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8

小说: 重生至尊皇后 作者: 茗跃 更新时间:2017-09-13 23:06:34 字数:6296 阅读进度:941/941

()

118

秦王安慰着云梦,“好好睡一觉,过几天我就来接你了。”

“嗯,我想丰了。”云梦慢慢的睡着了。

而此时的秦王府,一场大火化为灰烬,保留的地方只有书房,还有前边侍卫的房间,而内院不知道为什么都着火了。

烧死在里边的人很多,孩子也被烧死了,只活了一个,就是碧莲为秦王生的女儿芽儿。

这都是假想,那些孩子都是大侍卫的,大火只是烧尽以前,却也给了他们新的开始。

秦王并没有从地下出来,玉宸轩知道秦王一直担心云梦,命逝和无声亲自把人接回来。

看到逝的那一瞬间,云梦还在看,逝难得笑了,“四弟没能来,他的身体很差,皇上让我来接你回去。”

点点头,云梦恨不得马上就走,只是要安排好一切,又和父亲告别,“爹,我这一去不知何时归,但是请父亲放心,孩儿已经突破先天,这个世上再无束缚,不会有事,只请父亲保重身体。”

说话同时,云梦给了云海天一个小瓶,“这里的药很稀有,我云家武功不练至第层,不能服用。”

“一路小心。”云海天叹了口气,背转身。

云梦跪地磕头,而后起身上马,“哥,走吧。”

云梦回来了,叶星看到云梦就扑了上去,“云梦,我如今研究出来这种药,你试试。”

如果说这个世上有谁能和叶星愉快相处,那就只有云梦了,而叶星和云梦相识,让毕洛婉着实吃惊了一把。

见到秦王的时候,云梦就看到他怀里抱着一个孩子,心一下就提起来,这应该就是毕洛霞生下的孩子吧。

秦王缓缓地走到云梦面前,“云梦,你回来了。”云梦回来了,秦王一颗疲惫的心总算是得到安慰,可是看着云梦只是看着他,他又开始心虚,还有怀里的孩子……云梦会接受么?

点点头,云梦认真的看着秦王,瘦了好多,下颌尖尖的,到底出了什么事,把他折麽成这样?可是那时自己却不在他身边。

秦王把孩子递给云梦,而后把云梦抱在怀里,“云梦,你回来了。”

听到秦王再次问一句,云梦的泪水流下来了,“嗯,我回来了。”

“云梦,你真的回来了是吧。”秦王收紧了胳膊,云梦啊,永远不要离开我。

“嗯,我真的回来了,丰,我们不要再分开了。”不止秦王觉得不真实,他也觉得不真实。

“嗯,不分开了。”秦王贪婪地闻着云梦的味道,“云梦,我的云梦。”

其他人看到两个人这么腻味,都翻白眼,其实云梦觉得玉家人真是强大,要是普通人看到他们这样早就惊叫了,可是玉家人却是十分淡定,而且并不觉得有什么。

两个人拉着到一边,秦王把最近发生的事情都讲了,并且说了这个孩子是碧莲所生的双胞胎的女孩,毕洛霞生下的孩子已经魂飞魄散了,不知道如今飘到何处去了。

“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真的好险。”云梦吓得一直拉着秦王的,后怕的不敢放开。

“不要担心,我不会有事的,有关前世的记忆我已经恢复了大部分,碧彩将会是我的王妃,她是执念转世,并没有灵魂,心愿了了,自然就会离开,只是那个孩子,虽然魂飞魄散散落天外,但是我觉得他并没有消失,或许还会再见。”秦王眉头微皱,随后又无法的叹了口气。

“要是能找回来就好了。”云梦心里清楚他又不能给秦王生孩子,虽然这些孩子都是使了方法才有的,那也是秦王的骨血,要是能找回那个孩子,也就儿女双全了。

“你想要孩子。”秦王眉头微皱,“对不起,云梦,你和我在一起,注定没有孩子。”

“不,这不是有了么,要是再有个儿子,就更好。”云梦看着怀里的芽儿说。

“我掐算了一下,我有个孩子,可是我现在只有芽儿一个好好的。”秦王看了看云梦,“还有一个也出现了,比芽儿还大,我现在却无法知道她在哪里,怕是要等到我修炼有成才行。”

