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8章 水若吃醋(下)

小说: 爹地给钱 作者: 阿铃 更新时间:2016-12-23 11:15:31 字数:3482 阅读进度:1037/2318

等到计程车载着陈蓉走后,白水若瞟着赵万庭,赵万庭小心翼翼地问着:“水若,你这样看着我干嘛?”

弹了一下手里的小纸条,白水若皮笑肉不笑地问着:“你想要陈小姐的联系电话吗?”

赵万庭赶紧摇头。

“真的不想要?”

赵万庭坚决地摇头。

“既然你不想要那就撕了吧,我反正不会再和她联系。”说着,她当着赵万庭的面就把陈蓉给她的电话号码撕烂,走到不远处的垃圾桶前,手一撒,那些小纸屑便飘落在垃圾桶里。

赵万庭站在原地看着她。

她在生气!

她吃醋!

他都知道。

是他不好。

不过是见到一个陌生的女人,就乱了套,当着她的面做出那么多让她生气,让她难过的事情。

“你在车上等着我,我自己进去见宋惜。”白水若从他身边走过,同时也命令着他上车等她,不让他跟随着进去。

“水若。”

赵万庭想解释什么,白水若头也不回地进了咖啡馆。

怔怔地站在那里,片刻后,他忍不住挥了挥拳头,他都做了些什么呀?

可他就是控制不住自己的言行举止呀,陈蓉太像千雅了。

千雅与他是青梅竹马,两个人有过一段刻骨铭心的感情,千雅又是因他而死的,他为了千雅自暴自弃十三年,就算现在有了白水若,千雅在他心里的地位也是无人能比的。

骤然见到一个那么像千雅的女人,对于他来说就等于是千雅重生。

如果……

他早一点遇到陈蓉……

赵万庭不敢往下想。

他现在已经和白水若订了婚,他对白水若也生出了感情,而且他昨天晚上才和白水若做了夫妻间最亲密的事情,他不能再对不起白水若。

赵万庭不停地反省自己,不停地自责。

视线却忍不住望着远处的垃圾桶,那里的水若刚才扔掉的纸屑,纸屑上有陈蓉的联系电话。

赵万庭心里起伏万千,白水若无力吐槽。

她进了咖啡厅,宋惜看到她就朝她招手,她还没有走近,宋惜已经不客气地数落她:“水若,你是不是故意的,故意让我等那么长时间,我都喝了两杯咖啡,今晚不用睡啦。你瞧瞧外面的天色,天都快要黑,你居然现在才来。”

白水若没有应话,自顾自地在她的对面坐下,招来了服务员,要了一杯纯咖啡。

宋惜瞧着她脸色不好,数落便停止,身子往前倾过来,关切地问着:“怎么啦?我瞧你的脸色不好看。对了,你刚才在电话里说你遇到了一点意外,什么意外?被人追杀?”

“我从不与人结仇结冤的,能被谁追杀?”

白水若双手撑住自己的头,面朝着桌面。

她这副动作告诉宋惜,她此刻的心情非常的烦躁。

“水若,到底是什么事?虽说咱们不是好朋友,怎么说也是老同学一场,你的性子我还是清楚的,你这样子肯定有心事,遇到什么烦心事?说出来我听听能不能帮到你的忙,好歹你也帮我的忙。”

白水若松开撑头的手,抬眸正视着宋惜,问着:“知道你老公出轨的时候,你是不是很难过,很难过?”

宋惜冷哼:“我那是愤怒,恨不得把他剪成太监!”顿了顿,她还是苦笑着:“难过是必然的,除非没有了感情,但凡还有一点感情的,都会很难过的。你想想,自己的丈夫呀,睡到了别人的床上去,能不难过,能不生气吗?”

“虽说他父母都亡故,我不用侍奉公婆,但这么多年来,我也帮他打理着那个家,他在外面再苦再累,回到家里都能吃到热腾腾的饭菜,什么都不用干,我就把他照顾得好好的,让他可以放松放松,尝到家庭的温暖,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吧,我的付出就换来他的出轨,我当时是真的想废了他的。”

倏地,宋惜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关心地问水若:“水若,你干嘛问我这个问题,难不成你的赵万庭也出轨了?不会吧,这么快,你们不是昨天才订婚吗?”

“不过赵万庭本来就是个花心萝卜,换女人如同换衣服。这男人呀,总是那样,吃着碗里的又想着锅里的,贪心不足。最好那些出轨的人,都染上艾滋病,让他们悔不当初,痛不欲生,死得连尊严都没有。”

近年来艾滋病人数是越来越多,就是太多人生活不检点,乱来,才会染上那种当今世上还没有办法医治的病。

而艾滋病到后期会瘦得皮包骨头,腐烂而死。

宋惜经历过丈夫的背叛,对于出轨的男人是恨毒的。

她不客气地诅咒着出轨的人。

白水若叹一口气。

“刚才我到了咖啡厅外面时,听到有人喊抢劫,我便帮忙追赶抢匪。”

宋惜秀眉一扬,“你怎么不叫上我,我好久都没有运动过了,正好练练拳脚。后来怎样了,追到了抢匪吗?有没有那抢匪揍一顿?”

