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客

小说: 朝时 作者: 沈韵溪 更新时间:2020-11-08 23:08:36 字数:2842 阅读进度:7/11

无名酒楼的三楼里,在叶清旋闺房内,聚集着几名带着配剑的黑衣女子。

“大哥,如今杨将军被羁押在業城牢房,盛王派了很多人在看守。根本无法接近。”其中一个女子先开了口。

另一女子接着说道:对啊,大哥。我们最后一批粮草武器还在杨将军手中,他已经收了我们的珠宝…

“那我们岂不是拿不回这珠宝了…”

“都是这盛王搞的鬼!他一来就扰乱了我们的计划。如今这外籍人口还查的严格,姐妹们都不敢轻举妄动。”

几个姑娘,你一言我一句,说个不停。

叶清旋打断了姑娘们。

“行了,姐妹们。如今这杨将军在盛王手中,就怕他将我们清莲会供出来…”

“所以,先不管那最后一批粮草武器…杨氏必死!他一日不死,清莲会就处在危险中。”

“大哥,说得对!杨氏必死!”

叶清旋一一做了安排:明夜子时,我会拖住盛王。你们就去刺杀杨氏…一队人解决守卫…另一队人掩护…阿娇,你武功最好,就由你去杨氏狱中…必须在一个时辰内解决!一个时辰后不管结局如何,一定得撤!明白吗?

姐妹们异口同声:明白!

叶清旋按计划去盛王府寻了段景澈。却被拦在门外。

“你是何人?不能进去!”两个门卫拦着她。

“我…我是盛王殿下的朋友…我找盛王有事儿…我跟他约好了…”叶清旋努力想钻空跑进去,却被门卫死死挡着,怎么也巴拉不开。

“朋友?盛王殿下来这業城不足一月,怎会有朋友?”一门卫问道。

“那你把他叫出来!或者你帮我通报一声,就说我叫叶修…”叶清旋干脆一屁股坐在台阶上等着。

“叶公子…”

赵旭刚好从府里出来,看到坐在台阶上的叶清旋。

叶清旋看到赵旭,激动得赶紧站起来,这下她可以进去啦!

“赵将军,我前日与殿下约好了,要去轩衣阁…殿下在吗?”

赵旭:殿下在府中,叶公子请!

叶清旋终于进到王府。

这王府外面看着华丽,里边却是十分素雅。陈设甚是简单。这诺大的王府放佛只是里面花草树木的保护墙,与那娇翠欲滴的竹叶和竞相绽放的百花比,真是低调简朴。

“段大哥,我来寻你一同去轩衣阁。”叶清旋看段景澈正在练武。

段景澈看叶清旋来了,就将她迎去了客厅,给她倒了一杯龙井。

他将茶水递给她:瞧我都忘了,贤弟…待我换身衣服,就出发。

“好的,段大哥。你去换吧,我在这等你。”

他去换衣服的间隙,她又溜进了他的后花园。

“啊,这花真好看!”她俯身轻轻闻了一下:“很是清香!”

“贤弟,你在看什么呢?”段景澈打断了她。

她转过头,莞尔一笑:段大哥,这是什么花,我怎么从来没见过?我喜欢它!

“这是木兰花,是我从长安带来的。”

“段大哥…你能不能送给我…”她一脸期待的看着她。

“这…恐怕不行…这花是珍儿送于我的…”他皱了皱眉头。

随后,他又说道:既然你喜欢,我命人去另寻一株给你,可好?

叶清旋一听是他心上人送给他的,急忙将捧在手中的木兰花盆放了回去。

空气中有一丝丝的尴尬与窘迫。

她不好意思的说道:好啊好啊,我不急着要,就是看它长得好看…多谢段大哥。

段景澈接着说:“我最喜欢木兰花,难得你也喜欢,我日后一定会寻一株上好的木兰给你”。

两人再次踏进轩衣阁。

叶清旋刚进门就叫喝:老板,我们来取衣服,三日前段公子在这买的两件衣裙…

老板一看是前几天的大顾客,就立马将衣服取来给他们:两位公子,这是你们要的裙子。

两人取了衣服,叶清旋一看时日尚早,就拉着段景澈进了業城最大的赌场。

赌场里很是嘈杂热闹,赌徒们几家欢喜几家愁。

她右手肘碰了碰他:段大哥,你带钱了吗?