听到秦王的话,云梦很无奈,自己算是不能有孩子了,不过好在秦王还有两个,至于那个男孩,如果成了仙人,应该能找回来吧。

云梦也有了自己的计划,他想要那个孩子回来,这样两个人也就没有什么遗憾了。

日子一天天过去,云梦肩负起所有人的饮食问题,时而和叶星研究丹药,让所有人惊讶的是,云梦学什么都没有想象的那么困难,无论是炼丹还是秦王讲的炼器,云梦都学的特别快。

这样的全才在秦王的记忆似乎只有那么几个,还都是妖孽,各个都是不好惹的主,不过,这几个人和毕洛婉都是好友,还有那个人。

经过两个月的调养,两个人的身体都越来越好,秦王的解开了束缚,玉氏功法大成,同时前生所修也回来了大部分,如果想要在这个世界,必须压制法力,秦王自然而然的封了法力,着重参悟上。

与此同时云梦的进步让人吃惊,他的武功大成到圆满,竟然和玉氏功法有同种功效,同时云梦通过炼丹、炼器,提升自己的级别,很开就领先众人,并且要留下来,就必须和秦王一样封了法力,着重锻炼神识和参悟。

两个人这样只是为了孩子和碧彩,秦王看不透碧彩的未来,所以两个人去找玉宸轩,玉宸轩也摇头,说他也看不透碧彩的命运。

按理说,两个人都应该能看到一个凡人的命运,可是却在碧彩身上看不到任何结果。

秦王本以为他和碧彩也就两年就有结果的,毕竟如今朝局虽然稳定,可是玉宸轩走了,毕洛婉也忙追赶而去。

朝事情繁多,玉靖熏根本应付不过来,而……算了,如今就能指上玉宸央一个人,好在玉靖连懂事了。

秦王重新入朝,辅佐玉靖熏,指点江山,云梦则是和叶星研究各种丹药,同时把秦王给他的一些功法拿出来看看,适合自己的就开始修炼。

日子过得也十分惬意,碧彩并没有说什么,总是尊称云梦为云王,而且也知道了秦王和云梦之间的关系。

“王妃,如果……”

“云王,你说的碧彩明白,但是碧彩并没有那么多的奢望,只觉得在王爷身边就好,如今,我已经知足了。”碧彩看着云梦笑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没有其他的**,只是想要在王爷身边而已。”

点点头,云梦也不再多说什么,虽然他知道原因,但是,毕竟面对的是活生生的人,他还是别扭。

秦王却一点儿这种感觉都没有,反而安心的和云梦在宫住下,这两年两个人为了养身体,再有地下人多,两个人也不好意思欢好。

如今秦王走出来,自然把云梦也拉了出来,夜雨蒙蒙,秦王早早的等在卧室,看到云梦回来,忙殷勤的拉着云梦洗澡。

“云梦,君同,我们好久没有在一起了。”秦王积极的为云梦宽衣解带。

两年来,云梦已经知道了很多关于修仙的一些事情,所以明白秦王的意思,两个人只有爱而无欲,两个人其实对修炼也是有好处的。

两个人共浴,秦王的滑过,云梦身子不由得颤栗,很快云梦脑子一片空白,只能听到秦王的低语呢喃,“云梦,你知道我忍的有多辛苦么?我是活了不知道多少岁月的人,早就没有了这方面的**,可是看到你,我就想吃了你,怎么办啊,云梦,你可不要离开我。”

“嗯,不离开,云梦只爱丰,无论千年、万年,此情不渝。”云梦知道自己沉沦了。

“云梦,你要记得,纵然有很多无奈,我也只爱云梦一人,生生世世爱,此情不渝。”

云梦沸腾了,秦王也忘了此时何处,两个人忘情的结果就是,云梦第二天不能下床,虽然恢复的很好,但是秦王太恐怖,实实在在的折腾了他一晚,到了早晨,两个人才睡下,还好沐休。

玉宸轩和毕洛婉回来了,秦王和云梦本应该和他们一起离开,只是云梦不想离开芽儿,并且他不希望秦王和碧彩的因果,没有结果,以后还会再生事端。

还有另一方面,就是凡人的生命也就那么百年,他还是等得起的,还有一点儿私心,他想给父亲养老送终。

秦王看出云梦所想,主动接替了老皇叔的使命,成了天魔教的教主,所以几人并没有停留,直接去了教派。

日子过得很惬意,云家家主云海天也把家主的位置传给了云雷,时而到天魔教小住,并且知道云梦如今已经脱离凡体。

对于云梦和秦王的状态,云海天还是忧心忡忡的,所以趁着风清月朗,云梦练功之际,云海天和秦王饮酒赏月。

“岳父有什么话,就直说吧。”秦王向来心思敏锐,自然知道云海天和他喝酒一定有原因,而且是在云梦不在的时候,那一定是关于云梦的。

“王爷,你和云梦一起已经多年了,对云梦应该很了解,不过我还是觉得我这个做父亲的最了解自己的儿子。”

