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四章 不好应付的管道升

小说: 篡宋灭元 作者: 温白水 更新时间:2015-01-07 07:43:02 字数:3280 阅读进度:106/1106

程越把赵孟頫的事情敲定,心情大好,心道再把他的亲事敲定,这一趟就算功德圆满。

看到管伸有些坐立不安,程越刚要摆出笑容对管伸说几句话,就见管道升站起身来,福了一福道:“民女管道升,应大都督相召而来,不知大都督召民女此来,所为何事?”

程越被管道升突如其来的一句话问得张口结舌,一时间竟想不出任何一句能回答她的话,总不能说我要把你嫁给赵孟頫吧?你一个大都督插手这种事情不觉得无聊吗?可是,他们见面也有一会儿了,没有一见钟情?历史上他们不是马上就看上对方了吗?还是现在有点早了?

程越突然觉得自己很荒唐,没事做什么媒啊?现在这种情况,根本是拉郎配嘛。若是引起管道升的反感,这对神仙佳偶做不成,自己要怎么对历史交待?自己总不能替管道升把那首《我侬词》给写出来吧?文天祥的诗还没全搞定呢,又来招惹管道升干嘛。而且他们的后代可是又出了好几位书画的大家,自己难道要成为历史的罪人了吗?

管道升见程越被她问得窘态百出,却是一句话也答不出来,俏脸上泛出一抹笑意。

程越见状,更是无奈,自己居然被一个十四岁的小姑娘问倒,还真是从来没想到。

赵孟頫见程越说不出话来,知道程越本来是想为自己做媒,却被管道升抓住了把柄,自己一定得想办法为程越解围。忙道:“大都督爱才之心,天下闻名。听说了管小姐的才名,这才渴求一见。也是寻常之事。”

管道升闻言微微一笑,道:“请恕民女无礼,现在见也见了,不知大都督还有什么吩咐?”

一句话又把赵孟頫问得哑口无言,总不能说大都督有意将你许配给我,管小姐要不要就此以身相许?

管伸见管道升两句话,就把两位闻名于世的才子问得有口难言,其中还有一位权倾朝野的大都督,也觉得好笑。只是他可不想插口。因为他不知道该怎么处理此事。既然管道升跳出来亲自上阵,自己也乐得在一旁装糊涂。

程越看着管道升聪慧秀美的脸,突然起了好胜之心,微笑道:“哦,是这样,我一听说你的事情,就觉得你与赵孟頫很般配。虽然你现在年纪小了些,但他也不着急成亲,等上几年也没关系。人你也看到了。不知你意下如何?”

“啊?!”屋里其他的四个人都一脸错愕地看着程越。大都督,我们都明白你的意思,但你也不用这么坦白吧?这么直接地当着双方的面说出来,试问有哪个女子会答应?

赵孟頫都觉得有些不好意思。避开别人的眼神,轻咳了几声,拿起手边的茶猛喝起来。

管伸心中一动。暗道好一着单刀直入,大都督见自己处境不妙。干脆一下子把盖子掀开,这样一来。道升也被打了个措手不及。

管道升的确没想到程越竟然这么直白地一下子就把事情摊开来讲,不禁有些惊慌,稳了稳心神,道:“民女的婚事还要大都督来操心,真是罪过。只是不知大都督为什么以为这位赵公子与民女很般配?”

程越对管道升话中的讥讽之意装作没听懂,道:“你看,这位赵公子,今年二十二岁,与小姐你年龄相当。论家世,宗室出身,家学渊源,现在又被我聘任,日后必有大用。论学识,先不说自小熟读经传,以书法而言,当世无出其右。论画功,能在小姐面前夸耀的人不多,他就是其中一位。论人品,操守正直,从来没有做过苟且之事。论性格,温文儒雅,不出恶言。论长相,小姐你也看到了,可说是出类拔萃。总而言之,无可挑剔。我可能多事了一些,但真的是为你们好,管二小姐不嫌我冒昧的话,试着考虑一下如何?难道管二小姐还有不满意的地方?”

管道升轻咬银牙,白了程越一眼道:“大都督说没什么不满意,民女可是有不满意的地方。”

程越奇道:“你说说看,我还真想不出。”

管道升轻声道:“大都督,如果有一个人,年经比他与我更相当,只有二十岁。身为朝中重臣,却是完全靠自己的本事冒死奋战得来。才学渊博,写得出‘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这样可以流传千古的名句。书法自成一派,还发明了炭笔这么好的东西。画功也与众不同,画的画栩栩如生,与实物无异。人品卓越,救活扬州无数百姓,又拯救了南宋的万民免被蒙古人奴役。性格可亲,身居高位,手握重兵,却毫无倨傲之气,长相更是英俊洒脱。大都督说说看,这样的男子,是不是更适合民女?”

