的脸色不好看,怎么了?”

宁成轩淡冷地瞥了父亲一眼,这一瞥,让宁致远莫名地不爽,他可是老子,被儿子用这样的眼神看他,他心里能舒服才怪呢。

不过看着儿子那张棺材脸,宁致远想训斥儿子的话又咽了回去。

两个儿子都不在身边的时候,老婆大人老是抱怨他,说是他的错,害得两个儿子都不能在身边。

随着年纪的增长,宁致远早就不复当年的霸气,用外人的一句话说,如今的宁致远完全就是个粘妻狂魔,陆咏春走到哪里,他就跟到哪里。

年轻的时候,夫妻俩还没有这么粘呢。

“查得如何了?”

宁致远问道。

宁成轩偏头,冷嗖嗖的刀眼落在父亲的脸上。

“臭小子,你这是什么眼神,我是你爸!”宁致远伸手就敲了儿子一记爆粟。

宁成轩被敲了也不生气,依旧用那样的眼神盯着父亲看,在宁致远气得又想敲他一记时,他忽然开口问:“云筝的出现,爷爷是知情的,甚至他也参与了安排,我最初调查她时,资料还被换掉。这件事,爸知道吗?”

宁致远:……

他,他……知道。

他比儿子更早知道真相,但他乐见其成。

虽然,他最初也劝过老婆大人,不要被云筝的外表骗了,那个女孩子不是个简单的。

但他并没有阻止什么。

因为他发现了,云筝就像是打不死的小强,不管儿子怎么摆脸色,她都勇往直前。

还有,便是他的儿子对云筝和对其他女孩子还是有点不一样的。

哪怕现在云筝被儿子吩咐人打成重伤住了院,可儿子还不是留下了云筝一条命,并没有真的要她死,还亲自抱起昏迷的云筝送往医院。

许盈盈让他要给云筝送粥,他也听话地送了。

这点点迹象表明了宁成轩对云筝并不是无动于衷的。

“爸知道的是吧?”宁成轩见父亲说不出话来的样子,就得到了想要的答案。

他冷笑着:“爸,我是你儿子,你就这样帮着一个杀手来害你儿子?你是不是觉得你有两个儿子,被人宰了一个,你还有一个?”

宁成轩知道真相的时候,本来就特别的生气,现在更加的生气。

觉得他不仅被爷爷和云老他们算计了,连自己的亲生父亲都这样瞒着他,任由事情发展下去。

云筝!

还真有本事!

脸真大,让那么多人都帮她藏着掖着。

如果这一次不是他亲自过去彻查,不是茉莉给他送了一封那样的信来,他是否会被他们联手一直蒙在鼓里,直到一年期满,云筝向他下手?

就算凭着云筝杀不了他,可宁成轩还是很生气。

太气了!

“成轩,爸不是那个意思,你爷爷他们也不是那个意思,他们真正的目的其实是想……”

“想让我爱上云筝是吧?”

宁成轩冷冷地打断了父亲的话。

宁致远:……他还是点了点头。

宁成轩笑,笑得讽刺,笑得让宁致远都头皮发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