他向她侧身轻语:带了,但是我不会赌…我第一次…

她拉着他冲进人群:没事儿,我会!

“押注押注…”

“押大还是押小?”

“段大哥,快,投钱…”

他站在她旁边,一愣一愣的:嗯…好。

叶清旋几轮下来,赢了不少钱,她越玩越有兴致。

他却觉得这里喧闹无比,就如同夏日的鸣禅一般聒噪,耳朵都快要被这刺耳声炸开了!

他几次想走,都被她拉了回来。

他就在她旁边,看着她赢钱输钱…赢钱了她激动得跟他击掌,也跟旁边的赌徒拥抱转圈…输钱了她唉声叹气,眉头一皱,用手拍几下额头,再接着下注…

不知过了多久,赌场里的人来了又走,走了又来。

也不知玩了多少回合…她不仅将他的钱全输光了,还把她的贴身玉佩给输了。

此刻,她身无分文。还欠了一屁股债。

她一个眼疾手快,将输去的玉佩夺回,拉着他冲开人群往外跑。

“快跑!段大哥!“

“站住!抓住他们!”

一大群人追赶着他们,从街头到街角,丝毫没有要放弃的意思。

她再也跑不动了。

她双脚打颤,扶住墙壁,气喘吁吁的说道:段大哥,我跑不动了…我不行了…

还没等她喘一口气。那群人又追了上来。

“他们在那!追!”

段景澈看他们一窝蜂扑了上来,而叶清旋早已瘫在地上站不起来。

他拾起旁边的一根木棍,就像他们迎面跑去。

“砰砰砰…”

二三十个人被他打趴下了。

他刚要喘口气,还没来得急转身。

砰的一声,有人往他后脑勺打了一棍,他瞬间晕了过去。

离约定好的时间,只有一刻钟。不知道她们怎么样了?

叶清旋将晕过去的段景澈拖到墙角。并向業城牢房跑去。

“大哥…大哥…”叶清旋刚好在胡同里碰到几个受了伤的姑娘。

“怎么回事,还好吗?都受伤了!”叶清旋看着姑娘们一个个都受了伤,很是心疼。

“大哥,阿娇姐杀了杨氏,却没能逃出来…她被盛王的人抓住了…”一个姑娘边说边哭了起来。

叶清旋心头一紧。

“听我的,你们先回我房间,我马上回来。快走!”说完,叶清旋飞上屋顶,向牢房方向跑去。

杨氏被阿娇用毒箭刺穿了胸膛。却被赵旭捉住了,几十个人押着阿娇进了盛王府。

他们人多,何况有赵旭在,叶清旋也不敢轻举妄动。她只好又跑回去找段景澈。

她用力压了压他的人中,在他快要醒来时,她假装晕了过去。

“贤弟…贤弟…你醒醒!”他醒来只觉后脑勺已久酸痛。

他将她抱回了盛王府,放在他的床上。并命人请了大夫。

赵旭向他禀告了牢中之事,他十分生气,去审问阿娇。

段景澈一走,她就睁开眼。刚要跟他们去,下人就领着大夫往房间里跑来,她只好快速跑回床上继续装晕。

这夜甚是漫长,大夫刚走,他又来。身边总是有人,想睁眼活动下都不可,眼睛满满的酸涩感,让她十分难受。

她又还担心阿娇。

“殿下,长安来的信…”是赵旭的声音。

“辛苦了,阿旭。你待我照顾好叶公子,我得上书将杨氏之死禀明圣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