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9章 一场精彩的大戏

小说: 超强教官 作者: 九月阳光 更新时间:2017-08-14 09:30:04 字数:3774 阅读进度:1149/1223

“北战堡战无双,前来拜访,还望院中的尊贵公子接见!”

随着声音,有人已经闯了进来,情月眉头一皱,冷眸一凝,刘青山的声音,却是已经响起:“远来是客,怎么也不能失礼,让他进来!”

只要情月一声令下,影子卫就会立刻出手,把这打扰他们吃饭的无聊之人打出去。

“刘公子,北战堡声威名动江湖,请小心应付,不然,会惹上麻烦。”

一旁的欣云不屑的说道:“舞儿小姐想得太多了,以夫君的身份,小小的北战堡不值一提,我只是生气,这混蛋来得真是时候,打扰我们吃饭了。”

刘青山站起来,说道:“无妨无妨,我来会会这战无双,你们吃自己的,看看他来玩什么游戏。”

静舞儿还想开口,但想想这男人不是江湖中人,有些事,怕是不能理解,不如静观其变,有可能的话,帮他一把,也算是入住如家的缘份。

静斋的实力虽然不像以前,但也不能叫人小看。

战无双带着战飞,直直的闯了进来。

一行十几人,父子俩随行的,还有众多的高手保护,一齐挤进了小院落,让小院落瞬间变得拥挤起来,气氛也变得有所不同。

刘青山迎了上去,与刘青山一起的,是银月。

“你们找我?”刘青山神情冷漠,淡然视之。

那战无双却是快步上前,很恭敬的行了一礼,以一种很热情的语气,说道:“老朽战无双,刚来西南城,听闻小儿数日前对公子无礼,特携之前来,与公子赔罪,请公子宽鸿大量,饶了小儿这回,我北战堡愿许以重谢。”

大手一挥,背后出来的人,已经抬着沉重的箱子出现了,在刘青山的面前一字摆开,其中两个箱子,打开了,其中一个里面五彩六色的奇珍异宝,耀人眼目,另一个,则是满满的金币,那金光闪闪的样子,的确很具有诱-惑力。

刘青山轻轻的笑了,说道:“北战堡果然不凡,为了化解一份恩怨,真舍得,不过本公子想,战堡主还有别的事吧?”

战无双眉开眼笑,说道:“公子说的是,这一次前来除了赔罪,还有一事相求,小飞,还不快给公子赔罪,态度要端正,明白么?”

前些日子两度出现,都是意态嚣张的战飞,此刻恭敬的鞠躬抱拳行礼,态度再端正不过了:“战飞有眼不识泰山,冒犯了尊驾,特来赔礼,请公子原谅战飞先前的无礼。”

不得不说,能屈能伸,北战堡的确拥有枭雄之姿。

“哦,还有事一并说出来,让本公子思量一下?”刘青山当然明白,赔礼道歉,送了如此重礼,绝非小事,以他对战无双的了解,这种性格霸道而狠辣的枭雄人物,付出一分,不要收获九分,那求的一件事,绝对不小。

战无双说道:“这位公子,此次战某前来,也的确有件小事相求,我家小儿与西南堡林家侄女两情相悦,已婚约许定,但上门林家才知道林侄女被人带走,小儿牵肠挂肚,日渐憔悴,身为人父,不得不出面抚慰,战某知道,林侄女就在公子这里,还请公子怜小儿一片真心,放过林侄女,让有情人终成眷属。”

这话一出,不远处的林黛玉脸色变得铁青,急声的叫道:“公子,不要听他们胡言乱语,我们只有两堡情义,绝对没有许以婚约之说,战飞,你倒底给我说清楚,不要坏了我林黛玉的名声。”

在这个时代,名声可是一个女人的生命,若是传出风言风语,损人贞洁,那是把人往死里逼的,何况眼前的男人,是堂堂神龙大帝,岂容一个品性有亏的女人侍候,像银月所说,若是这样的理由被打发离开,她又有何颜面,回西南堡。

这种事,她不得不争。

战飞迈前一步,一脸的伤痛,语气带着几分无奈,说道:“黛玉,我们两情相悦,花前月下,早就私定了终生,你现在怎么可以如此对我,我哪里不好,我许诺给你一生幸福,为了你,我愿意做任何事,我会求这位公子成全我们。”

“你难道忘记了那一夜,香槐树下,我们对月盟誓,绝不分离么?”

林黛玉整个人都呆住了,脸色瞬间涨红,直直的盯着战飞,若是可以,她恨不得一剑杀死这个无耻之徒,什么香槐树下,老天明鉴,她从来没有与这男人私约过,更不可能有什么山盟海誓,难道她林黛玉,是一个如此不要脸的女人?

一个飞奔,她已经跪在了刘青山的面前,说道:“公子,请你相信黛玉,黛玉虽然无法与圣灵相比,但洁身自爱,绝没有任何的私情,若是此话有假,愿遭五雷轰顶,粉身碎骨,求公子明鉴!”

