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守营

小说: 篡宋灭元 作者: 温白水 更新时间:2015-01-04 20:26:40 字数:3597 阅读进度:9/1106

环营周围已经被挖出了三道深深的壕沟,鹿角和拒马也被牢牢地又加固了一遍。营内多了几十架简单但结实的投石机,不要求精确,只用来守营。

程越还令在营内搭起了几十个高台和土坡,供他登高射杀之用。

程越不知道元军会来多少人,但他知道董文炳一死,元军今天必然全力攻击,否则只怕那些将领回去都要处死。这也是自己穿越过来的第一场真正意义上面对面的大战,决不能输。

想了一想,他还是叫过来三百名强壮的精兵,由张贵带领,每人发了两枚手榴弹,讲解了用法和注意事项。手榴弹操作简单,只要别慌任何人都可以使用。

张贵和那三百名临时找来的掷弹兵激动得不能自已,这可是大杀器啊,程公子说一枚可以炸死十几个人,六百枚得杀多少啊。

他们认真地听程越讲,每个人都重复了两遍使用方法,还拿着石块摸拟操作了好几次。

程越把他们分散到营中各处,每十个人有一个稳重的人带队,统一服从命令,就怕他们一兴奋,把手榴弹拿在手里扔不出去。

此时探马传来消息,两万元兵已离此处只有二十里,攻城用不上的重装骑兵全来了,轻骑兵也大部分都到了,还有一万步兵,由一名万户带队,须臾便至。

这些兵力与程越估计得差不多,元兵终究不敢放着江阴军不管,留了一万人防备江阴军包抄他们。但是主力了除了水军大部分都来了,两万人哪,都是精兵,自己满打满算只有两千多人,弹药又不敢全都用了,还有伯颜那个老家伙等着哪。

程越把三挺重机枪和五挺轻机枪都已经布置在关键的地点,拿出了一半的弹药,都有一小队士兵在一旁看守,营门上就有一挺。他站在营门上,拿着的还是狙击步枪,自动步枪背在身后,两把手枪插在腰间,带足了弹药。脚下还放着整整五箱的枪榴弹和十箱手榴弹。营门是关键,而自己能不能完成既定的目标更是关键中的关键。

程越看着手下这些与他一起共患难的士兵,大声喊道:“大家听着,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奋勇作战,努力活下去,我们要一起打到大都,我们要一起征服天下,就从这里开始!”

所有士兵轰然应诺,一个个不由得热血沸腾!

是啊,这算得了什么?这位程公子绝对是个做大事的,往后的日子还长着呢。

程越的瞄准镜,终于看到了目标出现。

一开始的照例是背着土包的仆从军,用来填濠沟的,如果他们死了,就会和他们身上的土包一样,被填进某个沟里,他们的命运与他们身上背的土包没什么不同。

程越的狙击步枪射程长达一千米以上,他从来也没有告诉过任何人,这是秘密。今天,这个秘密终于有用了。

他看到在八百多米的地方,一群衣着华丽的元兵将领就不再前进了,他们已经得到消息,宋军中有可以打到很远的武器,但对于他们而言,需要一百多人操作的最强的八牛弩,也不过能射到五六百米的地方,眼前这支宋军根本没有这样的武器,射程远在一千米以上是他们根本理解不了的。

程越数了数人头,有两名衣着特别华丽的应该是万户,六名稍差一些的就是千户了。还有几个散官,也不知是做什么的。没看到汉人的高官,董文炳一家看来是都死了,最少也是重伤,否则一定会露面。

程越忍不住微笑了一下,测了测风速。

他可以清楚地看到那两个万户脸上的愤怒和一丝惧意,甚至还有他们的双层铁甲。

填土的步兵已经整好队形、举好盾牌要向前冲了。

程越扣动了扳机。

一名万户的脸被射穿,倒了下去,他身后的人不知是做什么的,也倒了下去。

“嗯,有点偏。”程越迅速做了一点修正,再次扣动扳机,想把旁边那个正发呆的万户和他身后那个倒霉鬼一块送上西天。但这次更好,一颗子弹击中了三个人。

由于程越用了消音器,两名万户的死显然让旁边的人百思不得其解,都在茫然地看着周围,却没有人隐蔽起来。

程越连续射击,又打死了四名千户后,总算才有旁边的护卫举起铁盾把那些将领护了起来。

88式狙击步枪在1000米以上还能击穿3毫米厚的钢板,程越并没在乎那些劣质的铁盾。举铁盾的都是精锐,杀他们也一样。

举铁盾的护卫一个个倒了下去,他们要保护的人也陆续倒了下去。

没想到一个没马上死的蒙古人凭着最后一口气勉强支撑在马背上,拿起手中的弯刀大喊了一句什么,才不甘心地坠马而死。

上万元军骑兵都几乎发了疯地狂喊着从后面涌了上来。元军的阵形全乱了。

前面的步兵刚要冲上来填坑,后面的骑兵已经驱赶着他们不准拿盾牌向前冲了,否则就杀了他们。

这些步兵没有办法,只好举起土包抱在胸前,不要命地向宋军军营冲来。

程越点了点头,那个刚刚死了的蒙古人真不是傻子啊。两个万户已全被自己所杀,千户也杀了六七个,眼看这两万人就要陷入指挥混乱而被自己击破了。按部就班的进攻再也行不通,干脆激起这些人的一股血勇,一起冲杀过来,这可是两万人,攻击一个不足一千人的军营胜率极大(他们还不知俘虏已降),不过多些伤亡罢了。聪明人,聪明人啊!

