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2章 万一青梅长歪了?

小说: 爹地给钱 作者: 阿铃 更新时间:2016-12-23 11:15:27 字数:3467 阅读进度:1011/2318

凌月会破相,的确是他的错。

就算凌昊要与他打架,他都会甘之受拳,不会还手的。

“钟杨,我有些话想和你说。”

凌昊忽然拉住了钟杨,不让钟杨跟着进屋,而是拉着钟杨走到屋檐下的角落去。

钟杨温顺地放任凌昊把他拉到角落里。

“凌昊,你想对我说什么?”钟杨态度温和而有礼。

凌昊本来冷着的脸自然而然地缓了脸色,他和钟杨见面的次数不多,不过两个人颇有一种相见恨晚的感觉,属于淡如水的君子之交。

“钟杨,我们现在虽然都还小,但咱们都过了十岁,比起两个女孩子,咱们应该比她们懂事的了。”凌昊一边说话一边盯着屋门口,像是害怕展鹏会忽然从里面出来似的。

钟杨看着凌昊,浅笑,等着凌昊继续说下去。

“我妹妹八岁开始就喜欢偷着看小说,还是看的言情小说,我说过她多次,她都不听,还是看得津津有味的,她的床底下塞着一个纸箱,里面塞着的全是小言书,很小本的那种,我妈妈要是知道,必定会怪她的。”

“她还跟着保姆阿姨看那些肥皂剧,你也知道肥皂剧大都是情情爱爱的,她虽然胆子不算大,却情感早熟,她喜欢展鹏。”

钟杨还是浅笑。

凌昊的脸上染上一分的红晕,大概是觉得自己这个年纪就与人谈论情感,言之过早吧。

现在的孩子都心智早熟,当大人以为他们什么都不懂的时候,他们早就什么都懂了,有些初中生连禁果都偷尝,那样往往会毁了他们的学业,甚至毁了一生。

凌昊已上初中,哪怕他没有随波逐流,也见多了高年级的同学早恋。

“展鹏喜欢慕娅,我看得出来,你肯定也看得出来。”凌昊点入了主题。

钟杨嗯了一声,点点头。

“我妹妹破相了。”

“是展鹏害的吧。”

凌昊点头,脸上再次浮现了阴郁,他这辈子就只有妹妹这个亲人了,不允许任何人欺负妹妹。

展鹏害得妹妹破了相,如果不是妹妹护着展鹏,他早就偷偷地把展鹏揍一顿。

都是在尔家这样的环境长大,凌昊也会学习拳脚功夫。

尔家的家主之位是属于尔小弟的,他们是尔小弟的辅助之臣,要求是极高的,如果他们达不到要求,无法让尔东浩满意的话,那么在将来的尔家里,他们只是一个普通的人,什么权什么势都没有,甚至连家主的重视都得不到。

被尔姑姑收养后,凌昊就明白,他要非常的优秀,才能稳定他和妹妹的富贵安闲日子。

妹妹是被当成千金小姐养的,不用承受太多,他却要加倍承受着。

“所以你打算要展鹏对你妹妹负责。”钟杨眸子闪烁着,点出了凌昊把他拉到角落里谈话的真正用意。

凌昊笑,“钟杨,你真的很聪明。”

“不是我聪明,而是你的意思太明显。”钟杨转身面对着院子,看着小章鱼们玩得开心,无忧无虑的,他记起自己五六岁的时候,和慕娅一起玩,也是那般的无忧无虑。

“凌昊,正如你刚才说的,咱们都还小,距离成年还有好几年的时间。几年的时间,变化会很大,谁也不能保证着什么。现在凌月喜欢展鹏,那是单纯的小女孩的喜欢,因为展鹏是个好看的大哥哥。你能保证在她长大后都喜欢展鹏吗?现在就说让展鹏对凌月负责,言之太早。”

“就像我和慕娅之间也是一样的,我都无法保证慕娅这枚青梅能够长成我想要的那样,万一青梅长歪了呢?就算我现在很喜欢慕娅,把慕娅视为眼珠子一般宠着疼着,我都不敢说我长大后就一定会爱上她。有时候相伴的时间太长,反倒变成了亲情。”

从书香门第走出来的钟杨,想到的事情比凌昊要长远。

“章阿姨也说了,我们这个年纪,虽说对异性产生好奇那是正常的,但我们都还是学生,还是未成年人,该把重心放在学习上,而不是想这些我们无法把握的事情。”

钟杨找慕娅的时候,都是与学习有关的,要不就是画画,要不就是看书,要不就是探讨书中的奥妙。

他从来不会与慕娅谈情说爱。

因为他记住,他们都还是学生,学生最该做的就是学习。

“我不管,反正是展鹏害我妹妹破相的,我妹妹的未来就等于被他毁了,他必须对我妹妹负责。从今天开始,我会阻止展鹏接近慕娅的,只允许他关心我的妹妹。”

