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五章 迎春阁的钢琴声

小说: 篡宋灭元 作者: 温白水 更新时间:2016-02-08 02:59:58 字数:3261 阅读进度:567/1106

伯要兀真赞道:“说得好,是这个道理。姐姐,程越这是为了让咱们能多享一点福,所谓物以稀为贵,太多了没意思。”

程越看着她一笑,忽然道:“伯要兀真皇后,臣这次要去高丽,必定会看到忽都鲁坚迷失公主,皇后有多长时间没看到你这个宝贝女儿了?”

伯要兀真面色一滞,眉宇间多了几分伤感,幽幽地道:“自从忽都鲁坚迷失嫁过去,就一直没见过她,她是高丽王后,世子幼小,当然不方便来大都。”

程越笑道:“臣这次到高丽,可以为皇后捎信儿和带些东西过去。”

伯要兀真大为惊喜,神情激动地道:“好啊,我给你些东西,再写一封信你帮我带过去,顺便看看她好不好,就说我想她呢。”说着眼圈已经红了。

忽必烈轻叹一声,他又何尝不想念忽都鲁坚迷失呢?

程越对忽必烈道:“大汗,其实既然忽都鲁坚迷失不方便来,不妨让皇后偶尔去高丽探望一下,只要别太讲究排场,当作普通的探亲就行。”

忽必烈一怔,道:“这怎么行?朕后宫的嫔妃怎么可以说一句探亲就随便出宫?这可不是到你那里送亲,名正言顺。伯要兀真是皇后,更不能任性。”

程越笑道:“臣只是随口一说,大汗不要见怪。臣是想既然是亲戚,常走动才是好事。完泽还跟臣提过,说是要请大汗到大宋去打猎游玩呢。如果真有这么一天,臣欢迎备至。”

忽必烈惊讶地张大嘴巴——去南宋?他这辈子也不可能!可是程越这种自然的态度他很喜欢。若是真能像程越说的那样。那该有多好啊。

伯要兀真默默地低下头。心里对程越很感激,不管成不成功,最起码程越为她尽力争取了,这种犯忌的话,也只有程越敢当面对忽必烈提。

南必道:“程越,听说你带阔阔伦和八八罕去了泉州的金龙岛,那个地方好玩么?我也没出过海呢。”

程越笑道:“的确不错,待臣在岛上好好建几栋房子。再去游玩就更有意思。”

南必无限憧憬地道:“真想去看看啊,也想尝尝海中的鱼虾,听说与河里的不同,鲜美得好吃。”

程越微微一笑,并未答话。

塔剌海突然惊叫一声,傻乎乎地问道:“到水里玩,她们都穿的什么衣服?岂不是被你看光了?”

完泽暗自偷笑。

程越早有腹稿,笑道:“皇后,下水可以穿水靠的,浑身密不透风。再加上隔得远,臣什么都看不到。”

察必眉头一皱。生气地道:“荒唐,什么都看不到你怎么能离得远远的,阔阔伦和八八罕遇到危险可怎么办?你是阔阔伦和八八罕的女婿,离得近些有什么关系?就扶着她们游又能怎样?”

程越忙道:“大皇后放心,臣给皇后和皇妃预备了臣特制的救生浮标,可以安全地浮在水上,八八罕皇妃的水性颇佳,臣也不时查探,决无危险可言。”

“救生浮标?这又是什么?”忽必烈大感兴趣。他不会游泳,如果有东西能让他在水中安全,他也不用再怕坐船了。

程越道:“臣用防水布包裹住一块块软木,并连接起来,有各种尽寸,可以系在腰间,也可以缠上双臂。臣的水军用它来训练,死伤大减,而且可以游得更久更长,好处多多。”

忽必烈惊喜地道:“你给朕拿一些来,要好的,夏天闷热,朕偶尔也想到御花园游泳。”

程越道:“是,臣明天就派人送来。”

说话间蛋糕和面包被抢食一空,众嫔妃吃得满意至极,纷纷向忽必烈撒娇,以后还要吃。

忽必烈一下子明白了程越的用意,又好气又好笑地道:“你是不是用这批蛋糕和面包做饵,让朕以后每天都买?你再卖给别人也不费力了?”

程越哈哈一笑,道:“父汗总是能一眼看穿儿臣的心思,儿臣在南宋也是这样干的,宫里买的可是不少。”

忽必烈不由苦笑道:“好吧,反正朕已经上了你的恶当。以后你每天往宫里送五十个蛋糕和五百条面包,不够朕再订。”

程越笑嘻嘻地道:“是,儿臣领旨。”

别人都在谈论美食,唯有南必还惦念着程越带来的钢琴。南必道:“程越,你快来弹琴给我们听,阔阔伦和八八罕把钢琴说得天花乱坠,我总得听听看吧。”

南必话音刚落,左侧的众多嫔妃急忙让开一条通道,露出放在墙角的一架钢琴。

程越起身道:“好,你们听了之后喜欢的话可以跟着我学,阔阔伦皇后和八八罕皇妃学过一些,完泽学得最多,也可以向她请教。”

程越走到钢琴边坐了下去,南必、阔阔伦、八八罕、奴罕、撒不忽率先绕到他身边。忽必烈等也跟着走过去。殿中的嫔妃宫女更是好奇,黑压压地围了里三层外三层,谁不想见识一下这个看起来很神秘的乐器呢?

