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兵发瓜洲

小说: 篡宋灭元 作者: 温白水 更新时间:2015-01-04 22:17:57 字数:3205 阅读进度:42/1106

程越道:“没正式求援,倒是文相公来了一封信要我想办法救援扬州,倒是跟我想到一起了。主要是我想孤立伯颜,顺便也救在庐州的夏贵一把,他老人家只怕已经吓破了胆,如果不是我之前取得的胜利,他只怕已经投降了。还有李庭芝、姜才这两个人不错,虽说现在不救他们也不会有大事,但总得把阿术解决了我才能进行下一步的计划。我的五年计划都已经发下去了。不能让阿术在扬州给我捣乱。”

刘顺此时也凑了过来,道:“不知这场仗公子想怎么打?”

程越笑了笑道:“如果你是阿术,你怎么来对付我?”

刘顺想了想道:“我只怕会全力攻击公子,不计任何代价地杀伤你。”

程越道:“不错,这几乎是阿术的最好选择,只要我一死,我军就很难再撑下去了。所以我就要好好地利用这一点,不给他们留什么后路。这场仗由我来总揽,你来执行,解汝楫和张荣实为左右两翼,郑宝德为先锋,他们三个各配十五名枪手和三十名掷弹手,剩下的人保护这里。弹药已经发下去了吧?”

刘顺点了点头,程越接着道:“好,这次弹药充足供应,可以连发扫射,再加上手榴弹和这么多猛将,要是再输,大家就都抹了脖子吧。”

刘顺正要说话,程越又很神秘地道:“况且,我还有一样秘密武器可以用呢,你看着吧,保你大开眼界。”

刘顺突然想起了什么,道:“公子说的可是曾经一举打死董文炳的武器?”

程越赞许地道:“不错,不过还有一样,不知能不能派上用场,能不用还是尽量不用,那玩意儿太狠了。惨无人道,惨无人道啊。”

刘顺与解汝楫哪里知道程越说的是什么,但听程越这么讲,一定是很厉害的东西,都是又惊又喜。

程越对解汝楫道:“你把张荣实和郑宝德叫来,我有事要跟你们说。”

“是。”

不一会儿两人已经到了,程越对他们讲了自己的打算。三人见程越这么信任自己,都甚为感激,各自领命换船而去。

过了一会儿,刘顺道:“现在我们距瓜洲已不到一日的行程,只怕很快就要遭遇了。”

阿术驻军瓜洲,刘顺是很清楚的。

瓜洲是一座在大运河的支线和长江交汇处的江心岛,成一个县,按后世的标准来说,大概有三四十平方公里。阿术驻军于此,可以阻绝李庭芝向常州增援,但没想到的是,程越从常州增援过来了。

阿术有一万五千精兵和一万水军,如果在水战中失败,瓜洲将成孤岛,所以江防甚严。偷袭的办法已经很难成功,而且也不可能带给阿术大的杀伤,所以程越一开始就打算在正面对决中歼灭阿术。

这次程越命刘顺发兵两万,再加上原来谢枋得李芾精选的五千兵马,共两万五千人,配备上自己的先进武器,以泰山压顶之势直扑阿术,势在必得。

阿术接到通报,说程越派大军前来攻打瓜洲,倒是吓了一跳。他昨天才得到战报,程越轻而易举地获得大胜,没想到转眼就杀到眼前了。

他知道程越手中有五万水军,但总不能都派来,有一万五千新降的,最多来两万也就顶天了,陆军不会太多,程越不是傻子,这场战斗主要是水军之战。自己早就防着程越,准备了很久。但对程越还是一无所知。阿术越想越担心,马上招集众将商议。

李庭、刘琛、刘国杰、忽剌出等很快到了中军帐。

阿术将事情说了,又把自己的分析也摆了出来。阿术毕竟是常胜名将,分析得非常准确。众将都没什么异议,但还是陷入苦思。

阿术很耐心地等了一会儿,见众将仍默然无语,只好自己先说道:“伯颜说程越用的东西很可能是下了妖术的火铳,你们看之前准备的僧道能不能抵挡得住?”

