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四章 王璥的心思

小说: 篡宋灭元 作者: 温白水 更新时间:2016-03-06 18:34:46 字数:3245 阅读进度:596/1106

朴球不是傻瓜,这三位元朝重臣既是他的上官,还要随程越出征,程越之所以让他监刑,就是看准了他不会下手太狠,给他一个做人情的机会。因此,打的时候固然“啪啪”作响,其实伤势却并不严重,在家敷上药躺几天那点儿皮肉伤就养得差不多了。

三人接到忽都鲁坚迷失的贴子,与其他大臣和贵族一样,必须要去,受再重的伤也要去!先别说名闻遐迩的八姬,只凭不能再继续得罪镇南王一点,他们也决不能缺席。

第二天黄昏,上千名重臣贵胄蜂拥入宫,整整齐齐地排列在舞台之下,兴高采烈地等着亲眼见识八姬的表演。

忻都等三人是被趴在床上抬进来的,放到程越和各位贵人的身后一排,免得他们看不到。忻都的儿子琪自然也要陪在他父亲身边随时侍奉。

琪刚坐下不久,安平公王璥带着女儿王绣一起到来。王绣明显是经过了异常精心的打扮,她本来就美丽非凡,现在看起来更加楚楚动人,美艳不可方物,顿时成为全场的焦点。

琪长身而起,向王璥微施一礼,越看王绣越是心花怒放,全身上下的毛孔似乎都打开了,骄傲至极!向四周环伺一圈,看到众人艳羡的目光,心中暗暗得意。

王绣含羞带怯,礼数十分周全,但只与琪碰了一下眼神,没有再回应琪向她投来的热烈目光。

王璥身份极高,与忻都等人同坐在第二排,王绣规规矩矩地侧身坐到王璥身边。与忻都和琪相隔十几个位置。

群臣到齐之后。只听得鼓声大作。一名内侍站在台阶上大声呼道:“大元镇南王、脱欢皇子、囊加真公主、完泽公主、高丽王后、高丽王、忽土伦公主驾到——!”

这回终于把顺序弄对了。

随着这声高呼,程越一马当先,负手居中从殿中走出,左右两边稍稍靠后是脱欢和完泽、囊加真和忽都鲁坚迷失,忽土伦和王昛排在最外侧。

群臣立即起身行礼,有的匍匐于地,有的跪拜磕头,有的只躬身行礼。一千余人齐声呼道:“臣等恭迎镇南王殿下、皇子公主殿下、王后高丽王殿下!”黑压压地一片,蔚为壮观。

程越右手一抬,道:“众卿免礼,可随意些。”

“谢镇南王殿下!”

程越走下台阶,向靠近的大臣点头致意。经过忻都、洪茶丘和石抹天衢三人躺的三张床时,程越只简单看了几眼,脚步停都未停。三人还要挣扎着向程越行礼,看模样甚是滑稽。

程越走到王璥面前,忽然注意到他身边有一位美丽动人的少女。

王绣忙低下头,向程越大礼参拜。王璥施礼笑道:“王爷。这是下臣的小女王绣,听闻今日能够亲睹上国八姬。特地请求下臣带她入宫开一开眼界。”

程越目光移注到王绣身上,王璥轻咳一声,柔声道:“绣儿,快起身让王爷看看。”

王绣满面羞红地站起来微微抬头,好让程越看清她的花容月貌。王绣长得一张完美的鹅蛋脸,身材高挑,皮肤白暂,一双眼睛似乎会说话,羞赧的模样更让人心动。

程越笑了笑,对王璥道:“你养的好女儿,一看就是有福气的。”

王璥呵呵笑道:“承蒙王爷夸奖,绣儿她三岁学汉字,十岁写汉诗,王爷那首《临江仙》的词绣儿最是喜欢,日夜揣摩,时时吟诵,像着了魔似的。”

王璥的话还没说完,众人不禁都开始猜疑王璥的用意——他难道是想把王绣许给镇南王么?可是王璥与忻都的定下的婚约还在,即使是大汗也不能令两家解除婚约,否则皇帝选宫女时民女就不用急着嫁了。再一看,王绣今天格外精心打扮,莫非真的是王璥有所图谋,怕忻都随时失势?

忻都和琪远远看得青筋直冒,特别是琪,眼睛都快喷出火来!哪个男人能忍受自己未过门的妻子当着他的面向另一个男人卑躬屈膝地献媚?可不忍着又能怎么办?

忻都气得嘿嘿冷笑,暗下决心,等琪与王绣成亲后,必定给王璥和王绣好看!