屋里的四个人又傻了。

管道杲心里急得直想堵住妹妹的嘴,这样的话也是可以当着当事人的面说的吗?羞死人了,女儿家的矜持到哪里去了?

管伸则对管道升有些刮目相看,心道我这个女儿原来这般大胆,怎么平时看不出来?大都督确实是更好的选择,如果能攀上这门亲事,管家的祖上都有光。

赵孟頫却险些被管道升的这番话羞死。的确,自己确以才学闻名,家世长相也都不差,在别人面前,他有自信鹤立鸡群。但这些一拿来跟程越比,那就根本算不上什么。程越的《临江仙》,他也反复地吟咏过无数次,还写了一副挂在墙上,深深地感佩于程越的才华。虽然不甘心,但他心里明白,管道升如果选择程越,实在是再正常不过。

大家都望向程越,管道升虽然大着胆子说出了自己心中埋藏已久的话,说完却是害羞得满脸通红,也在偷看着程越的反应。

程越脸上的表情却是古怪极了。

他做梦也没想到中国历史上最有名的才女之一的管道升竟然能看得上自己。

程越心中很明白,自己长得还不错,受过专业的绘画训练,也写得一手漂亮的硬笔书法,毛笔字也可以,还会几样乐器。古文造诣是有的,但哪里写得出《临江仙》?还不是沾了穿越的光。

于是这样就超越了赵孟頫?

他可是赵孟頫啊!她可是管道升啊!若是在后世,程越只有趴在博物馆的玻璃上,用充满崇敬的眼神用心揣摩着他们的一笔一划,哪里能想到现在他居然成了赵孟頫的情敌,管道升还看上了他!

这个世界太疯狂了!

程越又想起了文天祥,这位本该以慷慨赴死流芳百世的名相现在成了自己在朝中的盟友,自己还像宝贝一样地把文天祥所有的信都小心地收藏起来,想传给子孙后代。

还有伯颜、阿术、张弘范、阿里海牙、李芾、谢枋得等等等等,自己从来到这里以来,认识了这么多历史上的传奇人物,或多或少地改变了他们的命运,自己也不知不觉地融入了这个时代,而且也变成了这个时代的传奇。

今后,自己还会遇到更多这样的人物,还会不断地改变他们,改变这个时代。不知不觉间,自己竟然走了这么远的路。

现在,难道自己又要改变在座的这几个人的命运了吗?

自己难道要亲手拆散这对神仙眷侣?

程越一抬头,就看到管道升羞意浓浓,也爱意浓浓地看着自己,马上脱口说道:“可是我有很多老婆啊。”

管道升马上接口道:“那再多民女一个也不要紧喽。”

“啊?你确实叫管道升没错吧?”程越心中纳闷极了,以管道升的性格,连丈夫纳妾都不肯,怎么能接受自己还要做小?这个世界扭曲了吗?

再转念一想,倒也不难理解。管道升喜欢自己,如果不接受自己有许多老婆的事情,那就不可能跟自己在一起,所以她就妥协了。阻止丈夫纳妾是因为爱,而接受自己有很多老婆还是因为爱。

想明白了这一点,程越也不禁为之感动。

再说一遍,她可是管道升啊。管道升都把自己委屈成这样了,程越还能有什么可说的?

程越有些心虚地看了赵孟頫一眼。赵孟頫是个君子,君子有成人之美,君子不夺人所爱。不知道这个君子会不会因此对自己有意见?

赵孟頫见程越满怀歉意地看着自己,心中明白此事程越确是一番好意,只可惜郎有情,妾却无意。于是这个大大的君子苦笑着对程越点了点头。

程越深吸了一口气,无比惋惜地看了两人一眼,难得地感到了一丝罪恶感。道:“你说的有理,如果你愿意的话,就留在我身边好了。不过你年纪太小,不能现在嫁给我,怎么也要两年后才可以。你还要做许多工作,我不养闲人。而且也不许你再抄什么佛经,这个没得商量。”

管道升终于逼得程越点头,幸福得险些要跳起来。刚要回答程越,就感觉自己的衣角被猛拉了好几下。

管道升扭头一看,正是姐姐管道杲在拉自己,才想起来还有姐姐呢。难道姐姐也想嫁进程家去?

管道升用征询的眼神望着姐姐。管道杲羞红着脸,低着头却在拼命向她眨眼睛,心意表露无疑。(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