“黛玉-----”一声惨叫,那战飞身体摇摇欲坠,痛入心肺。

“林侄女-----”战无双也是一声厉喝,但徒然无奈的叹了口气,说道:“也罢,也罢,事已至此,是老朽自讨没趣,小儿所爱非人,是他应受的教训,与他人无关,这位公子,战某打扰了,就此告辞。”

“我们走!”

战无双扶住了儿子,大步的离开,战飞却是频频回头,一脸的不舍,让人见了,真是与之同悲,那份情深义切的样子,却是所托非人了。

林黛玉名声尽毁,真是欲哭无泪了。

她做错了什么,为何战家父子,要如此陷害于她。

一个女人,失去了名誉,这以后要怎么活?

“公子,请不要相信战家父子,虽然我不知道战家父子为什么这么做,但坏一个女人的名誉,实在罪大恶极,而且我相信黛玉姑娘,她绝对不是这样的人。”

见林黛玉一副痛不欲生的样子,一脸的悲苦,莫口难辨,这种闻风而动的事,谁又说得清楚,人家说私定终生,相约香槐树下,绝对是没有人可以证明的,不是也是了,她实在不知道怎么开口解释,或者根本解释不了。

却是没有想到,静舞儿竟然主动开口替她说话,或者同为女人,她感同身受,要是今天碰上这种事,她也会无可奈何,只能白白受辱的。

“刚才那一幕,演得真是精彩。”

“是啊,是啊,情深意切,我差点都相信了。”

欣云与赫连云儿走过来,把身体无力的林黛玉扶了起来,细声的安慰。

“放心好了,夫君是相信你的。”

“对啊,想证明清白,也很简单的,今晚就由黛玉侍寝,只要有贞洁之红,一切都不言自明。”

如此羞人的事,在欣云口中说出来,却是让林黛玉为之一震,立刻叫道:“公子,黛玉愿为公子侍寝,以证清白。”

静舞儿一听,脸色微变,急声的阻止道:“黛玉小姐,千万三思后行,不要一时冲动,后悔终生,这可不是闹着玩的。”

“何况只要心有贞洁,我们又何必在乎别人的话。”

林黛玉无奈的摇头,说道:“其实从我来到公子身边,这已经是我唯一的选择,只要公子不弃,黛玉愿一生相伴相随,陪伴左右,请公子成全。”

刘青山已经坐在刚才的位置上,拾筷继续吃,玉碧与玉莲已经殷勤的侍候左右,似乎并不有受刚才事件的影响。

对两姐妹来说,林黛玉的事,轮不到她们操心,那是陛下的决定,而她们的责任,就是照顾好大帝,这一点,她们不敢有一丝的遗忘。

“你可是怨我相信你?”刘青山抬头,扫了林黛玉一眼,那你倒是说说:“为何战家父子偏偏找到西南堡,又偏偏选择了你?”

“有因才有果,你敢说,你西南堡,一直没有过这样的念头?”

“我可是还记得,当日初见,你与那战飞,可的确是在一起的。”

如雷般的轰鸣,一下子炸在了林黛玉的脑海里,的确,当初北战堡提起此事,西南堡还是有这样的意思,因为南北两大堡联合,可以相互提升,若不是刘青山的出现,也许这件婚事,真的已经定下了。

林黛玉说道:“公子说得不错,当日黛玉前来,家父的确有这样的意思,想要南北两堡联姻,所以才让我与战飞见面,但黛玉是清白的,我与战飞仅仅见过一面,所谓对月盟誓,相约香槐下,绝无此事,公子你不能冤枉我。”

“既然家父已经把黛玉送给公子,黛玉又岂敢三心两意,如果公子不相信黛玉,黛玉愿意以死明志,以证清白。”

“黛玉小姐不可,刘公子,你怎么没有一点怜香惜玉之心,黛玉都做到这个份上了,你还不相信她,你究竟想要怎么样?”

刘青山一愣,看着静舞儿,这又不关她的事,她倒是恼了,怪了。

众女也是一愣,是啊,静舞儿怒什么,这事与她有关系么?

“我就想看看舞儿小姐面纱下的容貌,究竟是美还是丑,我想以静舞儿悯世胸怀,定不会让我失望才是,对不对?”

“你----”静舞儿一愣,急得叫出来。

明明知道,她的面纱不能取,这男人竟然提出如此要求。

“怎么,不愿意,自己都不愿意的事,为何你要让别人愿意?”刘青山语气虽轻,但带着几分讽刺,说道:“你这不是强人所难么?”

“小姐,这事与我们无关,要不,咱们走吧!”杏儿发现情形不对,立刻准备走人了,这种人家的家事,她们小姐插手其中,的确有些不妥。

但静舞儿说道:“你说话算数,我揭开面纱让你看一眼,你不准再责怪黛玉小姐?”

这话一出,所有人都愣住了,刘青山也有些愣。

这女人,真的如此悲天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