从职位上说,阿术也是丞相,出征前被封为中书左丞相,元朝以左为尊,地位比伯颜的右丞相还高。他曾与安童、伯颜等人一同担任五丞相,因为安童认为数目太多,才与伯颜等降了半级,另外,像阿里海牙和阿塔海这样的行省左右丞也可尊称为丞相。这次南征,阿术独领一军,与伯颜遥相呼应,相互商量,所以他是直接称呼伯颜名字的。

李庭见阿术还对僧道报有希望,也不知如何劝他,只好道:“丞相,活佛涅磐,足见程越武器之厉害。末将以为,那些僧道不可尽数托付,还是要准备死战才好。”

刘国杰道:“末将也觉得是这样。那些僧道有用当然最好,如果无用,只能与程越拼了,除此之外……末将也想不出什么奇计了。”

众人又是一阵沉默。

刘琛道:“大不了一死而已,我军精兵两万五千人,除了在扬州周围的伯伯察儿的五千人外,尽数聚集于此。程越就算有天大的本事,想一举击败我们,只怕也是痴心妄想。一场死战之下,先不论胜负。就算我们败了,他又能讨到多少好去?如果他元气大伤,再接下去怎么打?我们如能在混战中找到程越杀了他,最不济伤了他,则程军必然大乱。没有了程越,这些人不过乌合之众罢了,有什么好怕?刘顺虽然能战,但比刘整如何?程越第一次带水军,能不能指挥得好还大可怀疑。等开战时,我与李庭一路诱敌,一路直插中军,找到程越的座船不计代价地杀了他,刘顺若还能战下去才有鬼。国杰在我后面押阵,我若死了,他再上,他若死了,忽剌出再上,不信他真是什么转世的,非杀了他不可。”

众将想了想,倒是没有别的主意,对付程越最好的战术也不过如此了。程越的军队最大的弱点就是全军都系于程越一身,只要程越出事,一定全军溃散,这点倒是可以利用。

忽剌出慷慨地道:“我水战不如你们,我来诱敌,李庭只管向前冲杀,丞相押阵,我们若是都战死了,他也到强弩之末了。丞相再给他最后一击便是。”

李庭知道这仗只怕只能这么打,除了硬拼真没别的办法。于是道:“末将想,那程越连战连捷,又是年轻气盛,不如末将先领一路水军冲他一阵,再佯装败退,诱他到瓜洲岸边,隐蔽起来的回回炮一齐轰击,他们三人再领军突然冲出施放火箭或许也可奏功。”

阿术点了点头,又道:“这攻防之计都有了,你们看程越是会主动进攻还是会困住我们?”

刘琛道:“以兵法而言,困住我们当然更好,但长期分兵两处,哪里总能兼顾得过来?更何况他的后方还不知道稳不稳定。现在没什么问题,是因为他总能取胜。一旦他与我军两处对峙起来,就未必对他有利了,所有我猜想,他只能速战速决,他会进攻。”

阿术精神一振,道:“说得好,与我不谋而合。所以我想把你们的想法综合起来。”

众将知道阿术要下命令了,马上竖耳倾听。

阿术道:“先由李庭在瓜洲三十里外迎击,且战且退,引他来攻。他若上当,就依李庭之计行事,但忽剌出在陆上准备,如果程越登陆,我一万精兵看他要如何应对。如他不上当,则在晚上由刘琛佯攻,刘国杰直插程越坐船,我料必有拦截,李庭再从后急攻,忽剌出在外围猛攻吸引他的兵力,我亲领大军在陆上警戒。胜败在此一举,诸君还须奋战!”

“是!”四将一齐领命。

船上的程越很淡定,他把张孝忠等人都叫了过来,跟他们说着自己的计划。

程越道:“……上岸后,张孝忠,你与章如旦、黄万全、曾和带十五名枪手、三十名掷弹兵和一千五百人攻左路,刘师勇,你与吴继明、刘孝忠、周正忠攻右路,兵力与和张孝忠一样。我与脱温不花率其他兵力集中火力攻其中军,则此伇必胜。”

众将无不摩拳擦掌,连脱温不花也有些激动。

周正忠道:“不知公子是想生擒阿术还是死活不论?”

程越道:“阿术不能为我所用,所以不必强求生擒,若是可能增加伤亡,哪怕只有一个人,也杀了他。”

“是。”众将轰然领命。

下午的时候,程越正在写书,刘顺来报告,江中发现元军的水军,不知何人率领。

程越道:“你以为如何?”

刘顺道:“属下看来的兵力不算多,必是诱兵之计。却也不能折了士气,不妨派将出战。”

程越笑道:“不派,让开中军,让它能直接过来面对我们,看他如何!”

刘顺大吃一惊,刚要反对,但一想到程越那些恐怖的武器,就明白了这种不同凡响的举动看起来危险其实却不见得。这种应对,也只有在占据绝对优势的情况下才能做出。

想通了这一点,刘顺立即领命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