听到云海天的话,秦王眉头皱起,看向云海天,心里有不好的预感,“请岳父赐教。”

如果是其他事,秦王并不会这样慎重,但是云梦的事情,他向来小心,只因为云梦实在是天上人间,加之前世悠悠万年,无数世界,都难以寻到的完美之人。

而且对他秦王情有独钟,一心一意,从未变过,这让一直独自一人的秦王怎么会不在意。

“你的王妃碧彩是难得的好姑娘,她什么都不求,待在你身边,有名无实,或许王妃都不在意,可是云梦的心思就和他娘一样,善良,纯粹,怕是为了求那一份唯一,会做出让你后悔一生的事情。”云海天叹了口气,“当年要是我能想到这些,他娘也不会那么年轻就走了。”

“您是说,云梦会做出极端的事情!”秦王觉得太不可思议了,云梦一向性格柔和,不,云梦性情还是十分刚烈的。

“很有可能啊,你们是仙人,我老了,看不到以后了,我是真的希望你不要让云梦失望,感情的事情,谁也不能保证什么,但是你们都是聪明人,应该知道珍惜。”想到自己看不到儿子的感情有个结果,云海天就伤感起来。

“岳父放心,我是不会负了云梦的,碧彩只是执念而生,虽然也跟着修炼,但是求仁得仁,她求得东西已经得到了,虽然我不明白为什么她还在,却也不希望就这样让她离开,但是这不会妨碍我和云梦的。”秦王说的确是事情。

摇摇头,云海天看了看秦王,“世上万物都能修炼,执念应该也能修炼吧,如果她能修有所成呢?”

这个……秦王觉得很有可能,只是他看不清,也算不出碧彩的未来,不过他想到云海天提出来,那么是不是碧彩向云梦暗示了什么?

看来不得不防了,秦王微微一笑,“岳父请放心,我的诺言已经实现,多的我已经给不了了。”

点点头,秦王给云海天斟上酒,“岳父放心,无论发生什么事,以我之能,绝对不会让云梦出事的。”

点点头,云海天松了口气,他要的就是秦王这句话,“王爷,云梦就交给你了。”

“谢谢岳父,请岳父放心,我绝不会负了云梦的。”

这个秦王敢保证,悠悠岁月有个真心的人陪伴自己,是十分难得的,有个两情相悦的人与自己相守更难得,所以他不会放,会保护好。

……

秦王越来越疏远碧彩,却在闲暇的时间总是和云梦腻在一起,云梦自然是欢喜的,只是,碧彩的目光刚开始还会掩饰,可是时间久了,眼神多了东西,时间如梭,转眼十年之期就到了。

秦王没有离开,云梦猜不透为什么,心里猜想是为了等碧彩吧,不觉间总觉得苦闷,可是看到碧彩的目光,他又觉得自己是不是小气了,无奈之下,在回到京城的路上,云梦就离开了。

得知云梦离开,秦王内心是震撼的,然而当他看向碧彩的时候,碧彩却好似什么都不知道一样。

“碧彩,我已经履行了承诺,你应该知道吧。”秦王一挥,的玉佩化为灰烬,然而碧彩身上的玉佩虽然没有化为灰烬,却变小了,小到只有原来的四分之一大。

碧彩看着玉佩,眉头紧皱,她的心并没有伤痛,却有着一种执念,为什么秦王不能像爱云梦那样爱她呢?虽然秦王对她很好,她心满意足了,可是为什么还觉得不够呢。

碧彩叹了口气,看着秦王远去的背影,淡淡的笑了,或许她的存在还有什么因果吧。

秦王追赶云梦,却还是差了一步,他到云府的时候,云梦已经离开,去京城了。

秦王立刻追赶去,却不想一路上听到有人在议论云梦。

“哎呀,你们没有看到,那公子真实俊美啊,还有一好医术,也不知是谁家的公子。”

“听你们这样描述,我到想到一个人,那就是江南云府的小公子云梦云君同,那武功绝尘,医术了得。”

“是么?十年前倒是听到他名号,可是这十年,没有人见过他啊。”

“我当年有幸见过,俊美非凡,武功更是了得,只是他不喜欢女人,却喜欢男人,听说是秦王的宠,可惜了那么一个武全才俊美公子了。”

“这件事我也有耳闻,只是怎么可能?公子轮才学、论相貌,天人也,怎会?”