程越转头对俘虏军喊道:“你们一起用方言喊为山东兄弟报仇,杀光元军!”

俘虏军一千多人马上一齐不停大喊:“为山东兄弟报仇,杀光元军!”

两万元军士军如虹,正向前猛冲,突然听到一千多人很整齐地大喊口号,都马上明白昨晚出营的追兵没有全死,反而被俘,而且全都投降了宋军,看来是要报山东的血海深仇。

元军中还有三千多当年的山东军,其实他们以江浙兵居多,本来刚才还红着眼睛向宋军大营冲去要拼个你死我活,突然听到自己的同袍兄弟如此大喊,顿时动作慢了下来,有的还停下了脚步,更有的开始哭泣起来。

旁边的元军有的听不懂汉语,见他们突然停下脚步,气得暴跳如雷,一马鞭就抽了下去。

上百名原山东军立即被打倒在地。

这下可激起了这些原山东军心底埋藏的不满。如果董文炳活着还没什么,现在董文炳全家都死了,你们这些蒙古鞑子竟然还要杀我们吗?

一名被打倒在地的原山东军大怒,抽出刀来,一刀把一个蒙古人砍成两半。

旁边的蒙古兵先是一呆,再来就狂怒,大叫着围上来要杀了这个汉人。

原山东军的人哪里能让蒙古人这样就把人杀了,连忙上来阻拦,蒙古人以为汉军反叛,马上又冲上来更多人来拼杀,原山东军的也全都挤了过去,双方人马越聚越多,竟然自己人杀了起来。

一开始还是原山东军的参与,后来因为蒙古人分不清谁是原山东军,见到汉军就杀,其他的汉军只好与原山东军团结起来,并肩作战。程越他们完全被遗忘了。

但程越可没忘记他们,他端着狙击步枪,瞄准着一个又一个最具威胁的蒙古人,因为元军乱作一团,也没人注意程越的小动作。

蒙古人与汉军几人数差不多,但蒙古军全是骑兵,还有重骑兵,虽然被程越杀了几百重骑兵,蒙古军还是点了上风。纠缠在一起,程越也不能用机枪助阵,汉军渐渐支撑不住了。

程越当即改变计划,命令俘虏军开门杀出去。

俘虏军早就憋不住了,营门一开,立即抽刀冲了出去,程越没有动,还是拿着狙击步枪,一枪枪地杀着重骑兵。

一千多名骑兵的加入大大振奋了汉军的军心,山东军更是要报仇,格外卖命。

程越下手更快了,一枪下去,就会有一两个重骑兵倒下去。不知不觉,程越的手指都累得扣不动不扳机了,只好换一只手接着来。

地上的空弹壳堆很多,但不料被旁边的士兵偷偷收集走了,还有人差点把手烫了。空弹夹倒没人敢拿,程越也不知换了多少弹夹,重骑兵一千多人一大半都死在他的枪下。终于蒙古兵抵不住汉军的全面反扑和程越肆无忌惮的黑枪,开始后退。

然而他们不后退还好,一后退,程越马上鸣金收兵,俘虏军带着更多的俘虏们本来还想再追下去,但也不敢违犯程越的军令只能退了回来,跟着回来的还有那些本来马上就要成为炮灰的填土步兵。

两方军队一脱离接触,程越脸上就露出了略带残忍的笑容,沉默已久的轻机枪开始欢叫起来。

灼热的子弹以一秒钟五发的速度追上了正在撤退的蒙古兵,穿过了一具又一具的躯体。

一弹仓打完又打完一梭子重机枪程越正换弹匣的时候,所有的汉军看着成片倒下去的蒙古军全都惊呆了。

这是怎样的武器啊!

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几百名精锐的蒙古骑兵就这么悄无声息地死了,甚至很多蒙古骑兵吓得从马上掉了下来,腿发软怎么也骑不上去。

第二波金属风暴立刻又席卷了过去,还没来得及跑走的蒙古骑兵没有坠马的全都死了,汉军鸦雀无声,无比敬畏地看着程越操作着机枪横扫眼前的一切。

那些之前经历过这个事的脱脱们却是第一次亲眼目睹这种武器的射击,只是这一次他们可以不用面对那喷着火舌的枪口不知何时死去了。

不知不觉间汉军一大半人已经跪了下去,在这种在他们看来摧天灭地的武器下跪了下去。他们才明白自己刚才如果向宋军进攻的话会遇到什么,这个操作着火枪的年轻人实际上救了他们一命。本来自恃兵力较多还想捞些好处的人全都没了这个心思。

太可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