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 第1702章 长期被虐待的真相(下)

小说: 爹地给钱 作者: 阿铃 更新时间:2017-11-04 04:43:48 字数:2304 阅读进度:1688/2426

十四年来,也没有人在她面前提及母亲是怎么死的,他们家的左邻右舍很多另外买了房子搬走,等于是换了一个遍,导致她到现在都不清楚妈妈是死于车祸,还是因她而起。

“爸很爱妈妈的,如果不是你吵着要吃冰淇淋,妈也不会死。”

芊芊转过身来,她哽咽地问着:“所以,爸恨我,你们也恨我,就虐待我,对我家暴吗?”

在车祸发生的瞬间,妈妈出于母亲的本能,把她往旁边抛去,她是摔着了,好歹保住命,而母亲却命丧车轮底下……她当时不过是两岁的幼童,她什么都不懂,如果知道她的哭闹要冰淇淋会失去母亲,打死她,她都不会吵着要的。

可是,父兄姐却因此恨她,觉得是她害死了母亲。

上辈子活到二十八岁,这辈子重来一次,芊芊总算知道了自己受虐的原因,是因为妈妈的死。

尹彤彤姐弟俩没有说话,算是默认。

芊芊一步步地走下楼来,走到了兄姐面前,含泪地再问:“姐,你告诉我,是那样的吗?妈妈因我而死,你们就恨极了我,所以十几年来不把我当人看,欺负我,毒打我,虐待我……”

母亲因她而死,她悔,却无力再更改什么,而且她当时才两岁,两岁的幼童懂得什么?

“看到你,我就想到妈妈,妈妈是因你而死,我也知道不能怪你,毕竟你当年才两岁,事发后你也被吓得厉害,天天发恶梦,哭着要找妈妈……本来,我们是该好好地疼你的,你还那么小就失去了母爱,爸也不想怨恨你,他还曾经叮嘱所有人,不要让你知道妈妈是因你而死。”

尹哥哥低沉地说着,他心情变得沉重,眼睛也泛红。

这么多年来,他们都把怨与恨推到小妹身上,其实也是对妹妹不公平的,毕竟妹妹也想不到会发生那样的事情。

“可是,失去的痛苦,让我们越来越无法忍受,爸第一次打你,打了你之后,他也在背后哭,他捧着母亲的遗照在哭,他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你,你是他的女儿,但却是你害得他失去了妻子……他的脾气越来越暴躁,打你的次数越来越多。”

芊芊泪如雨下。

果然,知道真相比不知真相时更痛。

她忽然间能理解父亲和兄姐了,当年她是个幼童,什么都不懂,甚至连事发时的记忆都没有保留住,不能怪她,又无法控制地要怪她。

她,该庆幸与母亲情深的父亲没有在当年就掐死她,而是养活了她。

手里的水果刀掉落在地上,芊芊木然地朝屋外走去。

兄姐都没有拦她。

兄妹三人把话说开了,谁的心里都不好受。

做兄姐的这么多年来没有好好地照顾妹妹,疼惜妹妹,是他们的不对,母亲临死前都拼命地把妹妹抛开,那是希望妹妹活下去的。妹妹活下来了,可他们却辜负了母亲的期望,没有好好地疼惜妹妹,却把失去母亲的恨加注在妹妹身上。

一直没有离开的易天照,静静地坐在车上,却听着屋里的动静,最开始还听到芊芊兄姐的叫骂声,后来便是什么东西被砸碎的声响,倒是没有听到芊芊的叫喊声,猜到那小丫头应该没事。

他便没有进去,既然她说不会再让家人欺负她,他就给她机会学会自保。

等看到芊芊失魂落魄又泪水涟涟地从屋里出来时,易天照蹙了蹙眉,又被打了吗?看她的样子又不像是被暴打过的。

“芊芊,你怎么了?哭得这么伤心,姐夫帮你擦擦泪。”尹彤彤的丈夫见状,上前就要帮芊芊拭泪,芊芊却木然地从他的身边走过。

她穿过了小小的院子,走出来,并没有上易天照的车,而是往右拐。

易天照下车,跟过去,拉住她,低冷地问着她:“他们又欺负你了?”

芊芊木然地抬头看他,易天照看到她眼里不停地涌出泪珠,脸上的泪痕不曾断过,那神色似是生无可恋了。

“发生了什么事?”

易天照再次问着。

芊芊没有回答他,只是挣脱了他的手,继续往前走。

有辆车子开过,她忽然像疯了一样,就朝那辆车子撞过去。

“尹芊芊!”

易天照察觉到她的意图,想都不想就跟着冲上前,在她要撞上那辆车的时候,把她拉住,那车主也是紧急的刹车,惊出一身冷汗,待确定自己没有撞上芊芊后,按下车窗就把芊芊骂个狗血淋头。

“想死,去跳楼,跳河,割脉自杀,服毒自尽都可以,别撞我的车!”

“先生,对不起,对不起。”

易天照连连向对方道歉,然后拖着芊芊回到他的车子前,拉开车门就把她塞上车。

尹彤彤的丈夫也看到了芊芊要撞车的那一幕,吓得他脸色煞白,久久都没有回神,直到易天照载着芊芊远去了,他才反应过来,扭身就进屋里去,叫着妻子的名字,问道:“老婆,你们怎么折磨芊芊了,她竟然去撞车。”

尹彤彤姐弟俩一惊,急问:“芊芊呢?被撞了?”

“还好那个土豪动作够快,堪称神速,在最后一刻拉住了她,否则她就要撞上别人的车子了。”

姐弟俩松一口气。

把话说开后,姐弟俩对妹妹的怨恨似乎少了些,毕竟是亲妹妹,平时怎么虐待都不心疼,但妹妹要是死了,他们还是会痛的。

姐弟俩匆匆地出去,哪里还有妹妹的身影。

“芊芊被那个土豪带走了,话说你们姐弟俩是怎么对芊芊的,芊芊怎么说都是你们的亲妹妹,换成是我,我疼着都来不及了,哪舍得折磨她。”

姐弟俩没有回答他。

自己的问题得不到回答,尹家姐夫摸摸鼻子,嘀咕着什么。

片刻,又问妻子:“老婆,芊芊又走了,那爸怎么办?都说了,让你们先好好地哄着芊芊,等她把爸领出来再说,你们偏不听我的,有求于她的时候,就要有个求她的态度嘛。”

尹彤彤心里乱得很,瞪了丈夫一眼:“你少说两句,吵死人了。”

“我还不是为了岳父好,为了你们好。”

尹彤彤转身进去了。

“老婆,我跟你说呀……”

做丈夫的想说服妻子向小姨子低头,也是立即跟着进去,留下尹哥哥一个人站在家门口,怔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