贤弟

小说: 朝时 作者: 沈韵溪 更新时间:2020-11-08 23:08:18 字数:3379 阅读进度:3/11

天一亮,盛王就往军营赶去。

没想到,军营里的将士们还在熟睡中。

此情此景,盛王虽心里早有准备,却未想这般散漫!

如此慵懒,如何护国卫民?

盛王让赵旭带人吹了号角,将将士们全部唤起,在训练场集合。

没想到,士兵们一个个精神懒散毫无生气可言。你一言我一句,站没站姿,更无纪律。

盛王一看这般景象,一肚子火气。

他走下站台,给其中一个在打瞌睡的士兵狠狠踢了一脚。

这一脚让士兵被踢开了两米远,咿呀叫疼!

他又拔出佩剑。将刚刚那个士兵拎到站台。

旁边的士兵们交头接耳。被这气势吓住了几分。

“这个人是谁?为何把我们一大早酒唤起?”

“是啊,我们之前,早上八九点才起来的。现在天刚亮,怎么就把我们拎起来了。”

“听说这是盛王,当今圣上的大皇子,被封了右将军,刚来我们業城!”

“盛王?盛王是大皇子。听说只是圣上的养子,并非真正的段氏血脉。”

“是啊!盛王是养子!”

“右将军?那岂不是还得听命于杨大将军,杨将军可是先皇亲封的左将军!”

“对啊对啊!左将军才有兵符!”

……

盛王见他们讨论得愈发激烈。

他又一脚将刚刚那侍卫踢跪下。

他双手握剑,将这剑从后背直刺穿前胸插入侍卫!剑的前半截从胸前穿出来,哗哗滴着鲜血。

这侍卫立马口吐鲜血,断气而亡。

这下,练场上一片寂静,鸦雀无声。

……

谁都怕被突然刺死。

赵旭给盛王递了一块白手帕。

盛王将这染满红血的剑拔出,用白手帕将这剑擦净。

他一脸严肃,就这擦着剑,他静得可怕。

终于这白手帕变得红彤彤的,而这剑又锃亮起来。

他终于说话了。

“今后,所有人,六时晨起,晨练三个小时!如有违者,这就是下场!”他将剑指向那具已经冰冷了的尸体。

他的语气很冷,很刺骨。

“今日起,所有将士每周都会接受武力考核,不合格者销除军籍,扣回军银!”

“这里不是给你们睡觉吃饭的地方!这里是要让你们有能力保卫你们的家人!”

“我们段氏王朝不养闲人!更不养废人!”

“至于你们所望的,左大将军,杨将军,我已禀告圣上,圣上自有处置!”

先前杨氏傲慢无礼,盛王今日便还了他一个下马威!

盛王回到府中。命人前去调查業城铁矿一事。

“阿旭,你是否也发现了练兵营里的刀剑有蹊跷?”

“是啊,殿下,按理说这军营里的武器是韧劲最好的,可我看了军营里的刀枪剑戟,倒是十分容易断裂。”

“感觉不想是用铁矿萃制的。”

盛王点点头:走,我们去访一访杨氏。今日我这一闹,他可要坐不住了!

“对了,阿旭,我发现兵器可疑的风声放出去了吗?”

“回殿下,已办妥当。”

盛王与赵旭换了一身黑衣,到杨氏屋顶监视杨氏有何把戏。

只见杨氏焦急的在房间里走来走去。过了一会,偷偷摸摸的走出府邸。乘着马车往蛇山走去。

盛王一路跟到蛇山密洞口。

赵旭刚想跟进去就被盛王拦住。

“等等,阿旭,杨氏是故意引我们来着,不要进去。”

“殿下,你怎么知道杨氏是故意引我们至此?”

赵旭话还没说完,他们就被杨氏的人包围住。

杨氏身后跟着一队人马从洞中走出。

“盛王殿下,没想到您这般耐不住性子。”

盛王大怒:“杨氏,我就知道你有鬼!”

杨氏大笑:殿下,你今日若葬身于这蛇山。我会向圣山禀明您是为匈奴细作所害。

“杨氏,今日我不会死,倒是你今晚可要在狱中度过一夜了!”

说罢,盛王拿出兵符。

“兵符在此,还不快放下武器!我会向圣上说明今日之事,饶诸位兄弟不死!”

杨氏慌忙摸了摸自己胸中的兵符。他将兵符取出。

“盛王那是假的,兵符在我这里!”

士兵们面面相觑,不知谁真谁假。

“杨氏,你何不咬一咬,看看你手中的兵符是否是真的?”

