業城

小说: 朝时 作者: 沈韵溪 更新时间:2020-11-08 23:08:18 字数:3313 阅读进度:2/11

行了十来日,盛王一行人终于到达北境業城。

業城是北境最重要的城池。它上接匈奴国,西北是北疆6部,西面是南疆乌阖。北境八城,就属業城是外敌与中原的门户要道,也时常被匈奴等他国侵扰。

“殿下,属下已将府邸收拾好,殿下可安心入府先行休息。”

“阿旭,你辛苦了。”

“不辛苦,这是末将的职责。”

说话的就是赵旭,盛王的得力干将,为人正直,不苟言笑,识字不多,却有一身实在功夫,脑子还好使。几年前在街上行乞,被盛王收留后就一直辅佐他。

“阿旭,这業城的李将军,可有听说我今日到来?”

盛王坐在上席位中,倒了两杯茶。一杯递给了赵旭。

赵旭恭身接过茶。

“回殿下,属下于昨日也派人告知李氏将军。”

“甚好。我倒是要看看他何时来迎我。这李氏为人好利,小气奸诈,颇有脾气。听闻他在这業城都只手遮天了多年。”

“这李氏将军毕竟是先皇亲封的左将军,听闻他曾救过先皇之命,也难怪受先皇用。当今圣上为此也给足他颜面。”

赵旭一口喝了茶水后。瞄了瞄桌上的茶壶。又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盛王。

“殿下,属下……属下可否再向殿下讨要一杯茶水?”

说完他勾下头,不敢看盛王。

盛王哈哈大笑起来。

“我说呢,你盯了我几次是为何?”

“原来是,肚子里没水了……哈哈哈,来来来,想喝多少喝多少。”

“谢殿下。”

说罢,他恭身将那茶壶整个从桌上抽了出来,往茶杯里倒满水,转身一骨碌喝了下去。

喝了一杯,又到了第二杯…第三杯。

等倒第五杯的时候。壶里只滴了几滴出来。他转回身。

看了一眼盛王,又看了一眼手中的茶壶。显得十分憨态可掬。

盛王右手肘撑在桌面上,微微收起的手掌抵着下巴,看着赵旭那狼狈喝水的模样,他努力让自己不要笑却还是未能忍住笑了出了。

“殿下,这壶里没水,我去给您另取一壶过来。”

“阿旭,你在战场可不是这个样子的。我第一次见你这般憨厚。哈哈哈哈。以往,你可是身后带着一队人马,持剑昂胸的威严模样!”

“殿下,我就比您早到一天,我忙着给您收拾府邸,一晚上滴水未沾。你还取笑我!”

“罢了罢了,不捉弄你了,快去歇息歇息,明日我们再去会会这杨氏。”

赵旭一脸疲态,得到休息的命令,回到屋中,赶不上拖鞋倒头就睡。

烨城的夜比长安冷了许多,星星比长安多了许多,连月亮也比长安大了许多。

業城,别来无恙。

盛王刚要歇息,手下就送来了一封从长安来的信。

他一看信封上那用轻墨勾勒出的海棠花,就知道,这是珍儿给他的信。

信里只有短短几句话。

“澈哥哥,珍儿已经开始想你啦,我以后每天都要给你写信,写到你来娶我为止。”

屋里烛光微微泛黄,从窗缝里挤进来的几缕晚风吹得这红烛拉长了身影,左摆右跳的。倒与他此时那控制不住,不听话的心跳对上了号。

他所接触熟实的女子除了小妹就是崔珍儿,她所放在心里的男子也只有澈哥哥一人。

他与她青梅竹马,彼此喜欢。若不是他北上,他早已向父皇讨了这门亲事。

次日午膳过后,杨氏才姗姗来迟,来盛王府叩迎盛王。

杨氏嘴角和下巴的胡子又黑又弄,眼睛圆鼓鼓的,好像要从眼眶里掉出来似的。他还带着个大肚子,他的手臂得有寻常人两倍粗壮,甚是魁梧,女子见了他怕是得被他吓跑。盛王在旁边就显得清瘦了许多。好像没吃饱饭的样子。

杨氏身后跟着几位将军,一起拜见了盛王。

杨氏在右客席座上。其他几个将军依次坐下。

赵旭好好休息了一晚后,又恢复了他本来的英勇气势。他右手持剑,身姿英挺,站在离盛王右边一米距离处。

“盛王殿下,老臣昨日偶感风寒,身体不适,未能及时恭迎殿下,还望殿下见谅。”杨氏坐在席位上,一脸无畏。

“将军既是得了风寒,便要小心养好身体才是。”

“赵将军,去将我房里的药材取来,送于杨将军!”

