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二十一章 巧遇(四)

小说: 篡宋灭元 作者: 温白水 更新时间:2017-06-27 08:21:04 字数:2143 阅读进度:1032/1106

柔娘方才看中了一对耳环,于是便拉着顾夫人细选,不觉间便拖后了几步,反正由法华带着两名僧兵保护,她们也不担心。顶点小说 23US.COM更新最快

没曾想,一大群花花公子远远看到柔娘和顾夫人的倾城之美,发了疯一般赶上来。法华毕竟是出家人,心存善念,还以为他们要过去,就与两名僧兵让了开来,结果却被挤到一旁。

带头的纨绔名唤曲三少,祖上是苏州的显贵,历代出过三名进士,传到如今,两个姐姐分别嫁进了苏州三大钱庄之二的吕家和田家。吕家和田家这两年靠着大都督,大发横财,财富足足翻了两番,在各地都呼风唤雨。另外,曲三少还有一个妹妹,嫁给了给大都督提供军装,做香水和肥皂的顾家,同样也是财雄势大,平步青云。

曲家只有曲三少一个独子,前面其实还有两个哥哥,可惜早夭,所以称为曲三少。父母也去世得早,两位姐姐一个妹妹哪肯让曲三少受半点委屈,反正三家都不缺钱,于是曲三少就像挖到金库一般花钱如流水,身边也凑起了一群乌合之众,仗着他的势力拈花惹草,出了事就拿钱来摆平,三个姐妹也为他多方奔走,总算没闯下大祸。

曲三少凑近一看柔娘和顾夫人,乐得简直要升天!哪来的一对绝色母女,要是能把她们弄到床上去,折寿十年也心甘情愿哪!

曲三少一时色心大起,就伸出手去摸柔娘的手腕。柔娘及时闪开,但还是被他抓住了衣袖,甩了几下也甩不掉,气得柔娘开口痛骂。

见柔娘发怒,又有另一番美态,曲三少更加兴奋,大笑道:“两位娘子偷了我的东西,哪能说走就走?”

法华听到柔娘的声音,急出一身冷汗。若是柔娘被这些登徒子轻薄了,他还有脸面对大都督么?刚要用力拨开面前的人群,却被一大群纨绔紧紧逼住,手脚也被几个人给按下来,浑身的武功竟无从施展!

程越离柔娘有七、八丈远,待看清了柔娘被一群纨绔拦住后,登时勃然大怒!

程越身后跟着的脱欢、察八儿和脱脱三人以及法空、法本、法正三名僧将不待程越吩咐,立时如脱缰之兔,迅雷不及掩耳地冲进众纨绔当中,挥拳就打,人人势如猛虎!

六人不是高手就是猛将,哪里是那些纨绔所能抵挡的?顿时惨叫连连,被打倒一片!

程越怒发冲冠地也走了过去,真金摇头叹道:“真是色胆包天,其蠢如猪!”

此时又有十几名僧兵攻了过去,手脚利落无比,程越走到被脱欢踩在脚下的曲三少面前时,三十多个浮浪少年,已全都鼻青脸肿地伏地不起!

周围的百姓惊呼不断,有几个认出曲三少的人赶紧拔腿就跑,分别去向顾家、吕家和田家报信,少说也能饶上几两银子。

顾夫人怕程越盛怒之下杀人,急忙拉住程越的手,轻声劝慰道:“官人,这个登徒子只拉到柔娘的衣袖,手也未曾碰一下,看样子不像什么恶人,最多只是个纨绔而已。”

程越听到顾夫人的解释,怒意稍敛,刚要问话,就见曲三少恼羞成怒地趴在地上,指着程越咆哮道:“你姓甚名谁?留下名号来!连我你也敢动,苏州城没有王法了么?”

脱欢哈哈大笑,脚下用力,踩得曲三少连叫几声。脱欢骂道:“你这样的烂货,也配问别人的名号,我干脆再赏你几拳打死算了!”

周围的人已是越来越多,程越担心不能脱身,好不容易出来游玩却要扫兴而归,于是对脱欢招呼道:“我们走吧,小事一件,把人打伤了反而不美。”

脱欢冷哼一声,抬起脚又吓唬了曲三少一下,道:“你的运气真是不错。”

柔娘惊魂未定,程越也温柔地牵过她的手,转身离开。曲三少看着程越远去的背影,听着围观百姓的嘲弄,心中的怨毒可想而知。

平江路的南侧,新开了一家苏州最好的馆子雅乐居苏州分馆。程越担心苏州清淡的口味蒙古贵族吃不惯,于是就将午饭放到了这里。

南必等嫔妃一上午的收获也不小,买的东西都命人送了回去。苏州本身就有许多蒙古客商,她们一群嫔妃虽然美丽端庄,却也未暴露身份,逛得煞是过瘾。

程越先到达雅乐居,等了好一会儿,南必等嫔妃才兴高采烈地来会合,一见到程越便七嘴八舌地讲起她们的收获。

众人都已经饿了,于是饭菜很快端了上来,又如风卷残云般被吃掉。正在吃饭的时候,陆续有几个人上到程越的楼层里探头探脑地看了几眼,程越不知他们是不是普通的客人,全然不理。

吃过午饭,程越对南必道:“前面的罗汉院里,有两座并立的佛塔,很值得一游,下午我们去那里好么?去过之后,你们如果还想逛街,晚上的夜市也有很多好玩好吃的,我再陪你们接着玩耍。”

南必喜道:“好啊,有佛塔当然要拜一拜,顺便游览一番更好。”

喝过一道茶,程越便带领众人动身去罗汉院双塔。穿过闹市,河边逐渐变得清幽,一行人沐浴在春风之中,一路说说笑笑,丝毫不觉辛苦,人人兴致盎然。

到达罗汉院,进香的信众又多了起来,程越一行也随着人流走进寺中,先到大雄宝殿上了几柱香,便走向后院的双塔。

后院的人比前院就少了许多,双塔迎风而立,巍峨高耸,古朴庄重,塔下绿草如茵,平坦宽阔,是个散心的绝佳所在。

双塔各有两名僧人守护导览,看出程越等人必是贵人,但因他们被护卫团团围住,凑不得近前。

程越指着双塔对众人解说道:“此双塔建于太平兴国七年,距今近三百年。寺先成,而后起高塔。塔高十一丈,但最绝妙的却不在塔高。”

塔剌海好奇地问道:“这么高已是难得,还好在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