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6章 得手

小说: 爹地给钱 作者: 阿铃 更新时间:2016-09-12 05:05:33 字数:2273 阅读进度:503/2318

章晓淡淡地笑,“我章晓向来守信用。”

“你等着。”

章明推开了车门下了车,走到门铃前按响了门铃,很快便有一名佣人出来开门,见到是他,自然而然地笑问着:“明少下班了吗?”

“我妈在家吗?”章明一边往里走,一边问着。

“太太出去了,好像约了伊雪逛街。”

“知道了,你去忙吧。”

女佣哦了一声,看到只有章明一个人,又没有开着车,虽感意外却不好多问。

章明进了主屋,立即上楼去。

他知道户口本就放在母亲梳妆台的抽屉里。

就是凌红玉出门时总喜欢把房门锁上,章明开不了父母的房门,有点心急,扭身就下楼跑出去告诉章晓:“我妈把房门锁上了,我进不去。她又不在家。”

“家里所有房间都有备份的锁匙,我记得以前是放在二楼电视柜旁边的大花瓶里,你去找找看还在不在那里。”

章明哦了一声,心里想着,他怎么不知道家里所有房间还有备份的锁匙?

重新回到屋里,上了楼,章明径直就走到电视柜旁边的大花瓶前,大花瓶很大,几乎有一个人那么高。幸好章明身材高大,站在花瓶前能看到花瓶里面,不过有点黑,他看不清楚。只得又去找手电筒,找来了手电筒,再往花瓶里照看,果真发现瓶底放着一大串的锁匙。

心里忍不住又在腹诽:他这个章家少爷,都二十一岁了,竟然不知道这个大花瓶里放有一串锁匙,章晓是怎么知道的?

不管章晓是怎么知道的,他先拿了锁匙去开父母的房门拿户口本再说。

于是,章明轻轻地把大花瓶扶倒在地上,再找来佣人晾衣服用的不锈钢棍子,用着棍子把瓶底的那串锁匙挑了出来。

有了锁匙,章明轻松地进了父母的房间。

他担心母亲回来抓个正着,不敢有半点的分心,直接就走到梳妆台前,拉开了抽屉,在一个首饰盒的底部找到了户口本。

幸好他看到过母亲是把户口本放在这个地方,否则他还真的帮不到章晓这个忙。

拿到了户口本,章明连看都不看,赶紧离开父母的房间。

在外面等着的章晓,静静地盯着前方的路,心里祈祷着凌红玉不要回来。

直到听见章明的脚步声,她才松了一口气。

“我拿到户口本了。”章明比章晓更开心,他乐呵呵地拉开车门上车,一边心急地把户口本递给了章晓,一边提醒着:“你让我帮你办的事情,我都办到了,你赶紧去替我们兄弟俩求情。”

章晓接过了户口本,翻开看过之后,便把户口本塞进了自己的手袋里,再从手袋里拿出钱包,把钱包里所有现金都抽出来给了章明,淡冷地说道:“现在已经下班,我先不回公司,下午的时候我再去公司找爸,替你们求情。你放心,我说到做到。这些钱,是你的报酬。”

章明也不客气,接过了那些钱。

谁知道她的求情有没有效果,先拿了钱再说,免得钱包扁扁的。

“修杰的户口本也在你妈那里吗?”趁章明收钱收得欢喜,章晓问了一句。

“没看到,我只看到这一本。要不是好几年前我看到过户口本放在那里,我也帮不到你这个忙。”章晓给的钱塞进钱包里,章明的钱包马上鼓鼓的,他颇为满意。推开车门,他重新下了车,“我不跟着你走了,反正都已经下班,又是你带走我的,爸责怪下来,你得杠着。家里车也多,我一会儿自己开着车去上班。”

父亲没收的只是其中一辆车的车锁匙。

章晓美眸闪烁着,凌红玉那里只有一本户口本,说明易修杰自己拥有一本户口本,这么说,她不用帮忙,只要易修杰和叶晴愿意,随时都可以去办手续。

“记住你答应过我的!”

章晓难得地对章明笑:“放心吧,我说到做到。既然你不用我送你回公司,那我先走了。”

章明早就转身往里走,连说声再见都没有。

拿到了户口本,章晓心情愉悦,也不在意章明对她的态度,赶紧开车走人,生怕凌红玉回来看到她。

在小区门口,章晓便遇到了凌红玉,不过凌红玉没有留意到她,自顾自地开着车进了小区。

就算凌红玉看到了自己,章晓也不用担心,反正户口本到手。她的借口是身份证过期了,她需要户口本去重新办理身份证,章明肯定不会放在心上,他不说,凌红玉也不会无端端地查看户口本是否有。

等到发现的时候,她和慕宸已经办好了手续。

低低地苦笑两声,章晓都想不到自己有一天要嫁人,竟然要用这样的手段,才能与心爱的男人结成连理。

也就是章明年轻不懂事,身份证过期,重新办理,哪里需要户口本呀,又不是刚迁户口过来的新媳妇。

手机在这个时候响起来,是慕宸的来电,他开口便问:“章晓,你在哪里?”

两个人约好了中午一起吃饭,现在都到吃饭时间,章晓连影子都不见,慕宸只得打电话找她。

章晓没有告诉慕宸,她在哪里,只是笑着:“慕宸,你先去龙庭大酒店等我,我从这里直接去酒店。”

她话里带笑,笑得发自内心,那笑亦感染了慕宸,他轻笑着:“我在你公司门口左等右等都不见你出来,敢情是你早就跑出去了,也不给我打个电话。好在今天没有太阳,否则我的花都要被晒得枯萎。”

“什么花?”

“嘿嘿,不告诉你。”

“有什么好神秘的,你除了会送玫瑰花,假花,还会送什么?这次没有准备几卡车的花吧?”章晓记得他第一次送花给自己,是慕娅辣手摧花,摘光了高少良送给她的花束,他说什么女债父偿,非要赔偿给她,一赔便是满院子的盆栽花。

说实话,当时她也觉得惊艳。

慕宸抽脸,她又讽刺他了,嘴里却宠溺地笑着:“现在这个天气,我有心送你几卡车的花,也买不到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