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1章 梦见伊人

小说: 爹地给钱 作者: 阿铃 更新时间:2016-09-12 05:04:50 字数:2364 阅读进度:291/2318

待他确认来人真的是桐桐时,他红了眼,喃喃地叫着:“桐桐!”

那一声,不是撕心裂肺,却让人听着都心酸,鼻头发酸,想陪着他落泪。

宁桐轻轻地走到床前,在床沿上坐下来,用着她温柔而美丽的眸子注视着他。

“桐桐。”

慕宸倏地坐了起来,惊喜地一把搂住了宁桐,惊喜地叫着:“桐桐,你没死,太好了,你没死。”

宁桐温柔地偎在他怀里,什么话都不说。

慕宸察觉到她的沉默,连忙松了力道,垂眸柔声问着她:“桐桐,你怎么了?”

宁桐仰起脸,柔柔地看着他,似是想说什么,慕宸见她嘴唇在嚅动着,但就是听不清楚她在说什么。

“桐桐,你想对我说什么?”

慕宸心急地想听听爱妻的话,偏又听不清楚。

宁桐笑,忽然搂住他的脖子,在他的脸上轻轻地印下一吻,低柔地说道:“宸,别了,保重!”

说着,她松开了他,站了起来扭身便走。

“桐桐。”

慕宸一把攫住了爱妻的手腕,焦急不安地叫着:“桐桐,你要去哪里?你不能走,你哪里都不能去。”他跟着下床,紧紧地搂住了宁桐柔软的娇躯。

宁桐背对着他,哪怕他搂得很紧,她还是轻飘飘地飘出了他的怀抱。

慕宸错愕,他明明搂紧了桐桐,桐桐怎么还能飘走呀,他甚至感受不到她的挣扎,她就像一缕烟雾似的,从他的怀里溜走,他怎么抓都抓不到。

“桐桐!”

慕宸又心慌起来,他抓不住他的桐桐了。

他急急地追赶着宁桐,宁桐再也不回头,就那样慢慢地往房门口飘去,不管慕宸跑得有多快,叫得有多么的凄婉,她都不肯回头多看他一眼,而慕宸跑来跑去都跑不出自己的房间。

“宸,好好地珍惜晓儿……我把你和女儿都托付给她了……”

宁桐的声音轻飘飘地飘回来。

“桐桐!”

眼见着爱妻在自己的眼前消失得无影无踪,慕宸发出了撒心裂肺的叫声。

……

“咚咚。”担忧的敲门声夹着章晓关心的叫声:“慕先生,你怎么了?”她是被慕宸的叫声惊醒的。

敲门声以及章晓的叫声把慕宸自梦中扯了回来,他霍地坐了起来,脸上湿湿的,抬手一摸,全是泪。

他做梦了,梦见了宁桐,宁桐来跟他告别!

桐桐!

一把掀开被子,慕宸侧身便翻下了床,赤着双足在房里乱窜着,寻找着宁桐的芳踪。

桐桐回来了。

桐桐回来看他,她回来过。

“慕先生,你还好吗?”房里的慕宸在乱窜着寻找爱妻的芳踪,房外的章晓还在拍着门。

慕宸一直不开门,章晓越发的担心。

“桐桐!”

慕宸在房里找不到宁桐,颓废又绝望地嘶吼着,那声音就像受伤的野兽,夹着太多的酸楚与化不开的痛苦思念。

房外的章晓听到他那声嘶吼,知道他又是想起了宁桐,她拍门的动作便停顿下来。

平时看慕宸很正常,其实他对亡妻的思念都是藏在深夜里。

而他的嘶吼声那般的凄厉,真是听者都心酸呀。

章晓的心里隐隐泛起了失落,泛起了点点的酸楚。

她早就知道他对小姐姐的感情很深厚的。

默默地转身,章晓打算回自己的房里继续守护着慕娅,谁想到身后的房门却打开了,她本能地扭头,便看到慕宸站在门口,失魂落魄地看着她。

心,莫名地一痛。

章晓惊觉自己竟然会对慕宸产生怜惜之情。

那不是她该有的。

赶紧地,章晓把自己的心痛甩得远远的。

“慕先生,你还好吗?我听到你的叫声,以为出了事,所以来看看。”章晓逼着自己坦然地面对着这个失魂落魄的男人。

慕宸怔怔地看着她。

宁桐在他梦里离去前说的话,不停地在他的耳边回荡着:好好地珍惜晓儿……我把你和女儿都托付给她了……

“慕先生?”

慕宸的样子让章晓担忧。

“我,还好。”

慕宸低哑地应了一声,视线还是盯着她看。

“你,梦到了小姐姐吗?”

慕宸沉默,几分钟后才哑声回答:“桐桐回来了,她肯定回来过,可我找不到她,我明明拉住了她……我明明搂紧她的……她还是从我的怀里飘走了,我甚至感受不到她的挣扎,她就这样走了,我追不回她,我叫不停她的脚步,我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她离我而去……桐桐,她离我而去,她骗我,她是个大骗子,她说过要与我白头到老,她却自己先走了……”

慕宸的呢喃又让章晓心疼,她很想安抚他的,数次张嘴又说不出只字片语。此刻,她能做的便是静静地聆听他的倾诉。

他肯定有很多话藏在心里,日积月累的便压垮了他,让他承受不起。

“她说过,她要跟我生很多很多孩子的,可是她才给我生了一个女儿……她甚至等不到慕娅叫她妈妈……她是天下第一大骗子,骗我骗得好惨!”慕宸就那样站在房门口,向章晓抱怨着宁桐的无情。他的抱怨都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是咬牙切齿的,只是不轻弹的男儿泪却顺着他的眼角滑落。

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她让我保重,她说她要走了,她要到哪里去?她怎么能撇下我们父女俩就走了呀……桐桐!”慕宸慢慢地蹲在地上,双手捂着脸,低泣着。

爱上章晓,他纠结过,同样背负着很大的心理压力。当他想着向章晓表白时,再梦到桐桐,他曾经背负着的心理压力便崩溃了,各种情绪汇聚成巨浪,呼啸着向他涌过来,把他整个人淹没。

他不顾身份,不顾形象,什么都顾不了,他都要被淹死了,哪里还顾得形象呀。

章晓愣愣地看着这个男人在自己的面前蹲在地上低泣。

她的心再度疼痛起来,像被刀子划了千万刀一般。

慢慢地,她跟着蹲下身去,想伸手揽住慕宸,又有点迟疑,便缩回了手,迟疑片刻后,她又伸出手去,快触到慕宸的时候,她的动作又僵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