“没有,只把他擒住,扭送到派出所了事。被抢的那个女子叫做陈蓉,长得很像千雅。”

千雅?

宋惜听到这个名字时,心里一紧。

“万庭以前有过一段刻骨铭心的恋情,女友就是叫做千雅,千雅的母亲是赵家的佣人,万庭的家人都不同意两个人交往,极尽阻拦之下万庭还是和千雅在一起了,千雅还怀了身孕,但到最后千雅却坚持不下去,同意与万庭分手,并要打掉肚里的孩子,就在打掉胎儿时出了意外,死了。”

宋惜听得心惊肉跳。

联想到自己丈夫嘀咕的话,她敢说那个叫做陈蓉的,长得像极了千雅的女子,就是她丈夫安排的,目的是拆散赵万庭和白水若,好让沈长风有机会追到白水若。

宋惜一直都知道自己的男人和小叔子兄弟情深,沈总是个极疼爱弟弟的人。

沈长风失恋酗酒,沈总心里疼着,忍不住把怨气撒到白水若和赵万庭身上。

“这么多年来,万庭都是浑浑噩噩地过着日子,他对千雅的愧疚太深。忽然看到陈小姐,他当时就傻了,把陈小姐当成千雅。”说到这里水若就不想再往下说。

陈蓉的出现,是考验她和赵万庭真情的时候。

水若要的纯咖啡送上来。

她不顾咖啡还热着,端起来就喝。

宋惜听她说完后,有点迟疑,不知道要不要把沈总的阴谋告诉水若。

瞧见水若喝着咖啡时都心神不宁,神情里明显有着担忧。

千雅在赵万庭的生涯里占据三十几年的岁月,而她出现在万庭的生命里头,不过短短的几个月,她真的能敌得过千雅吗?

如果没有陈蓉出现,水若相信万庭不会做对不起她的事情。

现在,她都不知道自己能不能相信赵万庭不会背叛她。

考虑再三后,宋惜伸出手握住了水若另一边手,低声地叫着:“水若,那是一个阴谋,你千万要坚守你的阵地,不要被阴谋破坏了你好不容易追来的幸福。”

阴谋?

水若不解地看着她。

宋惜便把沈总的嘀嘀咕咕告诉了白水若。

“宋惜,你的意思是我拒绝了长风,选择和万庭一起,你老公恨我,所以派人去调查万庭的过去,知道万庭对千雅的感情,然后故意找一个像千雅的女人来插足我和万庭的感情?”

宋惜点头,“虽然他没有说清楚,我想他就是那样安排的。否则怎么会那般巧,赵万庭是土生土长的t市人,游戏花丛十几年,说不定他也想找一个像千雅的女人当替身的,一直都找不到,偏偏在这个时候就遇到了,那也太巧了吧?”

水若皱眉。

如果真是宋惜所说的那样,的确是一个阴谋,一个大阴谋呀。

是阴谋陷阱的话……他们已经掉进了陷阱里,赵万庭看到了陈蓉,还有救吗?

“宋惜,长风知道吗?”

白水若真不希望沈长风会因为爱而不得在背后使阴手段。

宋惜实话实说,“长风应该不知道,不过我老公肯定劝过长风算计你的,长风应该是不肯,我老公才会自己行事,我也劝过他的,叫他别插手你和长风的事,免得事后长风知道了不感激反而怨怪他。”

“现在看来他还是一意孤行。他那个人太看重长风这个兄弟了,舍不得长风受半点的委屈。”

“水若,你看好赵万庭,不要让他去找那个陈蓉,或许会没事的。怎么说你们都订了婚,你之前那般的相信他,说明他不是那种无情无义的人,有了你,他怎么都要给你一个结果,不会做出对不起你的事。”

白水若苦笑,“宋惜,迟了,万庭见过了陈蓉。”

赵万庭的反应就像一根刺那样,刺在水若的心头。

“见过又怎样,只要两个人没有睡到一起,赵万庭都还是你的。”

最怕的是人在她这里,心却在陈蓉那里。

白水若头痛地靠着椅背,她怎么都想不到,出门的时候,两个人还亲亲密密,恩恩爱爱的,不过短短几个小时,他们之间就多了一个陈蓉。

是,还什么事都没有发生。

但赵万庭的反应却伤着了水若,她担心万庭迟早都会离她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