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 伯颜的妥协

小说: 篡宋灭元 作者: 温白水 更新时间:2015-01-06 23:41:05 字数:3183 阅读进度:76/1106

柴椿与崔斌都黯然轻叹了一下,虽然早知是这个结果,但还是让他们有些灰心。程越不可能会放弃报复,而当他报复的时候,只怕是要血流成河。伯颜本有机会避免或者说减轻这种报复的,但机会就这样失去了。

伯颜看到了他们的表情,也知道他们在担心什么,道:“你们不必担心,天生万物,相生相克,有这武器就有克制它的东西。我这几天在想,如果是下雨天它还会那么有用吗?别忘了,我们的火铳是见不得水的。他的枪如果也是火铳的一种的话,很可能也怕水。不过我们现是是没有机会验证了。如果程越敢报复,我就向大汗请命,来看看它到底有没有这么神奇,竟然在雨中都可以用。”

几个人都点头称是。

伯颜这才注意到阿塔海来了,道:“你有什么事?”

阿塔海道:“四川的战事已经全停了下来,但宋朝的守军不肯交出城池,说是要等圣旨下来才可以,所以此事还要着落在程越身上。还有,宋都木达、吕师夔和武良弼也到了,要求见丞相。”

柴椿道:“此事程越已有交待,他已派人去临安请旨。”

伯颜突然想起了什么,犹豫了半天,对柴椿道:“柴大人,你再见程越时不妨告诉他,就说饶州对我没有大用,也送还给他吧。”

阿塔海一听大吃了一惊,刚要出言反对,提醒伯颜饶州的重要性,但马上想到伯颜哪里用得着他来提醒,此举必有用意,又把话咽了回去。

柴椿和崔斌倒是明白,这是伯颜对程越的妥协。但程越能否买帐就不得而知了。不管怎么样,两人还是松了一口气,不知不觉中,两人已经对程越产生了深深的忌惮,能不得罪还是不要得罪的好。

伯颜对两人道:“此事就此决定,你们明天再去一趟吧。”

两人领命而去。

阿塔海见状,去传了宋都木达等三人进来。

三人进来,一见伯颜,先恭恭敬敬地施礼,接着吕师夔和武良弼就又跪下来请罪。

伯颜挥了挥手道:“我都说了不能全怪罪你们,此事我已上表请罪,阿里海牙已被治罪,你们就不要太苛责自己了。起来吧。”

两人这才满脸愧色地站了起来。

伯颜看了一眼吕师夔道:“你想帮我,这人情我记着了。此事前后的情景我俱已知悉。程越的计划之异想天开,胆大妄为,就算是我,也不能保证不上当。唉,可惜此次南征未尽全功,又有诸多良将折在程越手中,真让我不甘心。”说着,眼睛又已潮红。

宋都木达道:“丞相,江西各地,末将已把大部兵力整顿好了。只等着和议达成,就可以撤出来。各地投降的宋朝官员有一些要跟我们走的,末将这次也都带过来了。丞相若是想见他们,等一下就让他们进来。”

伯颜道:“跟我们走的多么?”

宋都木达道:“不算太多,但也不少。大都是那个江南西路制置使黄万石的手下,吕大人的旧识和以前的手下也不少。”

伯颜道:“那个黄万石一向残酷盘剥百姓,江西人恨不得食其肉,寝其骨,所以我大军开到江西,百姓们都自发助我军攻打宋军,这次没有百姓要随我军北上吗?”

宋都木达道:“本来是有的,但后来听说要来接收江西的是程越,百姓们就又开始观望了,毕竟故土难离。和议中又不许我们掳掠地方,我们就没有强迫百姓与我们一起北上。这个程越现在名声极好,江西的百姓都盼着他去。丞想,此人必为我大元劲敌,不可不防啊。”

伯颜叹了口气道:“我何尝不知道?朝中的衮衮诸公也都清楚得很。所以,大汗要召他做附马了。”

三人同时一惊,吕师夔涨红了脸道:“那我们岂不是报不了仇了?”

伯颜淡淡地看了他一眼道:“你不过只一万水军被俘罢了。”

吕师夔马上想起来,伯颜可是连国师的弟弟和众多大将都搭了进去!马上把嘴闭上,不敢看伯颜。

武良弼忍不住道:“丞相,程越此子,文武双绝,若是大汗能将此子收为己用,必能为我大元建立不世之功,如能有那么一天,末将甘为驱策。”

伯颜打量了他一下,有些烦闷地道:“谁知道那个小子心里是怎么想的?大汗这次开出的条件不可谓不厚,两位公主任他挑选一位,你们说说看,从古至今,有挑公主的么?”

