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零四章 大砍大杀

小说: 篡宋灭元 作者: 温白水 更新时间:2016-12-09 10:52:27 字数:2273 阅读进度:808/1106

几句话的工夫,忻都的骑兵已跑到面前。陈吊眼大吼一声:“我先上了!”魁梧的身躯直接迎着对手,冲进敌阵。

陈吊眼的长柄斧挥舞起来是极佳的对战武器,打骑兵更有效果。陈吊眼面对一名向他猛扑过来的骑兵,冷哼一声,双手抓着巨斧划出一道弧线,连惨呼都没听到一声,斧刃已将马匹和骑兵一下子劈成四段!

何等的霸道——!

后面的战马吓得“咴——咴——”一阵悲嘶,不用人勒,自己停了下来,马上的骑士措手不及,双腿一时没夹住,径自飞了起来!

陈吊眼就势将斧柄向上一竖,飞起来的骑士在空中发出歇斯底里的惨号,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胸膛压向斧柄的锐尖,“噗”地全身插在斧柄上,直落到头,登时一命呜呼!

陈吊眼一把扯下这具尸首,斧柄已全是鲜血。陈吊眼不高兴地皱了皱眉头,自言自语道:“血太多,手滑。”

说完竟暂时放下巨斧,以这具尸首为武器,抡起来狠砸后面的骑兵!

实在是骇人听闻——!

后面的骑兵无不被陈吊眼的疯狂吓得魂飞魄散,冲在最前面的两骑立即被扫下马,当场昏死过去!

陈吊眼一不做二不休,抓着尸首的两条腿,权当他是斧子,大开大合,杀得众骑兵心胆俱裂!

二十组刀阵也席卷而上,因对付的是骑兵,所以又加入长枪。先以几十杆长枪制住猛冲而来的骑兵,不等马上的骑士想好怎么办,十几把刀便将人砍成数段!

二十组刀阵如二十条银龙,把忻都的先锋绞得粉碎!

原来刀阵不止步战无敌,对付起骑兵来也是游刃有余!

即使如此,后续的骑兵仍然大批涌来,找机会从刀阵的缺口处突入,直逼后阵!

许夫人拔出双剑,娇叱一声,道:“夫君,替我掠阵!”

许汉青抽出双刀,笑道:“谨遵夫人之命!”

许夫人如离弦之箭,揉身而上,许汉青紧随其后,冲向一队骑兵。

这队骑兵中有一个人认得许夫人,不由大叫道:“不好,是许夫人,别跟她硬拼!”

其余的人听得好笑,一个女子而已,这么多人需要怕她么?小心些也就是了。纷纷提刀在手,作势欲砍。

许夫人身似轻鸿,剑若游龙。寒光一闪,一名已经拿盾护住了头和前胸的骑兵忽觉肚子微凉,低头一看,只见腹部的束甲被整齐地削开,鲜血和大肠争先恐后地喷了出去,哪还有的活?

这女子莫非是鬼么——?!

许夫人闪转腾挪,如入无人之境。这一队骑兵一百多人,不管如何抵挡也没半点用处,片刻间便倒下了三分之一!

剩下的人才弄明白许夫人是何等可怕,生死攸关之际,只得不顾脸面地接连后退,以避开许夫人的锋芒!

许夫人杀得性起,岂肯让他们轻易走脱?踢下一具尸身,跨上他的马就追。

许汉青也杀了一名骑兵跟在后面,夫妇二人如鬼神下凡,所向无敌,硬生生杀出一条血路直取忻都!

忻都深知这对夫妇尤其是许夫人的厉害,急命两百重骑兵拦住人们二人,自己领兵继续往前冲。

不出意料,一篷箭雨再次笼罩了忻都的军队,箭雨之后,一名女将发出清脆的娇喝:“忻都,你竟然还执迷不悟,你的一万人够王爷杀的么?”

忻都一抬头,便见到忽土伦银盔银甲,熠熠夺目,手持铜头棍,胯下一匹高大的大宛马,正冷冷地看着他。

忻都顿觉压力无比沉重,忽土伦以善战名闻天下,他可是亲眼目睹过,如果忽土伦指名要和他交手,他又不敢应战,士气岂不是要被打压光了么?

忻都是宿将,绝不容许自己犯这样的错误。于是也不答话,派出两千亲兵围攻忽土伦,自己领其他兵马绕过去,疾攻囊加真的军队。

忽土伦并不追赶,冷笑一声,指着迎上来的两千人马对自己的麾下喝道:“先杀这些人,速战速决!”

一千精兵齐声答道:“是!”

忽土伦娇喝一声,奋勇向前,铜头棍一扫,世上立时多了两个亡魂!

麾下精骑也蜂拥而上,他们全经过程越和忽土伦的重新训练,又配备有最好的武器铠甲,与当初在阿力麻里之时已不可同日而语!

“杀——!”

忻都的两千亲兵一个照面便倒下五百余众,忽土伦丝毫不给他们喘息的机会,回头就又是一波进攻!

尸横遍野!

忻都要找囊加真,但囊加真已经先找到了琪。

琪手下还有两千多骑兵,碰上囊加真的一千人马。琪并没有参加日本的战争,忻都跟他讲的毕竟没办法太详细,对囊加真公主就更不清楚了。

琪记得囊加真在日本时只杀了一名十五岁的小将,从此就再无建树,料想囊加真贵为忽必烈大汗的公主,能上阵杀敌已属难得,要求太高反而过分。

囊加真看着琪向她奔来,微微一笑,道:“琪,你现在下马投降还来得及,我在王爷面前求个情,怎么也能留你们父子一个全尸。”

琪被囊加真一句话就气得七窍生烟,指着囊加真骂道:“囊加真!你身为忽必烈最后一个未出嫁的公主,为何偏偏要委身于一个南人做他的小妾?你可知有多少蒙古人为此蒙羞?你还有廉耻么?”

囊加真格格笑道:“我嫁给谁是我的自由,父汗尚且不管,你们又算什么东西?你口口声声说王爷是个南人,也没错,不过那又如何?你问问你爹忻都,他敢不敢说王爷不是英雄?他又敢不敢说他能战胜王爷?你们父子都要死了,还在抱怨我不该嫁给王爷,不觉得自己很滑稽么?”

琪大怒,道:“什么我们就要死了?你怎么不说程越危在旦夕?我不想听你的狡辩,你愿意糟蹋自己随你的便,不让开的话我只好先杀了你!”

囊加真笑道:“那你就动手吧,我等着呢。”

琪右手一挥,喝道:“不必留情,杀!”(未完待续。)

ps:多谢kkv00的打赏和各位为白水投票的书友,谢谢大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