赵旭听命将药材取了来。

盛王接过药,说道:杨将军,这是我从长安来时,母妃赠与我的。现赐于你了。

盛王坐在上席,顺手将药材递向了杨氏方向。

杨氏见状双手恭拳谢过盛王,却坐在坐席上没有要起身来接过药材的样子。

盛王与杨氏互相盯着对方。盛王的拿着药材的手也悬空伸了十秒之久。

诸位一同前来的将军见杨氏这般骄横无理,纷纷交头接耳窃窃私语着什么。

赵旭见状,双手结过盛王手里的药,将药放置杨氏桌上。

“老臣再次谢过殿下。”杨氏再次谢道。

“杨将军客气了。”

“杨将军是先皇亲封的左将军,如今又被父皇中用,我这个右将军,今后还得靠杨将军多多相助。”

“殿下言重了。今后我们友好相处便是。”

随后,诸位将军和盛王去了军营驻扎地,去和将士们打了个照面。

夜里赵旭给正在伏案看公文的盛王送来了一只烧鸡。

“阿旭,我听闻这業城的夜市甚是热闹,丝毫不比长安差。走,我们去看看。”

街角市井,熙熙攘攘,好生热闹。

走到一处酒楼前,盛王停下了脚步。

“无名,无名,这酒楼的名字就叫无名?”

“走,我们去看看这无名酒楼的酒到底如何?”

赵旭应声回道:公子,我听闻这无名酒楼里的酒可是業城最好的酒,北疆南疆以及国内最好的酒都可以在这里找到。

盛王一听,这酒楼的酒这么好。嘴角微微一笑。

今后在業城喝酒的地方有着落了!

“二位客官里面请!我们这里的酒包您满意!”一伙计迎出来连忙招呼。

盛王和赵旭上二楼找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下。

“小二,你这酒楼里何酒最为有名?”

“回客官,咱酒楼就属北疆的金玉葡萄酒最为盛名,就是价格高了些。”说完,店小二挠了挠头。

“价格贵有何妨?”

“给我来两壶!满上!”

两壶金玉葡萄酒就被小二端了上来。

赵旭起身先给盛王满上。

盛王迫不及待泯了一口。竟然眼前一亮,忍不住喝了第二口,细细品味。

“阿旭,你也满上!你尝尝,这酒确实对得起这名号!”

赵旭喝了也忍不住啧啧称奇。

正当盛王要倒第二杯酒时,一男子将他手中的酒夺了去。

“小二,你过来!我不是说了,这最后两瓶金玉葡萄酒不卖嘛?怎么回事?”男子生气的吼道。

小二急忙跑过来。

“楼…楼主…我…我该死!我忘了您的嘱托。”小二一个劲的鞠躬道歉。

“这酒是我要送给朋友的,你把它卖了,你叫我如何是好?”

“你走吧。我们酒楼不缺一个不懂听话的人!”

小二一个劲儿跪地磕头。请求楼主不要赶他走。

盛王一个眼疾手快,夺回男子手中的酒。并往自己酒杯里倒了一杯,也给赵旭满上。

“听闻这位公子是楼主?这酒,如今已是我的,酒既已开,楼主又何必动怒。”

“我呢最好一口好酒,这酒今日甚得我心,看在我的面子上,就饶过这店小二吧。”

男子转身,向盛王致歉道:这位客官,让您看笑话了。我刚刚一时心急夺酒甚是无理,还望您见谅。今日这酒…既然客官喜欢,我便送于你了。

“至于你,小二,下次可就没有这好商量了,下去吧。”

盛王让小二再添了一个酒杯。

“既然你送这酒于我了,我请你喝一杯!”

赵旭将凳子让给了楼主,往侧边坐去。

盛王:“来,干!”

楼主:“干!”

楼主:“听口音,这位客官不像是我们業城本地人。”

盛王:“确实不是本地人,不过,今后是要在这業城生活上一阵子了。我定会来你这讨酒喝。”

楼主:“这感情好!今后客官来我楼里,我给你打八折!”

盛王:“楼主,好是爽快!不知楼主所姓何人?”

楼主:“在下叶修!”

盛王:“在下段衡”

叶修:“看段兄该是年长于我。我换段兄为段大哥如何?”

段衡:“此事甚好!来,贤弟,干一个!”

盛王倒是一个社交好手段,这刚到業城没几天,就结下了一个兄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