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七十一章 宫内密商(中)

小说: 篡宋灭元 作者: 温白水 更新时间:2016-12-22 04:14:35 字数:2166 阅读进度:875/1106

忽必烈沉声道:“你有没有想过,倘若真要有那么一天,程越一定会立下遗言,令南宋一位大臣接掌他的权力,或者还政于南宋朝廷?”

麦术督丁微微一笑,道:“大汗,镇南王手中的权力之大,岂是区区一个大臣就可以接得下来的?无论是镇南王最倚重的文天祥还是其他的大臣,谁能控制得了镇南王手下的骄兵悍将?谁又能牢牢把持南宋朝政,不许南宋朝廷染指,继续程越的新政?这两样只是最基本的,南宋已经没有一个人能做到了,何况还有其他的呢?”

忽必烈微微一笑,点了点头。

麦术督丁接着道:“至于南宋的官家,镇南王再笨,也不会将大权还给那两个女人一个孩子,否则的话,南宋反对镇南王的势力必将大振,镇南王辛辛苦苦打下的基业很可能一夕之间便丢个精光!”

忽必烈道:“哦?你是说南宋的两位圣人对程越不满?”

麦术督丁摇头道:“并不全然。程越把持朝政,她们大权旁落,怎么可能对程越满意?只不过难以发作罢了。此外,程越的治国之术,她们根本不懂,与南宋几百年来的做法完全不同,如果还政给她们,她们能怎么办?还是得回到以前的对策上,靠的又是从前的那些人,程越所提拔起来的重臣会一个个地被贬黜,最后能有什么下场,就可想而知了。这个道理臣都明白,程越会不清楚么?所以程越绝不可能还政给南宋朝廷。既然这两条路都走不通,程越也只有相信完泽公主和囊加真公主,至少两位公主不会让他的麾下不得好死,更不会让程越的赫赫权势消失,最多投靠大元罢了。”

麦术督丁这番话说完,在场众人无不在心里对他竖起大拇指。麦术督丁说的没错,程越看似手握重权,强大无比,但其实却没有多少选择,完泽和囊加真只要不冒进,的确有很大的可能可以顺利接掌程越的权力。

忽必烈陷入沉思。他对麦术督丁的话也深信不疑,但此事唯一的变数和最大的变数还是程越的病。程越若是去世,忽必烈将成为最大的受益者。但是,如果程越的病最后得以治愈,而程越又知晓了忽必烈的算计,那大元就会面对程越的雷霆之怒!

以程越的脾气,会让大元付出什么样惨烈的代价,忽必烈完全无法想象,更不愿想象!

一想起来,就连忽必烈也要不寒而栗!

小心!

危险至极!

大殿里气氛极为凝重,每个人在心中都在盘算大元和他们自己要面对的风险。

惹恼程越的后果,在座的所有人都承担不起!

参知政事李尧咨迟疑着上前道:“大汗,此事凶险至极,大汗请千万慎重!”

忽必烈本来就已经头大如斗,李尧咨又上来说这么一句话,忽必烈顿觉烦闷,用力一挥手,喝道:“朕心里清楚得很,还用得着你说这种废话么?下去!”

李尧咨吓得脸色发白,急忙退回原位,心脏“咚咚”地乱跳。他已经很长时间没看到忽必烈发这么大的脾气,看来忽必烈心中也是乱成一团。

此时外面传来一阵脚步声,这个时候能上殿的,除去太子真金,不会有别人。

果然,大明殿的门被推开,真金面色严肃地走进殿中,对着忽必烈行礼。

忽必烈缓过神,平静地道:“太子免礼,程越如何?”

真金想了想,摇头道:“儿臣不知。”

忽必烈一怔,道:“太子此言是什么意思?”

真金道:“父汗,程越的病十分古怪,可重可轻,儿臣也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

忽必烈轻轻点头,道:“确实如此,我们商量了半天,也没拿定主意。”

真金道:“父汗可是想令完泽和囊加真掌握程越的权力?”

忽必烈的眼睛陡然睁大,沉声道:“你意如何?”

真金用力地摇了摇头,道:“恐怕很难。”

群臣一惊,忽必烈身体前倾,盯着真金道:“因为什么?”

真金道:“程越何等聪明,岂会想不到这一点?完泽与囊加真固然有些威望,但毕竟不是南宋的人,威望也没有大到可以令程越手下的文臣武将拥戴的程度。儿臣以为,程越若有不测,南宋必将分裂而陷入内乱,文臣武将拥兵自重,完泽和囊加真最多只能控制一小部分力量,想让那些大将和大臣都服从她们的命令,恐怕是万万做不到的。”

真金这番话说出口,群臣又在心中连连赞叹——到底是与镇南王十分亲近的太子,说的话很让人信服。

真金道:“父汗,程越又不是一病不起,父汗大可等他进宫谢恩的时候,稍稍探探他的口风。儿臣也会找时机和他聊上几句,想来他不会拒绝。”

忽必烈“赞赏”地点点头,道:“真金,你真的已经有明君的样子了,朕非常欣慰。”

真金听到忽必烈的“夸奖“,吓得急忙双膝一软,跪到地上,叩首道:“儿臣惟愿父汗千秋万岁,大元才能永保昌隆!”

真金方才指点忽必烈应该如何做,让忽必烈隐隐有些不快,故此出言讥讽。

真金自然明白忽必烈的心思,急忙下跪表达忠心,吓出了一身冷汗。

整个大元上下,也只有程越敢在忽必烈面前指指点点,让忽必烈去做这个说那个,忽必烈还不会生气。其他的人,包括真金,都没有这种超然的地位。

忽必烈见真金深明进退,心中很满意,淡淡笑了笑,道:“朕只是夸你几句,你不必如此。”

真金恭恭敬敬地又磕了两个头,道:“儿臣句句发自肺腑,父汗明鉴。”起身退到一边,手心里捏了一把冷汗,再不言语。

曾提出完泽与程越和亲之策的尚书左丞相忽都察儿缓步走出,道:“大汗,臣有一策奏闻。”

忽必烈见忽都察儿出声,十分高兴,道:“忽都察儿,你有什么对策?”(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