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八十二章 赵妙惠带来的东西

小说: 篡宋灭元 作者: 温白水 更新时间:2017-08-18 04:12:23 字数:2137 阅读进度:1104/1106

囊加真怒道:“好大的胆子!武将私自勾结,不反王府放在眼里不说,连杨霆都话留三分了!若换作王爷问他,杨霆敢少说一个名字么?”

忽土伦冷冷地道:“王爷根本不必问!”

囊加真一怔,苦笑一声,道:“是啊,王爷康健的话,那些武将哪一个不是老老实实的?怎么会生出这种念头出来?”

众女闻言,不由唏嘘不已,又有侍妾偷偷地啜泣,完泽不愿怪罪,索性只当听不见。顶点小说 X23US.COM更新最快

忽都鲁坚迷失气得脸上青一阵白一阵,猛地站了起来,走到完泽面前,断然道:“请姐姐马上下令!”

完泽一怔,道:“下什么令?”

忽都鲁坚迷失道:“不管谁在这些武将里面,都是不测之患,谁知道他们会干出什么事情来?眼下城外精兵云集,一旦有人擅动刀兵,不要说大宋,就连大元也不会安定!”

完泽点点头:“确是如此。”

忽都鲁坚迷失道:“既然这样,就只有一个办法,让所有的大将全都进城!姐姐以商量大事为由,招文武百官上朝议事。王爷还在,谁敢不从?大宋朝廷孤儿寡母,更是六神无主,此时议事,她们岂会拒绝?待集合了众臣,姐姐只要一纸命令,即可令所有大臣无法出城!任他们有天大的本事,在这临安城里,也万万掀不起风浪来!”

完泽不禁大感头疼!她当然知道忽都鲁坚迷失这招釜底抽薪之计极有可能奏效,但如果程越醒来后听说了此事,会不会因此而发怒?但除了这道计谋,又没有别的对策,莫非,真的要闹到这般地步么?

囊加真眉头深锁,轻声道:“下次朝会就在后天,有将领驻扎得远,未必来得及,王府也需要时间布置。”

忽都鲁坚迷失马上接口道:“那就定于七天之后的朝会!那时姐夫如果还没醒,就已经昏睡了整整十五天!朝廷总该商量一下。”

南必重重地点了点头,道:“不错,忽都鲁坚迷失此计大好。武将都留在城中,看他们还如何作乱?就此全数留下,直到大计定下再说。”

众皇后、妃嫔纷纷点头,完泽思索了半天,也实在想不出还有别的办法,于是痛下决心,道:“好,此事关系重大,不可外传。我这就去宫里见两位圣人,王府也要做些准备。囊加真,你带我们的亲兵隔绝内外,内宅的消息一律不许外泄,没有我的允许,谁也不能随意出内宅,跟外宅的人说话也不行。若有人胆敢擅自勾结外臣,你可先斩后奏!”

众妾听到完泽的命令,无不大吃一惊!有想偷偷去联络重臣的,也只得打消了念头。

囊加真肃容道:“是,姐姐,我知道该怎么做。”

完泽刚要离去,卧室外匆匆走进一个窈窕的身影赵妙惠!

在完泽看来,赵妙惠是个十分沉着聪慧的女子,否则程越不会将她引为心腹。现在还是赵妙惠当差的时间,除非有要事发生赵妙惠才会忽然现身!

赵妙惠手里拿着一张折起来的大纸,走到近前,行礼道:“公主,妾身见驾。”

完泽虽然不清楚赵妙惠与程越的私情,但她深知程越对赵妙惠的器重,何况赵妙惠的夫君还是累死在任上,令完泽赞佩不已,于是客气地道:“夫人免礼,匆匆而来,莫非要紧的事情么?”

赵妙惠擦了擦额头沁出的汗珠,点了点头,道:“是,这是妾身从外面得到的,还不知后面是否有人指使,但市井间已议论纷纷,妾身为防微杜渐,觉得应该马上让公主过目。”

完泽指着赵妙惠手中的纸张,道:“是这个么?”

赵妙惠把手中的大纸双手奉上,道:“是,请公主一阅。”

完泽打开大纸摊平,迅速浏览了一遍,顿时勃然大怒,骂道:“好贼子!我记得这个福州知府王刚中刚被王爷免官不久,竟然趁着这个时候到临安来兴风作浪,他是在小瞧王府么?”

完泽提到的这个王刚中,就是程越到泉州时,抛下福州不管,特地到泉州迎接的福州知府。此人贪婪横暴,官声极差,百姓恨之入骨,巴不得他早些被免官。是以待程越整顿吏治之时,果然亲自下令将王刚中罢免,福州全城百姓闻此喜讯,无不为之欢腾!程越也因此事和泉州之役,外加几名福建的爱将与一千僧兵收揽了福建的民心。

不过,像王刚中这种贪官,无不官瘾极大,如后世吸了毒一样,一天不做官,没办法摆出官威吓唬人,简直就如同要了他的命一般。王刚中被免官后便立即派人到临安上下打点,希望能趁着朝中用人之际,谋一个起复的机会。但此人的德性临安的百姓或许一无所知,官场上下则是无人不晓,何况他还是被程越亲自罢免的官吏,谁愿惹这种麻烦?

于是乎,王刚中派去的人在临安盘桓了两月有余,银钱耗尽,依然一无所获,只得两手空空地回到了福州。但他也同时带给王刚中一条重要的消息,就是程越的病情已是渐入膏肓!

别人听到这种消息,定是会想到大宋恐将面临巨变,甚至会因此大乱,而王刚中却从中嗅到了一个可能翻身的机会!

程越若然不治,身后巨大的权力就会被各方分而食之,如同改朝换代一样。而不管是谁能从中得到最大的权力,都必然会对程越的新法做出更动,并培植自己的人马,建立起新的权威,这是毋庸置疑的。哪怕是程越手下某一位大臣接掌大宋,也不可能完全按照程越的手段治理。

可是,如果没有足够的理由,谁敢随便修改程越定下的新法?这时就需要有一名冲锋陷阵的人首先向程越发难。当然,开始的时候绝不会是一举否定程越所有的功绩,反而会大肆赞扬,但会在其中藏下几条“逆耳忠言”,点出几个似乎可以修正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