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七章 ?帝师

小说: 篡宋灭元 作者: 温白水 更新时间:2015-01-07 20:14:47 字数:3284 阅读进度:119/1106

留梦炎呵呵笑道:“大都督何必自谦?大都督的那套书,老朽也抽空读了些。若说学问,大都督足以做老朽的老师了,老朽哪里敢收大都督做学生?”

留梦炎一提到学生,谢道清总算找到机会可以扭转一下气氛,两眼发亮地道:“程卿,皇帝已到了学习的年龄,不知程卿可愿拨冗教导?”

满殿皆惊。

殿中的每个人都明白这意味着什么。

程越不是一般人,而是一个武将。不是文职,也没有功名。这样一个人,不要说教导皇帝,连教私塾的资格都没有。

更重要的是。如果要程越做帝师,就要给他文职,最少也要一个大学士才行。那么程越要转文官吗?但程越又不可能放弃兵权,那么他的权力岂不是又要再膨胀?

最重要的,就是程越要教皇帝什么。

现在就可以肯定,程越不会讲授五经四书,最多只会涉及一部分。最主要的一定是程越之前所写的那一套书。

那套书只有程越懂!

如此一来,程越不但可以垄断学识的解释权,更一跃成为大家!

那么科举呢?科举要考什么?

皇帝学的与你们不一样,那你们要学什么?考官要谁来担任?状元、榜眼、探马由谁来定?谁来排定榜单?考中的进士们会自动成为程越的学生,奉程越为圭臬,朝中还有谁可以与之对抗?

程越如果文武都控制在手中,那朝政就可以一言而决!

未来还是赵家的天下吗?

太皇太后啊,您老人家在想什么?这种事情怎么可以不与群臣商量一下呢!

留梦炎、陈宜中等宋朝群臣都急出一身冷汗。正要站出来反对。谢道清道:“皇帝的经义哀家想由文学士来教。以经义为主,其他的就交给程卿,不知两位意下如何?”

群臣刚提起来的心,总算放下来了一点。

文天祥是状元出身,对程越的新学是不大通的。虽说两人关系最好,但文天祥决不可能放弃经义而全让给程越来教,而且太皇太后说了,要以经义为主。这样就可以避免最坏的情况发生。但程越的新学大盛,却已是难以扼止。

现在程越日后要考试选官的事情已经传遍天下,被称为小科举,这下子在科举当中也要加入新学在所难免。

太皇太后这是在拿高位来换取程越的忠心。让他不必造反就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取得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地位。而且还派了一个文天祥来牵制他,文天祥对宋室的忠诚自不待言。两人关系良好,不怕程越不答应,否则就得罪了文天祥。而如果日后程越有所异动,就得先过文天祥这关。

不得不说。太皇太后这一手,连消带打。又不落痕迹,让群臣都暗自佩服。

只是,朝中自此多事矣。

程越目光闪烁,马上想通了其中关节,不由抬头看了珠帘后的谢道清一眼,心道:这老太婆,真是老而成精。忽然又扫到右侧的全玖,虽然看不清她的脸,可她仿佛在微笑不语,不由心中一动。

这个女人,会不会是她出的主意?

从她在龙辇中的举动来看,并非没有可能。度宗在的时候她万事不理,绝对是保存自己的最佳方式。现在她的儿子当了皇帝,总不能什么事情都不管了吧?给皇帝找老师的事情她一定知道,很可能就是她所主导的。

文天祥见程越没有回答谢道清的话,反而在抬头看她,急忙咳嗽两声。

程越听到这两声咳嗽不太自然,回头一看,正是文天祥。

见他正以征询的目光看着自己,眼角却有一股掩饰不住的期盼,知道文天祥也动心了。

作为一个读书人,成为帝师,是比中状元还要再高的褒奖。状元每隔三年就有一个,帝师可就少得多,何况又没什么坏处。

程越笑了笑,朝文天祥使了个眼色。

两人同时施礼道:“臣愧不敢当。”

殿上文武全都心头一震,从这一刻起,大宋的政治版图将会翻天覆地的变化已经成了定案。只要这两个人不分裂,日后大宋就是他们的天下,这一点确定无疑。

谢道清道:“既然二位卿家已经答应,就加封文学士为特进,程卿加封辅国大将军,端明殿大学士,进爵开国伯,负责教导皇帝的功课。两位帝师,皇帝从此拜托了。”

两人行礼道:“臣领旨谢恩。”

特进、辅国大将军都是正二品,文天祥的兵部尚书是从二品,升了一级。程越的水陆大都督以职权而言是正二品,但名不正言不顺,现在加封辅国大将军,就是正经的正二品武官了。而端明殿大学士是正三品的文职,算是给他帝师的身份找一个背书。至于开国伯的爵位,只是正四品,要留着以后再升的。

在他们身后站着的徐囊、贾余庆都尴尬至极,自己这算什么啊。又都偷望向留梦炎,现在要怎么办?