程越却似乎一无所觉,笑道:“拙作不堪入目,多谢令千金错爱。”言罢继续前行,众人连忙跟上。

王璥见状暗自心焦——他的确是来寻后路的!他打探得知,镇南王要重设辽东行省,如此一来,恐怕会与乃颜汗有所龃龉。虽说未必马上就会冲突,但镇南王与乃颜汗反目成仇是意料中事。

忻都是乃颜汗的亲戚,就算忻都得以不卷入其中,也必定会被镇南王所打压。镇南王在朝中位高权重,据说连真金太子和阿合马平章也不买账,当面警告他别急着将女儿嫁给琪,他如何还听不懂其中的用意?

忻都若是倒台,唯一能挽救王璥一家的只有镇南王!

正因为想通了其中的关节,王璥心急火燎地说服了王绣,想秘密地求见程越商量此事,岂料程越突然生病见不了人!好在天可怜见,程越很快恢复如初。完泽却出于不想让程越过于操劳的缘故,要见程越的必须先经过她这一关。

王璥如何能把这些话说给完泽听?急得他这几天在家中长吁短叹,想托付给别人又不知该拜托谁。眼看程越就要出发征日,留给他的时间不多了。

谁知天无绝人之路,忽都鲁坚迷失的一张帖子救了他!

王璥得到帖子时,乐得手持帖子在家中跑了三圈!

得救了!

王家得救了!

忽都鲁坚迷失王后实在是王家的救星啊!

王璥请来开京最好的几位梳妆婆,拿出为王绣过年时准备的衣服,足足忙了两个多时辰才把本就娇美的王绣打扮得如出水芙蓉一般,就是为了让镇南王注意到她,其它的事情才有可能。

工夫没有白费的,在进宫的众多美女中王绣果然艳压群芳,也成功地吸引到了镇南王的注目,但镇南王似乎并未放在心上,随口说了几句就走了,莫非镇南王不喜欢王绣这样的长相么?

程越走到第一排正中间坐下,脱欢、完泽等在他身旁就座。完泽贴近程越的耳边,低声笑道:“那个王璥很聪明呢。”

程越“嗯”了一声,道:“他的女儿王绣也很美啊,不亚于云萝她们。”

完泽轻轻掐了一下程越的手臂,道:“又想收个高丽美女么?”

程越淡淡地道:“除了我,没人救得了王璥一家,我不娶,王绣这辈子就完了。”

完泽眼中不禁露出同情之色,叹道:“是啊,好好的一个姑娘。”

此时又闻一阵鼓响。八姬身着程越专为她们设计的华丽长裙从殿中走出,人人妆容俏丽,笑靥如花,纤腰轻摆间,翩然若仙,还未登场,已是十足惊艳!

蒙古与高丽群臣看得梦绕魂飞,啧啧赞叹——八姬天下闻名,果然名不虚传,真真是美若天仙啊!

张淑芳领着众妾和宫女紧接着出来,王昛和蒙古高丽群臣再次被程越妾室的美貌所惊!全场大部分人的目光都紧紧盯在柔娘的身上,也有不少看着顾夫人、张淑芳、叶依依、亚古丽等妾发呆。

王昛全然忘记忽都鲁坚迷失还在身边,眼睛盯着柔娘的绝世姿容眼都不舍得眨,嘴里还不由自主地喃喃道:“我的天哪,世上竟有这样的美人!”

王绣身为高丽最出名的美女,也为镇南王后宫的美女大大地吃了一惊!她虽不是个骄傲的人,但也自负容貌,从小见过的美女中,还没有几个可与她匹敌的。可在柔娘、叶依依、张淑芳、顾夫人、亚古丽面前,她一下子失去了这种自信。

众妾在第一排的两侧就座,柔娘的座位恰好在忻都和琪的前面。柔娘向忻都和琪嫣然一笑,优雅地合身落座,把身后群臣的魂儿全都给勾走了。琪也瞬间把心中王绣的身影丢到爪哇国,贪婪地狂嗅着柔娘的娇躯所散发出的幽香,兴奋得浑身发抖。只恨自己官卑职小,与镇南王程越是天壤之别,无缘拥有这样的人间尤物。

八姬登上舞台,舞台上已备好各种乐器,其中还有程越所制的六弦琴。

八姬如同在雅乐轩一样,或奏或唱,中间还不时跳几段程越给她们编排的舞蹈,全是后世千锤百炼的精华,舞台上**不断,精彩纷呈!

台下群臣看得五色神迷,叫好声一浪高过一浪,叫得嗓子嘶哑尚不肯罢休。

忽都鲁坚迷失兴奋得难以自制,自始至终都在手舞足蹈,和着节拍跳了不知多少支舞,还拉着完泽和囊加真、忽土伦一起跳。

不忽木对孟祺连声赞叹道:“今日得见八姬歌舞,不负此生啊。”

孟祺张大着嘴巴道:“所谓天音仙乐,不过如此了吧?”

不忽木叹道:“王爷真非常人也!”

张弘范忍不住插口道:“王爷之能,我等策马难及!”

法空轻宣一声佛号,道:“贫僧是第一次看歌舞,实在是……好看得很。”(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