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子娶妻

小说: 朝时 作者: 沈韵溪 更新时间:2020-11-08 23:08:48 字数:2188 阅读进度:9/11

叶清旋回到北疆龙族向阿爹复命。她在中原蛰伏了七年,收集了无数的军器,粮草…终是告别了那遥远的中原大地。

而段景澈因为没有抓到清莲会的人,没有找回那些军器,被皇上责罚,暂时收了他的兵符。

六月的北疆,白天炎热,夜晚寒冷。在那高原苍穹,还有终年不化的冰川积雪。

“阿爹,儿子来向您复命了。”叶清旋在龙城向龙族王上跪首行礼。

“快起来,我的儿。让阿爹好好看看你!我的阿岐!”龙王扶起叶清旋。

他欣慰地看着她:我的儿,长大了。你是阿爹最出色的儿子,是我们龙城未来的王…

龙王自小就将叶清旋以龙族接班人的标准来培养。她前面的四个姐姐都被嫁去他国和亲,唯一的一个四哥还被匈奴杀死。

她是家里的老六,也是最小的孩子。他的阿爹在她五十岁时才有了她。母亲为了不让阿爹失望,更为了抚慰丧子之痛,便将本是女儿身的叶清旋说是男丁。母亲为了这个密码不被泄露出去,生下叶清旋当晚就放火烧了所有接生的侍女。而她带着叶清旋逃出寝殿…从此世上只有阿娘一人知道她是女子!连她的阿爹都被瞒了十八年…

叶清旋一脸骄傲的说:阿爹,我不会让你失望的!我会让我们龙族一直与世长虹!

龙王点点头哈哈大笑:这才是我的儿!有我几分当年的模样!哈哈哈。

自从阿娘在她七岁时死后,龙王再也没有娶夫人。

这世上,她最亲的只有阿爹一人了。

叶清旋回龙城没多久,就被阿爹安排了一门亲事!

她要娶…妻了…

对方是龙族富贾巴尔的女儿巴牧。比她小一岁,今年刚满17。

龙城的强大,王位的稳固,靠得就是和亲,和结好这些富商大贾,部落勇士。

她本是女子,怎可又娶女子为妻?

她本想拒绝,又怕暴露身份…更不想扰乱部署多年的计划。

于是她的婚事如期而至。

阿爹邀请了龙族十二部落勇士。也向诸邻国发了邀请。

四位姐姐带着她们的北疆四国夫君前来为小弟祝贺。

这婚宴空前盛大。举国欢庆。

婚宴上,歌舞升平,酒肉满席,酒香填满了龙城的上空。

先是龙王给北疆四国王敬酒致谢,再有叶清旋携妻向姐姐姐夫们敬酒。

敬了一轮又一轮。

酒席上的王亲贵族一一倒下。

四位国王个个口吐白沫,而后吐血不止,接着倒地不起!

几位姐姐谁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她们不知道龙王和叶清旋的计划。

姐姐们哭着喊着找大夫。

可龙城的大夫早就被龙王关了起来没有龙王的命令,谁也不得进城!

大姐和儿子拉着龙王的裤脚,使劲磕头求龙王救救她的夫君。

其他三位姐姐和几位侄子也跪在殿前,哭着求龙王。

龙王不理睬她们。姐姐和侄子们又来求叶清旋。

“姐姐们,我…我帮不了你们…”叶清旋转身走到龙王身后。

“这是中原段鹤顶红。无药可救…”龙王终于说话了。

“你们可还记得,你们当初是怎么过去的?他们靠着比我们龙城更强大的武力欺压我们,将你们掠走…今日,你们反倒来让我救他们?”

大姐站起来,走到龙王跟前,她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喊道:阿爹,是您把我们嫁出去的!不是他们把我们抢走的!是您…是您无能!是您没有能力保护我们姐妹!

二姐跟着说道:如今,夫君亡故,阿爹,您让我们和孩子怎么办?

三姐哭得晕了过去…这当中,就属三姐最心软…她和夫君也确实情投意合。

可龙王…宁可错杀一百,也不放过一个!

“阿爹,您好狠的心!”五姐说道:我们的孩子才两岁大,才开始学会叫父亲,您就让他失去了他的爹爹!

叶清旋亦是一脸愧疚:姐姐们,如今我们龙族的十二部落勇士已经杀进四国,恐怕…早已被我们龙族覆灭。以后,整个北疆就是我们龙族的!也是你们都家…

“你住口!”大姐站起来,使劲打了叶清旋一巴掌:六弟,你同阿爹一般,好狠的心!亏我们还带着大队人马为你撑够排面,来衷心为你祝贺!你却灭了我们的国家?

“大姐!姐夫们一个看不惯一个,带大半兵力来龙城无非就是想互相显摆!”叶清旋擦了擦嘴角的血丝。

“谁要去陪葬,我就送谁去!”龙王拔出宝剑,使劲扔在地上:都别哭了!

龙王又下令将四位国王的尸体当着龙城全族人的面焚烧!

阿爹行事总是这般冷血!

“阿爹,几位姐姐…我们是不是太残忍了…”叶清旋夜里睡不着去扣开了阿爹的门。

“阿岐,成大事者,必强必绝!否则只会被蛇咬!被犬欺!”

“我们谋划了多年,我切断四国粮草,又置换他们兵器,都是你跟我配合得好,从中原为我们部落运来了充足的粮草和兵器。解决了阿爹的后顾之忧…”

“还有你从中原运来的假兵器…没有这些,我们便不能成功!”

“儿阿!你是阿爹最大的骄傲!”

“阿爹,可我总觉得对不起姐姐侄子们”叶清旋听了阿爹的话,反而更是内疚了。

“你要记住,这世上,利不用便是用根相残,哪怕我是你阿爹,她们是你阿姐和侄子…处了自己,切不可十分待人信人…”龙王语重心长的对叶清旋说。

“去吧,今日也是你大婚之日,把新娘搁在一旁算什么?阿爹还等你给我生个大胖小子哩!”

叶清旋一听这话,脸红得像猴子屁股一般。

她是女子!如何跟女子生小孩?

至于她的新娘,晚上受惊不少,她又给她下了迷药,正在熟睡中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