杨氏用力一咬,兵符碎成了两半。

“怎么会?怎么会?”杨氏还不敢相信他日夜戴了十多年的兵符怎么会碎成两半了?

盛王随即取出圣旨。

原来圣上早就撤了杨氏左将军之位,而盛王的右将军也不过是个晃子。盛王才是取而代之的左将军!

而这镇北兵符,早被赵旭掉了包。

“杨将军,得多亏了您喜好春满楼的姑娘,这才让我有机会接近你…”赵旭说道。

“你…你…我杀了你!我是先皇的救命恩人!是先皇亲封的左将军!是你们段王朝的开国功臣!你们怎么能这么对我!”

盛王一声冷笑:杨氏,你利用皇爷爷给你的职权做了多少结党营私,贪污腐败之事,你心里清楚!今日,圣上不杀你,便已是对你的恩宠!

“来人!兵符在此!圣旨在此!还不快给我拿下杨氏!”

士兵纷纷倒戈,羁押了杨氏。

“嘘!”

杨氏吹了一声口哨,一条大蟒蛇从林中窜出,一跃径直向盛王仆去。

盛王后退了几步,一个转身向蟒蛇挥剑而去。怎料它动作太快,未能伤到它。

“快羁押杨氏回天牢!走!”盛王大呼。

这蟒蛇也是奇怪,就只攻击盛王。

赵旭取了雄黄酒,怎料它竟然不怕!

“阿旭!用火!快!”

赵旭听了盛王的话,赶紧点了火把。

并用火把将蟒蛇围了起来。

“殿下,快出来!”

正当盛王要跃出火圈时,蛮蛇咬住了盛王的左肩!

盛王转身将剑刺进蟒蛇眼珠!并跳出了火圈。

蟒蛇被刺瞎了一只眼,疼得上跳下跃。

盛王一行人乘机逃出蛇山。

刚出蛇山没多久,盛王就昏迷了过去。

来不及回到王府,赵旭就近将盛王带进了无名酒楼。并命人请了大夫。

叶修见盛王昏迷不醒,将他安置进了自己房中。

“段大哥怎么出了那么多汗,他怎么了?”叶修边擦盛王额头的汗珠边问道。

“叶公子,我家公子被那蛇山的蟒蛇咬伤了左肩。”赵旭焦急不堪。

“什么?蛇山?”

叶修大惊。

“快给我剪刀!段大哥昏迷多久了?”

“大约一刻钟。”赵旭回道。

顾不得多想,叶修剪开盛王左肩衣物,俯身替盛王吸蛇毒。

一口又一口,这血早已变得乌黑。

直到这颜色稍正常了些。他才停了下来。

大夫正好赶到。

他想站却站不起来,拉着大夫的衣角:大夫,蛇山,蟒蛇…蟒…

还没等他说完就晕了过去。

“叶公子!叶公子!”

大夫说幸得叶休及时将蛇毒吸了出来,他要再晚个两分钟,这毒就侵入五脏六腑,怕是无力回天了。

昏迷了一夜后,盛王醒来。被告知是叶修替他吸了蛇毒。

段景澈心里很是过意不去。就去隔壁厢房守了叶修一早上。

“热…热…”叶修发了严重的高烧。

段景澈将被子掀开。又用毛巾给叶修额头降温。

“我好热…热…”谁知叶修还在唤热。

实在没有办法了。段景澈心想,大家都是男子,帮脱个衣服也无妨。

当他替他解开系绳,脱去外衫,一件,两件…再是内衬…

“阿旭!转过去!不要回头!”

这下,叶修是女儿身的身份被段景澈和赵旭知道了。段景澈和赵旭都被睁住了。

段景澈心里很是慌张。他急忙帮她扣上解开的衣服。

她突然使劲抓住他的手,睁开眼。她发现自己的衣服被解开后,大惊得坐起,急忙拉过一旁的被子裹住身体。

她是女儿生的身份,除了死去的娘亲,十八年了谁也不知道。包括她的父亲。

这下,他竟然扒了她的衣服!

“阿旭,你先出去。”

“是,殿下。”

段景澈倒吸了一口气,支支吾吾的:贤弟…啊不…你…你不叫叶修

她抬头望着他:你也不叫段衡,是吗?殿下!

段景澈:是,我不叫段衡。我是长安城里的段景澈,盛王…

她打断他:我叫叶清旋。我们互相以假名结交,算是两清了。不过,我救了你一命。你要为我保守我的秘密。还有你的属下。否则我不会放过你们!

段景澈回道:那是自然!贤…叶姑…啊不…贤弟放心!

随后的几天里,段景澈每次要见她都被她拒绝了。只好每天派人送来药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