三人顿时都倒抽了一口凉气,大汗好大的气魄!程越好大的福气!这可真是从来没听说过的厚恩。

宋都木达道:“丞相,恕末将无礼。之前大汗曾有意将完泽公主和囊加真公主其中一位下嫁弘吉剌部的斡罗真,因为完泽公主年长,所以都传说会是完泽公主。虽然没有定下来,但各部已有了这样的传言。如果有一位公主嫁给了程越,正是弘吉剌部想娶的,弘吉剌部会不会不高兴?”

汪古、弘吉剌、斡亦剌、亦乞列思四部号称四大部,是元朝皇室的铁杆支持者,世代与黄金家族通婚。忽必烈虽贵为大汗,也要时常加以笼络,而且更重要的是,忽必烈的正妻察必大皇后就是弘吉剌部出身。历史上完泽的确嫁给了斡罗真,完泽因病去世后,囊加真又嫁给了斡罗真做他的继室,可见忽必烈对四大部的重视。

伯颜道:“不是有两位公主嘛。总有一位会嫁过去,弘吉剌部怎么会不满意?大汗怎么会拿这种事情开玩笑?另外,也没听说斡罗真说过喜欢哪位公主。两位公主都是天皇贵胄,又是出了名的美人,得到任何一位都可以满足了。”

宋都木达不禁悠然神往,道:“唉,这个程越,真是好福气啊。听说完泽公主谨慎善良,十分能勤俭持家,颇有察必大皇后的风范,深受察必大皇后的宠爱。囊加真公主美艳大方,嫉恶如仇,在蒙古贵族中威信很高,但对下人又都很好,从来也不乱打人。这样的美人儿,怎么就有一个会落入那个程越之手?我蒙古的好男儿没福分,吃亏了啊。”

伯颜是见过这两位公主的,也连连点头。

吕师夔和武良弼是没见过的,也没听说过,见伯颜也在点头称赞,想必那两位公主确实令人赞赏,不禁也羡慕起程越的福气来。

伯颜道:“此次虽然你们攻取的地方都被让出来了,但功劳一样也不会少。大汗念你们委屈,日后也必有好处,所以你们不要灰心。只是程越很难对付,要小心应对,不要让他钻了空子。再有一次这种事情,我们也没什么好说的了。”

吕师夔施了一礼道:“丞相,舍弟吕师孟,现在南宋任兵部侍郎,此次南北议和,舍弟危在旦夕,请丞相想法搭救。”

伯颜道:“此事你舅舅吕文焕已跟我提了多次,我不是没想办法,但那程越何其难缠,没有足够的交换条件他怎么肯放手?我吩咐将饶州让给程越,也可以再让一城,用来交换吕师孟,只是那程越手中有这么大的筹码,怎么可能这么轻易就放出去?难道让我用十座城来换他吗?大汗那里和众将士那里都交待不过去。程越把令弟掌握在手中,是为了钳制和拉拢你们吕氏。只要他还想这么做,令弟就安然无恙,不然令弟早就身首异处了,哪里还等得到今天?他是南宋的大臣,不是换俘能换出来的。你不用担心,我会让柴尚书对程越提及此事。程越若是敢对令弟动手,我难道就没有反制的手段吗?程越是聪明人,不会做这种无聊的事情。”

吕师夔还不死心,道:“下官听说临安城内,有些我们的间谍在。我吕家在临安也有一些关系,再加上一些暗地里投降我军的伪宋官员,能不能想办法把舍弟带出来?”

伯颜道:“这个计划当然想过,但从临安发回的消息却把此事否决了。那个程越狡诈如狐,文天祥回到临安,又再任兵部尚书,吕师孟就在他的监视之下了。文天祥哪里有那么多心机,只能是程越让他做的。据说令弟的府门外侧,有人日夜盯守。令弟府中家人,肯定有被收买的。本来令弟想挖地道悄悄逃出,刚挖了不到一丈深,文天祥就以军务繁忙把他调到兵部值夜,连换洗衣服都只能让家人送过来,不许他回府。你说,他要怎么逃?”

吕师夔无法,只好再施一礼,请伯颜多关照此事,他也没有别的办法了。

柴椿和崔斌这几天去程越的大营走得熟了,必情也没之前那么忐忑。

这次刚进营,就看到程越和一众大将都穿着最新式的制服,排得整整齐齐地站在香案前,投降的元将连最新投降的昂吉尔也在其中。大队的士兵穿着普通的衣服站在他们后面,也排列得非常整齐,队伍因此看上去极为壮观肃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