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九章 捉拿约苏穆尔

小说: 篡宋灭元 作者: 温白水 更新时间:2016-01-12 20:58:33 字数:3231 阅读进度:541/1106

马敬道:“上奏既然不成,就只有捉拿一途。眼看王爷就要率军北上,此时下手抓捕,再送到大都,正好赶上王爷到达大都。有王爷在大都坐镇,必能说服大汗,而阿合马平章,他有什么办法能绕过王爷,把罪名往平章大人头上硬栽?”

廉希宪微微一笑,心道王爷好厉害的眼光,这个马敬,的确是个人才!

马敬喝了几口茶,再道:“王爷在大都把约苏穆尔的罪名定下,谁以后还能以此为借口为难平章大人?就算有,还有王爷在,难道王爷会坐视么?至于会不会被归于王爷一党,各位大人怕什么呢?”

商挺一怔,道:“哦?怎么说?”

马敬肃容道:“平章大人的性命为王爷所救,又随王爷北征三大汗国,充当王爷的心腹,身上早已背上王爷的印记,岂是刻意摆脱就摆脱得了的?关键是平章大人是效忠大汗的!只要平章大人做的事有利于社稷,被归于王爷一党又如何呢?难道大元与南宋还在互相讨伐么?”

廉希宪另一位弟弟廉希仁突然插口道:“你以为不会么?我看镇南王素有大志,眼下虽然不会,日后恐怕就未必!”

廉希仁此言一出,举座又是一惊,彼此面面相觑,都从别人眼中看得出担忧。这本就是元朝与程越间的一层窗户纸,没人敢捅破,因为谁都不敢推测镇南王一旦与大元开战会发生什么!

忽必烈大汗战将千员,攻无不克,战无不胜,只在日本、安南、南宋吃了点小亏。而镇南王程越同样猛将如云,纵横天下,自现身出战以来。未尝一败。他们翁婿之间,和睦到底是暂时的,还是可以维持很长一段时间?

忽必烈会不会坐视程越在南宋坐大?程越会不会谋划夺回南宋故土?或者……与忽必烈大汗争夺天下?!程越怎么看都是一个雄才大略的英主,岂会长久被困于南宋?大元与南宋真的可以并存于世么?

这个问题一直萦绕在大元朝野之中,只是没人敢谈,甚至想想都害怕。它就像一尊神祇。所有人都看得到,却都对它视而不见,更不会主动去触碰它。

这尊神祇刚才被廉希仁给抬到众人眼前,还特地提醒他们的注意,再想绕过去就不可能了。原因就在于,若镇南王下决心北伐,则湖广行省乃兵家必争之地,定首当其冲!

马敬早有准备,不慌不忙地道:“天下大势。岂是我等所能参透?大人所言,不过猜测而已,不足为凭。若因此自缚手脚,未免有杞人忧天之嫌。就算万一被大人料中,又何惧之有?大人只管率所部大军与王爷一决高下,谁又能说出什么来?”

马敬一番话讲完,堂中众人频频点头,望向马敬的眼神已带上几分尊敬。

廉希宪微笑道:“各位以为如何?可以动手么?”

商挺沉吟半晌。终于点头道:“大人,可以。”

商挺改变主意。其他人自然也没意见。廉希宪见此,立即召来荆州守军万户图们达勒,下令道:“镇南王,中书左丞程越有令,湖广行省平章政事约苏穆尔贪暴淫虐,贩售私盐。为朝廷所不容,如今人证物证俱全,着即刻捉拿归案,彻查不法!”

图们达勒忽逢骤变,呆立当场。他不是不知道约苏穆尔的德性,但捉拿他的命令来自镇南王还是让他吓了一跳。镇南王不是回南宋了么?为什么他在南宋也能发号施令?

廉希宪见他满脸不解,道:“你不必惊讶,镇南王当初在大都时,大汗曾经亲口对镇南王讲,要王爷不可因为返回南宋就卸下中书职责,不管什么时候,都可以向大汗进言奏事。”

图们达勒困惑地道:“这可不是进言这么简单,而是直接抓拿行省平章,大汗会答应么?”

廉希宪笑道:“这个自然由我来交待,你不必管。快去吧,迟了恐怕横生变故。”

图们达勒心一横,闷声应命。

赵定应、赵良弼与他同去,图们达勒负责抓人,赵定应、赵良弼负责搜查约苏穆尔的府第。

图们达勒回去点齐一千兵马,与两个姓赵的一起冲到约苏穆尔家中。

约苏穆尔正在家中宴客,见到图们达勒还以为他是来蹭饭吃的,刚想招呼,就被图们达勒亲手拿下。

骤然被抓,约苏穆尔不知所为何事,挣扎怒吼,咆哮不止,府中家丁也蠢蠢欲动。图们达勒干脆将他一拳打昏,再将阖府上下全都抓了起来,送进大牢,由赵良弼一一审问。

赵定应则率人抄家,从约苏穆尔家中翻出的财物不计其数,相关的账册也被找到,廉希宪掌握的证据被一一证实,约苏穆尔的罪责无可逃脱。

赵定应大喜,火速回禀廉希宪。廉希宪立刻贴出布告,对各地百姓坦然告之,言及所有布置,皆出于镇南王的命令。

荆州百姓这才知道约苏穆尔被抓,顿时全城处处响起欢呼之声!

