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九十四章 辩佛(上)

小说: 篡宋灭元 作者: 温白水 更新时间:2017-05-08 16:21:17 字数:2163 阅读进度:998/1106

八思八本以为凭借着桑哥的三寸不烂之舌,就算不大胜,小胜总有把握,最差一个平局也算给了程越面子,但不料三个老和尚虽在大元名声不显,却是一身的真才实学。顶点小说 23US.COM更新最快圆尔辩圆的机锋之利,令辩佛中向来不吃亏的桑哥,竟然没能取得初胜!

忽必烈与身旁的嫔妃、重臣们相顾失色,从前不甚了解的禅宗,居然如此绝妙么?看来,他们对佛学的知识,还是浅薄得无以复加!

中午用过饭,胆巴出马,再与登门挑战的大休正念激辩。胆巴在藏传佛教上的造诣,仅次于八思八,八思八离开大都后,胆巴就要接掌大元的总制院。因此,胆巴步步为营,殚精竭虑,下定决心,非要赢下大休正念不可。

大休正念头脑最为灵活,为人也诙谐,面对胆巴的咄咄逼人,大休正念旁征博引,滔滔不绝,两人说到喉咙沙哑,彼此都不能令对方折服,但以场面而论,胆巴因为口才略逊,居然再一次令红教处于劣势!

第二场辩完,虽然没人宣布胜负,但红教众喇嘛人人面如土色,明眼人都看得清清楚楚,红教先折两阵!

辩论一共四场,一对一的三场辩论后,还有一场三对三的齐辩。前面两场,红教都没有取胜,那就必须赢下后面的两场。而且,后面的两场无疑才是最重要的两场!

八思八已是如临大敌,兰溪道隆却依然不动声色。

两人面对面盘膝而坐,由忽必烈先出一个题引,两人就此辩论开来。

八思八不愧为红教第一人,藏传佛教的天才,论述宏大,环环相扣,铺天盖地,无懈可击。他也正是靠着这一套说辞,才成为了忽必烈的帝师。

然而,兰溪道隆却也毫不示弱。兰溪道隆浸淫禅宗近一甲子,再加上在日本传道的经验,什么样的场面没见过?眼见八思八来势汹汹,当下便以避实就虚之策应对,偶尔的反击,更是绵里藏针,出人意表,往往三言两语,八思八立时就要左支右绌,令人拍案叫绝!

忽必烈听得欣喜若狂、神魂颠倒,对禅宗油然而生崇敬之心,只恨自己闻道太晚,从前修的法门恐怕也有不妥之处。

八思八与兰溪道隆辩了整整一个时辰,仍然难分高下,非要说的话,八思八胜在宏阔壮盛,如滔滔之水。兰溪道隆则是睿智伟岸,如万仞之山!

每场辩论,限时都是一个时辰,真金亲自敲响佛铃,双方偃旗息鼓,各自休息一刻钟。

三场论战,藏传佛教非但难以取胜,还稍处下风,显然所有人都感到意外。大雄宝殿中不许交头接耳,但众人还是在悄悄地互递眼色,每个人的眼中都明显地透着震惊!

继朝政之后,大都的佛学也要经历巨变么?!

八思八神情凝重,以笔书与胆巴和桑哥不停地商量,最后一场若不能大胜,红教的声望就要彻底断送在他们手上!

此时只听外面传来一声高呼:“镇南王驾到!”

众人一阵惊愕镇南王,终究还是来了!

程越是诸王之首,除忽必烈外和察必外,所有人都要起身相迎,即使南必、真金也不得例外。八思八等人也赶紧站了起来,迎到殿外,远远地施礼。

程越身后跟着完泽、囊加真和忽土伦,从容地进了殿,回礼后,对忽必烈道:“大汗,大皇后,臣刚刚睡醒,并非有意迟到,请大汗见谅。”

忽必烈笑道:“朕可没有怪你,来,朕身边给你留了位置,过来坐。”

程越点头称是,大马金刀地坐到忽必烈身边,对至今为止的胜负问都不问一句。

三位高僧向程越含笑施礼,坐回原位。在他们身后,恒仁和久仁向程越悄悄点了点头。程越会意,微微一笑。

本该再由忽必烈出题引,但忽必烈却想考考程越,也想让程越明白佛学的高深,于是对程越道:“你既然来了,最后一场辩论就由你来出题引吧,都让朕出未免有所不公。”

程越当仁不让,马上答道:“是。”

双方一听要由程越出题引,不由都暗自心惊!

程越一向对任何宗教都不屑一顾,会出什么样的题目?

程越想了想,轻咳一声,一字一顿地道:“佛曰;凡一切相,皆是虚妄。何以为佛?”

在场众人都对佛学有相当的修为,经文更是熟稔,乍听得程越出的题目,无不如中雷击,登时瞠目结舌!

程越所出的题目出自于《金刚般若波罗密经》其中的一段。“佛告须菩提,凡一切相,皆是虚妄,若见诸相非相,即见如来。”

这两句话是佛法的根本原则。意思是,世间一切的相,都要将它视为虚妄,不要执着于它,就会产生智慧,得证如来。而程越竟然将它更进一步,由这两句话认定佛也是虚妄的!

再进一步解释,也就是说,你怎么知道你产生的智慧不是虚妄的呢?你所悟出的所谓智慧,真的是究极的真理么?而说出这两句话的释迦牟尼佛为什么就不是虚妄的呢?执着地追求佛法、希望成佛,何尝不是虚妄?这不正是违背了这句话的本意了么?

程越只用后面的区区四个字,便撼动了佛法的根本,而用的居然还是佛经!

更深刻的是,程越到底是否定了佛法,还是在彰显佛法?抑或,将佛法上升到了一个从未有过的新境界?或许,这才是佛祖的本意?

何为相?何为智慧?何为虚妄?所相非相,到底是智慧还是虚妄?再者,何为佛?

辩论双方都是当世精通佛法的宗师,是后世的传奇人物。其他的喇嘛、和尚也都不是弱者,但此时却全都闭目苦思,汗出如浆,不知该如何应对!

不仅他们,忽必烈等人也一个个如痴如醉,沉浸在这道艰深无比的题目之中,一时间,整间大雄宝殿一片寂静,落针可闻。没有人在辩论,却比辩论时更发人深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