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三十三章 四人切腹

小说: 篡宋灭元 作者: 温白水 更新时间:2016-07-23 12:13:25 字数:2234 阅读进度:736/1106

为了给失去地位的武士们找一条活路,程越才会下令岛津久经等人收拢残存的武士,由他派人训练,未来会带他们征战立功,省得把他们留在日本会生事端,可以说用心良苦。

(注:日本的黑社会都起源于落魄武士,后来介入政治极深)

围观剖腹的人分别站好,日本人较矮,大多站在前面,大宋、蒙古和高丽的文臣武将当然要站得远些,刚好日本君臣是最关心剖腹的,宋、元、高丽的人也没意见。

四人走上木台,跪到四块白色的布垫上,安达泰盛、二阶堂行纲、备前太郞和越后孙太郎等人赶忙跪到他们对面,以头触地,为他们送行。

兰溪道隆、大休正念、圆尔辩圆并排在他们身后盘膝而坐,喃喃地诵读经文,为他们超渡。

四人转身向三位高僧合什道:“多谢师傅。”

三位高僧躬身还礼,念经未停。

程越、昂吉尔、张荣实登上木台,从他们身边拾起长刀,抽刀查看。

程越先拔出北条宗政的‘鬼切’,再看北条时宗的‘鬼丸’,两把刀皆入手沉重,寒光四射,刀刃的颜色与普通的刀略有不同,要暗上几分,更显杀气。手指轻弹,立做龙吟之声,刀身微微抖动,似要择人而噬!

“好刀!”程越的赞赏脱口而出!

北条时宗骄傲地道:“当然是好刀。镇南王殿下有所不知,这两把刀俱为罕见的陨铁所铸,由日本最好的十名铸剑师耗费五年工夫,反复锤打百万次而成!削铁如泥只寻常事耳!”

北条宗政叹道:“只可惜我刀法不佳,‘鬼切’在我手中没立下什么功劳,实在对不起它。”

程越笑道:“也是你运气不好,遇到的都是极难对付的武器,纵有宝刀,徒唤奈何。”

北条宗政哈哈一笑,道:“殿下有枪在手,以后怕是很少会用到刀了,权当我们留给殿下的纪念吧。”

程越肃然道:“多谢。”

北条时宗回头拜道:“殿下,凉泉尼、祝子、芳子、贞时和师时,一切拜托!”

程越郑重地点头道:“我们一言为定!”

北条时宗欣慰地一笑,道:“我心愿已了,可以去了。”转身拔出短刀。

北条时広大笑道:“执权大人,我先打个先锋,为大家探路如何?”说完也不等北条时宗答应,一刀插进腹中!

北条时宗等人一惊,转头看去,北条时広咬牙笑道:“原来根本不疼嘛!”刀向右一横,拔出,从上往下再切一刀!

鲜血和肠子不断地流出来,北条时広大叫一声:“痛快!”

张荣实挥刀一斩,北条时広头颅坠下,血溅五步!

北条时村见状面不改色,从容地对北条时宗道:“执权大人,有句话我一直没敢对执权大人说——祝子夫人真是美人啊!哈哈!”双手反刺,刀已没入腹中!

北条宗政不服气地道:“芳子难道不美么?”

北条时村深深地喘了一口气,艰难地笑道:“当然也美,不过我还是喜欢祝子夫人多些,嘿嘿。”刀再用力一划,疼得面目狰狞,咬牙高呼道:“昂吉尔军长,动手吧。”

话音刚落,刀光一闪即没,北条时村的头颅已滚到一边!

昂吉尔出手了!

程越微笑道:“昂吉尔,你出刀的速度比从前至少快了三成!”

昂吉尔毕恭毕敬地道:“王爷曾有命令,让我们与士卒一起训练,臣不敢马虎,练着练着就有了进步。”

程越满意地点了点头,道:“好,你远在江西,能如此自律,我没有看错你。”

昂吉尔连道不敢。

北条宗政对北条时宗道:“哥哥,我败战在先,理应先走一步,我们来生再见。”

北条时宗微笑道:“好,我马上去找你。”

北条宗政将刀抵到腹部,缓缓用力,短刀一寸一寸地深入腹中,剧痛使他不停地颤抖,但刀却未曾停下。

短刀齐柄而入,北条宗政马上再向右切,刀口十分整齐,可见他的认真。

眼看北条宗政已把整个腹部横着剖开,程越轻轻叹了口气,道:“要我送你么?”

北条宗政摇了摇头,从牙缝里挤出四个字:“还有一刀!”接着从上到下又切一刀,血流如注!

程越举起‘鬼切’,道:“走好!”刀如匹练,在北条宗政的脖子上一抹,刹那间头颈分离,尸身“扑通”倒在地上!

北条时宗此时居然还笑得出来,只见他转头对程越笑道:“殿下,此刀如何?”

程越竖起大拇指,由衷地赞道:“好刀,不愧为宝物!”

北条时宗道:“比殿下的刀呢?”

程越道:“比我现在用的刀要好一些,不过我在临安的宅子里还有一把母后赐给我的剑和大汗赐给我的刀,因为没机会用,就无从比较了。”

北条时宗道:“那就请殿下以后用那一刀一剑再砍掉两颗头颅,看看哪把最好!”

程越笑道:“好建议,有机会我一定试试。”

北条时宗笑道:“那么,我去了。”

程越拍了拍他的肩膀,道:“一路珍重。”

北条时宗点点头,道:“多谢你昨天的款待。”双手举刀,闪电般插进腹中,略作停顿,再一拉,将刀缓缓拔出。

北条时宗的鲜血喷溅得到处都是,日本君臣看得又是兴奋,又是紧张,现场鸦雀无声。

北条时宗面色不变,按住刀口,抬头望天,微微一笑,道:“今天的天气真好啊。”

程越道:“是啊,有很清凉的风。”

北条时宗低下头,盘膝而坐,双手合什,双目渐闭,喃喃地念起佛经来。

三位高僧的念经声也同时大盛,为北条时宗送行。

程越低声道:“祝早登西方极乐。”举起‘鬼丸’,“唰”地挥刀力斩!

血箭四射,脖颈立断。北条时宗的头恰好向上掉在他盘起的双腿中间,面容安详,似乎还带着一丝淡淡的笑意。

日本君臣同时发出一声惊呼——北条时宗终于死了!

执权掌政也告终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