“我就说嘛,王爷没有忘了咱们荆襄的百姓,一直惦记着呢。这不,肯定是王爷不知从哪儿听说了约苏穆尔的恶行恶状,与廉平章一起,给咱们报仇哪!”

“唉,对,是这么说。王爷可是唯一的汉人宗王,还是大宋的执政大都督,咱们这儿是大宋的故土,王爷能不为咱们操操心么?约苏穆尔还以为这里天高皇帝远,仗着阿合马平章的势力谁也管不到他,哼,这不就遭报应了么?”

“王爷那是真心疼咱们汉人哪,到哪儿都替咱们汉人出气报仇,不光大宋的汉人他管,大元的汉人他也管,甚至还管到草原上!我听说奴隶军在大宋过得不错,唉,羡慕啊。”

“各位父老,你们说王爷什么时候能管到我们荆襄这里来?咱们的乡亲在这里可是抵抗了元兵几十年,打到家家带孝,户户出殡,算是为大宋尽忠了吧?王爷不会忘了我们吧?”

“嗨——,说什么哪。王爷怎么会忘记咱们荆襄百姓,你不知道王爷最宠爱的小夫人谢柔娘就是咱们这边的人么?说不定王爷就是从谢小夫人口中听说约苏穆尔鱼肉乡里,才出手重惩的呢?”

“我知道,早听说了,谢家的远亲近邻整天显摆呢。可那有什么用啊,王爷宠爱谢小夫人,未必就可怜咱们。”

“你真不懂。我来问你,王爷命廉大人捉拿约苏穆尔平章,对王爷有什么好处?你倒是说说看。”

“咦?对啊,完全跟王爷无关啊,王爷用不着管的。”

“对,就是这么回事儿。王爷能不清楚约苏穆尔平章的后台是阿合马平章吗?王爷跟阿合马平章又没有仇,干嘛要冒着跟阿合马翻脸的险非管不可?一想就明白,王爷只能是为了咱们能过上好日子!”

“有道理!一语中的啊!朝中那么多大臣都不管,连廉平章也一直不能把约苏穆尔怎么样,真是只有王爷肯为咱们百姓出头啊!唉哟,我真丢脸,王爷为咱们费尽心机,我还在怀疑王爷,我……唉,你们骂我吧!”

“算了,别太自责,只要你能明白,王爷一直想着咱们就行,咱们得领情啊。不然王爷知道了,心得凉一大半儿!”

“您老兄教训得是,我确实错了。其实我最希望王爷来治理咱们荆襄,王爷不能来,派个人来也行啊。”

“廉平章很好啊,为什么要换呢?再说,廉平章跟王爷交情很深,算是半个王爷的人吧。自从廉平章养好病回来,荆襄大有起色,日渐兴盛,以后一定会更好的。”

“那也不如王爷,王爷才叫会治国的,廉平章做的水泥厂什么的,还不都要靠王爷?更不要提精盐、肥皂、火柴、煤油灯等等等等,现在苏州、临安、上海、扬州富得流油啊,听说上海雇工缺得厉害,工钱是咱们这里的三倍,我想去上海谋个差事。先找人想办法过去,好的话再带全家一起去。”

“啊?你家里的地不要了?还是租给别人种?”

“想租出去,这几天就有信儿,钱一到手我就走。”

“我也想去,搭个伴怎么样?”

“行啊,你快点准备啊。”

“唉,廉平章这么努力,还是留不住人啊。”

“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再平常不过。”

“廉平章捉拿约苏穆尔,算是给我报了仇,我要去拜谢一下。”

“约苏穆尔抢了我二十两银子,听说也能拿回来,我也去磕个头。”

“同去,同去。”

百姓们自发到廉希宪的平章府门外叩谢。这次的叩谢有点不一样,百姓们都是先向临安的方向叩谢完程越后,再向平章府大门拜谢。

廉希宪随即大开衙门,接受百姓控告约苏穆尔的诉状。

百姓们得到消息,很快从四面八方赶来。一连十几天,平章衙门大门外哭声震天,喊冤叫曲声不绝于耳,诉状如雪片般飞来,廉希宪和平章府内外着实忙乱了一阵子。(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