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醉

小说: 朝时 作者: 沈韵溪 更新时间:2020-11-08 23:08:30 字数:1359 阅读进度:6/11

自打从长安回来,他就日夜买醉,如今已是三天。他衣裳不整,胡子未理,不过三夜而已,竟然长了那么多。

醉了就睡,醒了又喝,如此如此,不知黑夜白天。

赵旭实在看不下去,抢行帮他剃了胡子,给他换上了干净的衣服。把他送去了无名楼,他实在没有办法了,只好求助叶清旋。

叶清旋看段景澈,眼神迷离,一点气色也没有,他走路还东倒西歪的,真怕他一不小心掉进哪条河里。

她为了让他清醒过来,真的将他带去了城边的小河边。

他一路上对叶清旋勾肩搭背,还大声嚷嚷着要喝酒。

一到护城河边,她就一脚将他踢入水中中。此时的盛王,宛如一个落汤鸡。

扑通扑通…

冰凉的河水,侵袭着他的每一寸肌肤,这刺骨的寒意让他清醒了几分。

他突然大叫:我不会水!

他一会上浮一会下沉…紧闭着眼…好像真的不会水。

堂堂中原男子,怎会不识水性?她一个北疆人,来業城后,都识会了这种深度的水。

因为这水只到肩膀深…

她赶紧将手伸出去:段大哥,快抓住我的手!

奈何段景澈实在太重了,她跟他一比,又瘦又小。

“扑通!”

这下好了,段景澈没拉上来,叶清旋反被他拉进河去了。

她的发髻也被水流冲掉了。头发全部散开来。

突然,她听到他唤她珍儿。

他拉过她的腰,朝她的唇吻了过去…

她被他这突如其来的举动吓了,她赶紧推开他。

“段大哥,我是叶修…不是…珍…”

他又再次盖上了她的唇。她努力想挣开他,却被他搂得更紧,吻得更用力。

她的心上窜下跳,从来没有这么过,她心跳得厉害,仿佛这心脏要破壳而出似的。

她实在挣脱不开他。用力朝他膝盖踢了一脚。

“啊!疼!”

他终于放开她。

他这才清醒过来…他竟然亲了她!

“贤…贤…我…我…对不起…我…”他也没想到他酒后竟如此失态。

“啪!”

叶清旋使劲给了他一巴掌,爬上岸,头也不回的走了。

他此刻心乱如麻…他怎么能…他蹲入水中,十分自责,他今后该如何面对他!

这三月的河水本就寒凉。这么一闹腾,两人都感染了风寒。

谁也不好意思见谁。段景澈也没去无名楼喝酒。叶清旋也没有去找他。

后来还是赵旭从中调和,安排两人见了面。赵旭不知道那晚发生了什么,他以为两人只是吵架了。

拱辰门前,花灯摇曳,月明风清。

一男子身着一席白衣,仰首望月。

“段大哥…你怎么在这?”叶清旋一脸疑惑:不是赵旭约他来吗?怎么赵旭不在,却来了段景澈…

段景澈也有几分吃惊:我在这等阿旭…你…怎么在这?

“我也是来这找赵将军…他约我…”

这下两人都明白,原来是赵旭搞得鬼!为了让他们和好,才想了这么一出。

两人相见,还是有几分不好意思。

段景澈先开了口:那晚,我喝醉了…实在是失礼…都没有颜面见你了…

为了避免尴尬,叶清旋假装不记得了。

“嗯?那晚?是哪一晚?我怎么什么都不记得?段大哥你果然喝醉了,记忆都出偏差了!”她假装坦荡,拍了拍他的肩膀。

“段大哥,我是叶修,我可是一个男人!”她接着说。

他也没再说什么。

“对!你是我的贤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