程越活动几下手指,做了几下深呼吸,双手便放到了琴键上。再轻轻一抬,手指灵活地动起来,一首《梦中的婚礼》倾泻而出。

轻柔浪漫的钢琴曲甫一响起,南必顿时如受雷击,整个人都呆住了,难以相信世上竟然有如此美妙的乐曲!就连铁蔑赤也抬起小脸,一脸崇敬地看着程越弹琴的身形。

忽必烈、察必、塔剌海、奴罕、撒不忽统统被震慑得大气都不敢喘,外围的嫔妃宫女更是个个如醉如痴,其中一些甚至感动得落下泪来。

一首弹完,程越不等掌声响起,立即接了《献给管道升》。如泣如诉的乐曲再起,忽必烈也不禁为之动容!音乐,竟能如此美妙么?

连弹三遍,余音袅袅。程越的手指离开琴键,满意地笑了笑。

音乐虽停,殿中仍然沉浸在绕梁之音中。察必满脸不可思议地上来,轻抚程越的脸颊,道:“程越,你真的是神仙吧?”

察必话音一落,满殿立时响起轰然叫好声和热烈至极的掌声、欢呼声,震耳欲聋!

奴罕和撒不忽看程越的眼神恨不得把他吃了,阔阔伦和八八罕也满脸骄傲,仿佛程越就是她们的男人,所有的荣耀都有她们一份。

忽必烈叹道:“好厉害!原来这就是钢琴啊,真的堪称乐器之王!程越,朕对你真是……佩服之至!”

程越起身笑道:“不过熟能生巧而已,算不上什么。”

南必急忙坐到程越刚空出来的位置上,拉住程越的小臂,道:“快来教我,不许你走。”

程越回头道:“好,我教你。”

察必见南必眼中满是快乐的光芒,笑道:“我年纪大了,练不好钢琴,这台钢琴就给南必吧。”

南必兴奋不已,回身道:“多谢大皇后,我一定好好练习。”

程越问道:“那还有一台呢?放到哪儿去了?”

八八罕笑道:“你不是说送给我和阔阔伦么?在我那儿呢,有空就过去教我们。”

程越点头笑道:“那好,皇妃别忘了练习,我教你的指法还记得吧?”

八八罕道:“记得,就是在临安住得太舒服,没时间练习,总想着回来后练也一样。”

塔剌海羡慕地道:“阔阔伦、八八罕,你们在临安过的都是什么日子啊,一定像天堂一样吧?每天吃喝玩乐,到处游山玩水的。”

阔阔伦和八八罕俏脸微微一红,阔阔伦笑道:“住得太惬意,差点不想回来了,汉人说上有天堂,下有苏杭,你就当我们住在天堂吧。”

奴罕悠然神往道:“我们如果也能去一趟游玩一番就好了,不知何年何月才能去成。”

忽必烈无奈摇头,真有些后悔放阔阔伦和八八罕去南宋。程越这个小子,总有层出不穷的好东西让人神往,勾得这些女人一个个心痒难忍,这些话也敢当着他的面说。

程越在大都待不上几天,南必等嫔妃急着学钢琴,拉住程越不放,直到快入夜才不得不让他走。临走时还特地嘱咐,有空随时到后宫来,多教一点是一点。

囊加真不舍程越,非要送他出宫,走到前面时,程越拉过囊加真,在她耳边耳语片刻。囊加真掩口而笑,频频点头。

程越与完泽返回王府,肚子都快饿扁了。张淑芳张罗着马上开饭,程越狼吞虎咽地吃过晚饭,笑道:“南必只顾着让我教她弹琴,却不请我吃饭,下次得让她交钱!”

宋夫人端上饭后茶,细心地替程越微微吹凉,笑道:“官人的钢琴弹得出神入化,谁还舍得浪费时间去吃饭呢?南必皇后恐怕在自己吃饭时,才想得起来官人一直没吃东西。”

阿娇笑道:“等南必皇后想起没请官人吃饭,下次再见到官人说不定会给官人一点补偿,再痴迷钢琴也不能饿着肚子一个教一个学啊。”

程越哈哈一笑,喝过茶,刚歇一口气,罗夫人便拿着一叠拜贴放到他手里,随手一翻,都是重臣的名字,全都等在外面求见。(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