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八十六章 金方庆案(上)

小说: 篡宋灭元 作者: 温白水 更新时间:2016-02-29 13:49:49 字数:3312 阅读进度:588/1106

程越含笑点头,让他们坐好。

此时,殿外走进一名高丽军将,禀报道:“启禀各位殿下,臣奉命将人犯和举发者提到,在宫门外等候,殿下可随时传召。”

忻都不悦地道:“朴之亮,你没看到各位殿下马上要用膳么?现在进来说这个做什么?”

程越摆手不许他说下去,吩咐道:“无妨,让他们进来吧,我先看看再说。”

朴之亮感激地向程越深施一礼,转身向宫门跑去。朴之亮勇猛善战,第一次征日时做过金方庆的部将。韦得儒等三人诬告金方庆,朴之亮侥幸未受牵连,心中却极为不平。此次程越驾临开京,朴之亮细心观察,大受激励,断定程越必然会还金方庆以公道。所以当柳璥要找人到狱中去提审金方庆时,朴之亮马上主动请缨,跑到大牢放出金方庆等大臣四十三人和贞和宫主王氏。

金方庆已经过几番拷打,好在不太严重,朴之亮陪他们来到宫门外,不忍他们四十四人苦候,遂硬着头皮到程越面前禀告。程越果然没有让他失望,立即传召,让朴之亮心里很欣慰。

朴之亮气喘吁吁地跑到金方庆眼前,笑道:“王宫主,侍中大人,各位大人,镇南王有请!”

金方庆惊讶地道:“现在正是午饭的时候,镇南王也愿意见我们么?”

朴之亮两眼一亮,竖起大拇指赞道:“不瞒侍中大人,我这一辈子,从未见过贤能如镇南王的!上午的朝会可谓酣畅淋漓,痛快之至,可惜侍中大人未能亲眼目睹!”

金方庆眼中不禁露出神往之色,道:“我们快进宫拜见吧。不可让王爷久候!”

朴之亮连声道:“是是是,我们走。”又向人犯后面萎缩在一起的韦得儒、卢进义、金福大三人瞪了一眼,冷哼一声,扶住金方庆的手,向大殿走去。

程越在座位上等了一会儿,远远看到一群衣衫褴褛的犯臣簇拥着一位五十几岁的老者和一位近四十岁的中年妇人快步而来。他们的身后跟着三名瑟缩成一团的武将,泾渭分明,一看便知身分。

很快,一群人挤进殿中,跪拜于地,向程越与脱欢等人行大礼。

程越站起身,道:“免礼,都起来吧。”几步迈到金方庆面前,亲手将他扶了起来。笑道:“素闻老将军之名,今日得见,深感名不虚传。”

金方庆现年五十八岁,头发虽花白,但身形壮硕,面容坚毅。身上的衣服隐隐渗出血丝,胸膛依然挺得笔直。

金方庆感激地道:“罪臣得镇南王殿下召见,三生有幸。”

程越笑道:“没有定罪之前。你们都不是什么罪臣,用不着这样自称。”

四十多人顿时面露激动之色——他们有指望了!

程越又看向王氏。王氏面色憔悴。嘴唇干裂,神情萎顿,但还可以很明显地看得出徐娘半老的风韵。程越叹了口气,道:“贞和宫主,你还好么?”

王氏向王座上的王昛飞快地扫了一眼,垂首道:“臣妾一切安好。有劳镇南王殿下关怀。”

程越点点头,问道:“你们还没吃饭吧?”

金方庆不禁咽了一口唾沫,苦笑道:“臣不饿,可以在此等候。”

程越笑道:“那怎么行?来呀,给他们每人一张桌子。与我们一起吃。”

高丽君臣面露微笑,洪茶丘如坐针毡!

桌子很快排好,程越亲自帮王氏和金方庆拿来筷子,笑道:“马上就开饭,我也炒了几道菜,待会儿请你们尝尝,不好吃也别客气。”

王氏瞬间泪流满面,金方庆也感动得哽咽不已,想说些感谢的言辞却一句话也说不出。

转眼间,饭菜流水般端了上来,与高丽的粗鄙简陋不同,程越送上的可谓色香味俱全,令人垂涎欲滴!

程越吃第一口,抬手一请,群臣哪还按捺得住,立即狼吞虎咽,大快朵颐。

忽都鲁坚迷失吃得浑然忘我,把刚才的不快全都丢到了九霄云外,端给她的排骨尤嫌不足,伸手就要去抢王昛的。

王昛自然不敢反抗,排骨眼看要被抢走,程越突然重重地咳了一声。

忽都鲁坚迷失不由扭头一看,发现程越正瞪着她。忽都鲁坚迷失犹豫片刻,不情愿地缩回手,没等她噘起嘴,完泽已将一大块排骨放进她的盘中,盈盈笑道:“我吃不了,你帮帮我。”

忽都鲁坚迷失气道:“姐夫真是的,不就是一块排骨么?我吃相公的有何不可?”