“我也不是针对慕娅,只是我妹妹被展鹏害成这样,让我看着他对慕娅那般温柔体贴的,我心里愤恨。”

“钟杨,你那么喜欢慕娅,在我阻止展鹏接近她的时候,你也要把慕娅带远一点,免得我控制不了自己的脾气,伤害到慕娅。”

凌昊比年幼时的宁致远还要疼爱妹妹。

为了妹妹,凌昊是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的。

哪怕,他自己也很喜欢慕娅,可与妹妹相比,他都愿意去伤害慕娅。

钟杨敛回了望着小章鱼的视线,对上凌昊倨傲的眼神,渐渐地,他的眼神变得深沉而冰冷,两片唇瓣逸出来的话听着还是温和,却夹着凌厉的警告:“那是你们三个人之间的恩怨,休要扯上慕娅。凌昊,如果你敢伤害慕娅,我会把你加注在她身上的痛苦十倍还给凌月!”

他拉近与凌昊的距离,声音压得低沉,“过几天你们是一起回b城的,在成长的岁月里,你们三个人是一起的,你妹妹要是走不进展鹏的心里,那就是你妹妹自己没用,休得把过错推到慕娅身上,慕娅不曾招惹过任何人,都是你们这些蝴蝶主动沾上她的。”

“至于我和慕娅,那也是我们的事,不劳你操心,你只管操心你妹妹就行。”

说完,钟杨撇下凌昊,进屋去。

凌昊稚气未脱的脸显得阴沉阴沉的。

钟杨的话是有道理,可他还是觉得不舒服。

慕娅和妹妹本来都是发光体,现在妹妹失去了光芒,慕娅依旧光芒万丈。

片刻后,凌昊跟着进屋。

在进屋那一刻,他的脸色恢复如常。

平时跟着尔姑姑去应酬,他小小年纪就见多了各种各样的嘴脸,也学会了变脸。

钟杨见他进来,也是一脸的平静,仿佛刚才有点剑拔弩张的并不是他们两个人。

慕娅和凌月两个女孩子感情好,如姐妹一般。

知道是展鹏害凌月破相的,慕娅帮着凌月数落展鹏的不是,展鹏一句话都不吭,偶尔看着凌月破了相的脸,他会歉疚地垂下眼眸。

还是凌月心疼她的鹏哥哥,劝了慕娅一会儿,慕娅才放过展鹏。

“慕娅,我听鹏哥哥说你会做蛋糕点心了,你能教我吗?”

凌月拉着慕娅的手请求着。

慕娅笑道:“当然可以,你想跟我学什么,我都可以教你。”

凌月满心欢喜。

两个小女娃去做蛋糕点心。

慕娅在烹饪方面颇有天份,加上有章晓这个拥有一手好厨艺的妈妈教导着,小小年纪的她已经能独自做出一桌丰盛的饭菜,做点心这种小事,更是难不倒她。

见两个女娃儿那般好,凌昊似是陷入了深思。

估计是为自己刚才对钟杨说的那些话感到惭愧吧。

妹妹是视慕娅为好朋友好姐妹的,如果他为了妹妹而伤害到慕娅,妹妹肯定会恨死他的。

……

将近傍晚的时候,赵万庭赶去沈氏门口等着沈长风下班。

在赵万庭走后,白水若独自守着幸福家政公司。

下午赵万庭也联系了王初雪,王初雪到现在都还没有找到工作,接到赵万庭的电话,本来有点绝望的她,如同遇到了救星一般,高兴万分地赶来幸福家政公司。

白水若本想隐晦地问清楚王初雪当初因何犯错坐牢的,没想到王初雪很坦白,直言自己没有带眼识人,找了个渣男做男朋友,结果怀孕了,对方却另娶他人,她气不过便在婚礼当天,持刀刺伤了渣男。

就因为那样被判了刑,还在坐牢期间生下了一个孩子。

出狱后,她一个单亲妈妈又坐过牢的,去找工作处处碰壁。

白水若愿意请她做白家的保姆,知道她的困境后,允许她带着孩子上班,让王初雪感激不尽,工资方面王初雪自己主动地要求减了几百元,是白水若怜惜她独自带娃过日子艰难,坚持着要给她和别人同等的工资。

一辆宝马停在幸福家政公司门口。

白水若当即面带微笑的,待看清楚下车的人是自己的死对头宋惜时,她的笑容便冷了几分。

不过在宋惜推门而入时,她还是堆起了职业式的微笑。

宋惜一脸高傲地走到她的面前,瞟着她,说道:“白水若,我们再谈谈。”

白水若敛起了笑容,“宋惜,咱们俩有什么好谈的,打架还差不多,要不,咱们到外面去过两招?”

宋惜哼着:“我不做那有失身份的事。”

白水若讽刺她:“也对,你现在可是沈家太太,是贵妇人了,无时无刻都要戴着面具做人,不能做回自己,不能再像以前那样随心所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