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二十五章 北条氏一家团聚

小说: 篡宋灭元 作者: 温白水 更新时间:2016-07-15 12:14:43 字数:2187 阅读进度:728/1106

四个女人的脑海中宛如晴天霹雳,凉子软软地坐到地上,欲哭无泪。其他三个女人也失魂落魄地自动走进牢里,痴痴地看着能看到的一切东西,特别是两个孩子,眼中充满眷恋。

孙胜夫叫过狱卒,仔细叮嘱几句,闪身而去。

北条氏和他们的亲近家臣共处在一间大监室内,围坐在一起,却是相对无言。

北条时宗杀了讃岐局的儿子北条时辅,两人是相隔数年的第一次见面,气氛难免紧张。不过,此时再追究那段往事实属无谓,所以两人倒也能相安无事。

半晌,北条时宗打破沉寂,开口道:“我们今天晚上要聚在一起好好吃一顿晚饭了,很好,平常不是没有这样的机会么?非常难得。母亲,您想吃什么呢?”

凉子哪还有胃口吃东西,但北条时宗问起,又不能不说,只好勉强道:“我出家有些年头,每天吃的饭菜都差不多,今晚只要不一样就行。”

讃岐局幽幽一叹,道:“我想吃肉,我不要做尼姑了,又不是我自己想出家。”

北条时宗默默地点了点头,对祝子道:“你想吃什么?”

祝子双眼有些红肿,听到北条时宗问她,带着哭腔道:“你吃什么我就吃什么。”

北条宗政满脸愧疚地对芳子道:“芳子,很抱歉,我没能保护你,你想吃鱼么?我去说。”

芳子哽咽着道:“这几天吃的宋人的饭菜很好吃,我想在临死前再吃一回。”

北条时宗再一问,大都选了宋人的饭菜,怎么也比萝卜和鱼好吃。

刚问完,孙胜夫折返回来,手里还捧着文房四宝。

孙胜夫放下东西,道:“这是王爷吩咐我给你们的,有什么想写的尽管写。”

不知为何,北条时宗看着文房四宝直发呆,孙胜夫也不理会。问过他们想吃的饭菜,再次离开。

北条时宗走到桌子前,铺开纸张,祝子连忙过来为他磨墨。

凉子讶异地道:“时宗,你要写什么?”

北条时宗头也不回地道:“休书!”

众人大吃一惊,祝子急问道:“什么休书?”

北条时宗斩钉截铁地道:“当然是你的休书!”

(古代日本男子休妻远较中国常见,有时仅因为厌倦了妻子就给休掉。休妻时男子会写一封休书,基本上只有三行半,再归还前妻的财产和嫁妆既可。当然,由于日本贵族间错综复杂的关系,贵族是很少休妻的)

祝子愕然道:“时宗,你为什么要这样做?你休了我也救不了我的性命!”

北条时宗道:“我听刚才那位孙大人的意思,程越应该会放过贞时和师时。果真如此的话,未必没有可能顺便饶过你们,哪怕这种可能微乎其微,我也要试一试。”

祝子顿时泪如雨下,痛哭道:“不要写,我与你一起死!”

北条时宗一转头,严厉地道:“贞时和师时还小,你们要努力地活下去!北条家的血脉不能断在我的手上!我们都死了,谁来保护他们两个孩子?!”

祝子闻言泣不成声,芳子也陪着她一起哭。她们最大的不舍当然是孩子,只要能活下去守护着贞时和师时,她们愿付出任何代价!

北条宗政默默地走到北条时宗旁边,写下另一封休书。其实他们两人心里很清楚,这两封休书不太可能派上什么用场,但若是程越有心放过祝子和芳子,有两封休书总比没有强一点。归根结底,程越的态度才是最重要的!

休书写完,放下笔,北条宗政刚要坐回去,北条时宗忽然拉住北条宗政,在他耳边说了几句什么。

北条宗政的身体一震,与北条时宗对视良久,方才重重点了点头。回过身去,忍不住走过去抱过师时,慈爱地在他的小脸儿亲了又亲,接着就轻声为师时唱起自己小时候的儿歌。这不是武士可以在大庭广众下做的事情,但北条宗政已经不在乎了。

众人静静地听着,北条时宗也把贞时抱进怀里,随北条宗政一起哼唱。凉子听得泪眼模糊——宗政这么大的时候,她可不就是唱着这首儿歌哄他入睡的么?

北条宗政并不想让师时睡着,唱完儿歌后,又陪他做起了游戏,北条时宗和贞时也加入其中,一时间,牢房里又充满了欢声笑语,仿佛世间没有任何忧愁存在。

讃岐局望向北条时宗那对冰封的眼睛似乎也融化了些,不知是不是想起了北条时辅,眼角同样噙满了眼泪。

孙胜夫过来送饭的时候,看到北条氏的人竟然在苦中作乐,所有的大人都在努力逗两个孩子笑,不禁也为之感动。

饭菜非常丰盛,孙胜夫还特地拿了些水果过来,令北条氏众人感激不已。

北条时宗对孙胜夫道:“请孙大人代我向镇南王殿下致谢。能在我之死前让我全家团聚,尤为感激。”

孙胜夫笑道:“好,我一定带到。不过说不定你能见到王爷,可以自己跟王爷讲。”转头看了讃岐局一眼,道:“讃岐局夫人,我刚听说一件事,对你来说,应该算好消息。”

讃岐局放下手中的筷子,施礼道:“请孙大人指点。”

孙胜夫道:“王爷进京都后,应天皇之邀住进了皇居,天皇还送给王爷一百名美女,其中一位,与夫人有莫大的关系。”

讃岐局惊喜地抬头道:“大人说的是雅子么?”

孙胜夫笑道:“我只知是夫人的女儿,并不知名子,原来叫雅子。”

讃岐局顿时喜极而泣!一来高兴雅子安然无恙,二来说不定能因此得以活下去!

孙胜夫道:“夫人押解进京都的事情皇居中已经知晓,料想雅子夫人也听说了。让王爷下令赦免夫人,对雅子夫人而言,我想不是什么难办的事情。我今晚就住在旁边,有消息的话会马上告知夫人。”

讃岐局欣喜地道:“是,多谢孙大人!如能逃出生天,必不忘大人大恩。”

孙胜夫微微一笑,一揖而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