完泽道:“你想吃,不能去抢,可以向他要,他还会不给你么?试想高丽王抢你的,你又作何感想?你年纪不小了,又是孩子的妈,该多为别人考虑一下,不要总由着自己的性子。”

忽都鲁坚迷失被完泽说得哑口无言,发起狠来,用力撕扯盘里的排骨,大嚼特嚼。

完泽趴在她耳边笑道:“你这个脾气,就应该随我们到临安去住上几个月,让你姐夫好好管一管你。知道么?你娘亲伯要兀真皇后曾经说,后悔早将你嫁出去,不然拖上几年,嫁进临安大都督府才好呢。”

忽都鲁坚迷失一愣,道:“娘亲真这样说?”

完泽点头道:“对,伯要兀真皇后说她从小没管好你,只有你姐夫这样的人才能管得住你,有他照顾你,她才能放心。不过可惜啊,是我和囊加真嫁了过去。不瞒你说,囊加真一直与我们同吃同住,早就与你姐夫做了夫妻,只差父汗降旨赐婚。”

忽都鲁坚迷失咬牙道:“不用姐姐说我也知道,囊加真姐姐的美貌是出了名的,姐夫能放过她才怪。”

完泽笑道:“你是没看到你姐夫的妾室才会这样讲。就拿你姐夫这次带在身边的妾室来说,柔娘、张淑芳、叶依依、亚古丽、顾夫人的容貌都在我们之上,其他的妾室也不亚于我们,临安还有大把的美女等你姐夫回去。你姐夫如果不是真心喜欢,即便囊加真是公主他也不会要的。”

忽都鲁坚迷失惊讶地道:“真的?那姐姐可要赶紧生儿子,不要让她们抢了先。”

完泽笑道:“知道了,还是你有本事,第一胎就是儿子。”

忽都鲁坚迷失听完泽提到她的儿子王謜,顿时眉飞色舞地与完泽聊起孩子,还命奶娘抱来王謜让程越和完泽等人看。

程越抱着王謜笑道:“此子长得不错,看起来就是有福之人。”话一出口,忽然想起王昛还有一个长子。眼睛向下一瞄,果然看到贞和宫主王氏一脸黯然。她与王昛所生的王滋被忽都鲁坚迷失打发到了江阳,给了个江阳公的头衔,却轻易不得到开京来。

王昛也同时偷瞄了一眼王氏。自两年前忽都鲁坚迷失大闹宴席逼他将王氏打入冷宫后,他还是第一次见到王氏,心中不免酸楚。

王昛这一眼瞄得飞快,快到忽都鲁坚迷失没察觉到,还在与完泽和囊加真兴致勃勃地谈着小孩子。

金方庆等刚从监狱里放出来的大臣吃得最开心,监狱里哪有什么好吃的,有些残羹冷炙就谢天谢地,更不要说吃饱。不料镇南王一来,马上从地狱到达天堂,不但吃到了从未吃过的美食,听镇南王的意思,冤案也可以得到洗雪,这顿饭的舒心就可想而知了。

洪茶丘吃得心事重重,韦得儒等三人更是难以下咽。饭菜再好,也没办法压抑住他们内心的恐慌。

王昛吃得高兴,对程越道:“镇南王,听说王爷此行还带来了名闻天下的八姬,不知何时可以一睹玉容?”

程越道:“过几天吧,她们旅途劳累,总要歇一歇。朝中的事情又多,等我大致处理完了再说。”

王昛眉开眼笑地道:“真的么?那就拜托镇南王。久闻大名,急待一见。”

谈到八姬,忽都鲁坚迷失眼睛也是一亮,道:“姐夫……啊不,镇南王,可以让八姬在宫中表演么?我重重有赏!”

程越以戏谑的眼神一言不发地看着忽都鲁坚迷失,忽都鲁坚迷失马上明白了自己错在哪里。八姬是程越的爱妾,还用得着冲她的赏赐来表演么?

忽都鲁坚迷失难得地红了红脸,道:“赏赐是应该的,我没有别的意思。”

脱欢笑道:“那你们可有福了,父汗想看八姬都还没看到呢,要等姐夫回去才有的瞧。”

蒙古和高丽的大臣闻言也都大为期待,八姬从来没有离开过临安,从前想看到她们是不可能的,如今却到了家门口来,真是幸运啊。

忽都鲁坚迷失最大的嗜好就是歌舞,早闻八姬之名,因她与程越关系紧张就没提,既然王昛开了口,忽都鲁坚迷失便道:“我马上下令布置舞台,等八姬休息好了,随时可以开始。”

程越点了点头,没再说什么。

一顿饭吃得众人赞不绝口,饭后简短休息了一会儿,程越即下令续朝。

群臣重新站好,四十三名被诬告的大臣、贞和宫主王氏与韦德儒等三人各安其位。(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