“唉,秦王的俊美你们可知道?那可是皇上的兄长,据说也是武全才,惺惺相惜吧,可惜了。”

“哼,就算那样又如何,小公子还不是秦王一个娈宠,还能给他一个名分不成?”

……

“谁说的?小公子本就是秦王的王妃,不然你以为当年为什么小公子能调令江南所有官员和将领,小公子身份和诸王一样,封为云王,只是小公子要的不是这些。”

“你是谁啊?难道你知道?”

“本王就是你们口的秦王。”秦王气坏了,本来他并不在意,可是他听不得别人数落云梦。

“王爷!”所有都跪倒,“请王爷恕罪,小人们胡说八道。”

“不怨你们,”秦王无力地叹了口气,“是我不对,云梦想要的,我到现在都给不了他。”

“小公子想要什么啊,要不我们帮王爷想想办法?”有人讨好的对秦王说。

“一生一世一双人。”秦王深吸一口气,“我能做到,却做的不好。”

扫了众人一眼,秦王也不和这些小人物计较,“你们听好了,我的王妃一直都是云梦,其他女人,只不过是个摆设而已,而且云梦也不是你们眼的普通人,他是仙人,马上就要离开这个世间了。”

“真的么?那小公子会不会保佑我们,江南这十年可是稳定的很,日子好过多了。”

“对对对,仙人啊,怪不得什么都懂,武全才。”

……

不理会这些凡人,秦王飞身而起,直奔京城。

而京城相比十年前更加热闹,云梦一身白衣,走在街上,看什么都新鲜,十年的山生活,让他很怀念以前和秦王在京城的日子。

对于云梦出现在京城,最先得到消息的是连城,他知道自己的这个皇婶是个不喜欢在人前出现的人物,更何况知道云梦身份的人并不多,都以为他是玉宸轩封下的云王。

除了玉家人,云家人,也就洪法兵一个外人知道,不,现今也不是外人了,是驸马。

云梦走过,所有人都开始指指点点,“哎呦喂,这是谁家的公子,这么俊美!”

“是啊,不知道娶亲了没有?”

“啧啧,这模样,比那皇子皇孙都好上几分。”

“是啊,这谁啊!?”

“看到没,这就有美人投怀送抱了。”

……

对于这些声音,云梦只是笑笑,他只是怀念当年而已,想当年做秦王的护卫,京城哪里没有去过,只是每次外出他都要易容而已。

如今故地重游,他还是能回想起以往,还能感受到秦王当时做事的果断,还有那气魄,让他心动。

这个松鹤楼还是毕洛婉的产业,两个人来过很多回,正当他想要进楼的时候,楼里走出一人,“呦,云王大驾光临,有失远迎,一个人?”

看到小二,云梦眉头一挑,竟然是大个,“大个!”

“是我!”大个呵呵一笑。

“可是你不在府上……”云梦摸不清情况。

“唉,这不是没事敢么,我就过来帮忙,如今季筠子是这里的管事,王府也没有什么事,所以就李达一个人看着就行了。”大个无奈的叹了口气,“王爷和你一走就是年啊,总算是回来了。”

微微一笑,云梦有些不忍,这次要走就是离别了,在也没有见面的会了。

“大个,晚上,我们兄弟四人聚聚吧。”云梦看了看西沉的太阳,“就到我的小屋去。”

“好啊!”大个急忙往里走,“到楼上去,我去找他们。”

“不了,我要再四处看看,许久没有回来了,不知道四处变得什么样了。”

大个点点头,云梦转身来到一个小巷子,那个地方他真正知道了男人和男人的事情。

他并没有进院子,而是飞身而起看了看院子里,里边已经不做那些事了,也没有了当年的痕迹了。

云梦转身离开,飞落市集,看到很多好玩儿的东西,想到玉宸轩个孩子,还有宝儿,自己的芽儿,决定买一些。

芽儿虽然不能修炼玉氏的功法,但是他创下武功是可以学的,如今的芽儿在他的教导下已经练到了第层,这是云梦最为高兴的事情。

每次听到芽儿叫他爹爹,他都觉得自己是最幸福的,只可惜他不是女人,不能为秦王生一儿半女,而那魂飞天外的孩子,不知道能不能找回来。

他是真心想要那个孩子的,还有秦王说自己还应该有一个孩子,此时却算不出孩子到了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