留梦炎堆满笑容,对二人拱手道:“恭喜二位荣登帝师!”等两人答礼后又转身对谢道清道:“老臣有一个建议,请圣人恩准。”

谢道清道:“平章请讲。”

留梦炎道:“大都督既然已在朝中,就要在朝中领一实职,否则只治理三边,开衙在建康岂不更好?老臣以为,临安府至今无人署理,只由几个官曹把持。大都督要有一番作为,临安府是最好的地方。圣人又刚封了大都督端明殿大学士,署理临安也已足够资格,圣人以为如何?”

程越终于明白了留梦炎的打算。

知临安府可不是个好干的活儿。一方面临安府的事务众多,要与不同的衙门打交道,不同的权贵相周旋。虽说自己不怕他们,但长时间做下来,得罪人的事情肯定不会少干。

如果是一个文官来干,不是大好就大坏。干的好就可以博一个刚正不阿的名声,干不好也可以进关系好的六部或都转一任安抚使。但这些程越根本不需要。

他的声望这么高,为了不让它下降,只能去得罪官府,否则名声就会受损。

得罪人的事情是可以随便做的吗?这些人的亲朋故旧遍布朝野,四面八方,都有他们的人。就算是自己所控制的三边四省之地,也有不少他们的故旧。一个知临安府,职权又不大,得罪人的事情却要做不少。

再有一点,就是用临安府的一堆滥事来束缚他的手脚,让他没工夫处理三边的事物,说不定留梦炎这个左丞相就会给他找许多事情做。天子脚下的事情,当然要优先处理。时间长了,下面自然就有怨言。而他一个知临安府,居然要管理这么多三边的市长、县长和各地的大将,这种奇怪的状态,怎会让人心服?

虽然如此,临安府如果掌握在自己手中,的确有很大的好处。临安的资源、人力、财力,都可以为他所用。留梦炎就是用这些好处来引自己下套。

程越打定主意,道:“既然知临安府没有合适的人选,那么臣就推荐管伸担任此职。他有什么问题,自有臣来承担。”

留梦炎看了那个一脸惶恐地站在文臣最后一位的管伸一眼。

管伸见每个人都在看他,刚要缩回去一点,被程越一瞪,连忙又挺起胸膛。他哪里想过自己居然有一天也能站在这里,虽然是最后一名。而且,此时还成了满殿君臣注视的对象,这里的每一个人对他而言都是高不可攀的存在,心都有些发颤。

留梦炎收回目光,道:“大都督,他是布衣,不合朝廷法令。”

程越淡淡地道:“那就做个布衣知府吧,也没什么。”

布衣知府?堂上每个人几乎都被气坏了。读书人春秋苦读为了什么?居然要一个布衣来做知府?

留梦炎一点火气都没有,道:“不如请李芾李大人来做如何?”

程越道:“不行,我已任命李大人为淮阴市长兼工业司司长,李大人是来回朝交还官印的,过几天就要走马上任。”

留梦炎道:“那么尹大人呢?”

程越道:“苏州市长兼农业司司长。”

留梦炎略微皱了皱眉毛,道:“谢大人呢?”

程越道:“卫生司司长,常驻苏州。”

留梦炎看了看李庭芝道:“李大人还是知枢密院事,不会也要辞职吧?”

李庭芝淡然一笑,道:“好教平章得知,大都督已任命下官为商业司司长,要与众位大人一起赴任。”

留梦炎面无笑容地又问:“张钰张大人呢?”

张钰笑道:“交通司司长,马上要赴任。”

留梦炎脸沉了下去,面色逐渐越来越铁青,道:“各位大人都是朝廷命官,说辞官就辞官,是何道理?大都督所建的衙门与六部又有何区隔?大都督擅自任命三品下以官员也就算了,这几位大人,尤其是李庭芝李大人,是正二品的高官,也是可以由大都督任命的吗?大都督成立的各司,是要与六部分权吗?这”他很想讲这与谋逆何异,但最终还是没有讲出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