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6章 以身为饵

小说: 超强教官 作者: 九月阳光 更新时间:2017-06-20 05:22:43 字数:3711 阅读进度:966/1223

夜已经深了,刘青山却是还没有睡,披着长袍,在暖暖的气温中,独坐长案之上,看着桌上的战图,还有放在长案之上,不久之前送来的各种情报,这些都是影子卫送来的,整个南方,各处的动静。

有终南帝国的,有义和国的,还有岛域联盟的,刘青山作为大帝虽然懒惰,但作为一名战士,他在战场上的指挥能力,却是超过所有的人,必竟他在另一个世界接受的,是未来战事的训练,而且是其中的最强者。

而炎阳大陆时代,却是相当的原始,都是冷兵器时代。

外面寒意袭袭,但在他的房间里,却是两块暖石,散发着淡淡的热息,其实他本来是拒绝的,必竟以他现在的力量,这种热石纯属是浪费,但在思芙的暗示下,他还是接受了城主高云山的安排,只有接受了,才会让人安心。

门“咔”的一声,开了,一抹美丽的身影,闪身而入,手里端着木盘,上面放着一碗热气腾腾的宵夜,抬头看到刘青山,润泽光华的脸上,浮现一抹微笑,轻声的叫道:“陛下,夜深了,你还不休息么?”

这进来的,正是贴身侍候的花嫣,相比跟随在刘青山身边的其她几女,她算是最清闲的一个,这照顾刘青山的任务,当然落在了她的身上。

作为曾经百花宫的少宫主,她受人捧护侍候,却还真是没有学过去侍候别人,但入了帝宫,成了别人的妻子,这种很女人的事,也必须慢慢的去学习,男人,只喜欢温情似水的女子,在玉嫣的教导下,花嫣也只能学着去接受。

命运天意,纯属捉弄,既然反抗不了,不如去安心的接受,现在的花嫣,就属于这一种,无奈的接受。

就像上一次侍寝,大被同眠,她羞得想钻地缝,可是接受之后,却也开始习惯,因为这种事在大帝后宫之中,是一种常态,大家皆是如此,也不必说谁笑话谁了,她不接受,唯一的结局就是被驱逐。

只是空闲的时候,想起来,她就会莫名的羞涩,俏脸扉红,情不自禁。

一碗热气腾腾的面条,还加了两碟小菜,虽然清素,但真的让人很有胃口。

托盘放在了长案上,女人已经来到了刘青山身后,纤纤柔美的玉手,已经搭在了刘青山的肩膀上,轻轻的揉捏着,娇柔的声音响起:“陛下,战事拉开序幕,还没有交锋呢,你这就如此辛苦,那怎么了得,花嫣可是受各位姐妹的嘱托,要好好的照顾陛下呢,陛下这样,臣妾可是失职了。”

第一次用臣妾自称的时候,她也很不习惯,后来发现大家都是如此,连艳将这样很男人气的女人,也都羞答答的顺从了,花嫣只得认命。

刘青山伸手,把女人搂进了怀里,暖暖的身子,淡淡的清香,还真是别说,刘青山重重的吸了一口香息,轻轻的笑道:“本王可没有这么娇弱,这南方大战,只是一个开始,相对来说,要简单很多,本王之所以如此慎重其事,也只是在积累经验罢了,其实当本王挥军南下之时,胜负已分了。”

女人感受到那作怪的手,已经攀上了她的胸口,玉手推着,耳中却清楚的听到了刘青山所说的话,有些好奇的问道:“既然如此,那陛下还要如此操劳?”

“本王要用最小的代价,换取最大的胜利,不得不想得周到一些,这一次南方之战,是帝国一统天下大战略的开始,不得不小心一些,若是付出太大的牺牲,对接下来的大战略计划,将会很是不利。”

花嫣总算是明白了,她当初也不过是小小的少宫主,并没有什么太多的欲念,现在这个男人以大帝的眼光看这个世界,与她所看的,并不相同,她能理解,但做不到。

“臣妾对这种事,并不想去理会,只是不想看到陛下太辛苦。”

刘青山轻轻一笑,把女人放下,说道:“有句话说得好,男人征服世界,而女人征服男人,花嫣,你可以征服本王,让本王见识你的魅力。”

花嫣羞羞一笑,说道:“花嫣现在都已经堕落成这个样子,莫非陛下还不满意么?”

刘青山说道:“你仍有抗拒之心,不像玉嫣一般的,全心全意,所以还需要继续努力,夫妻本为一体,只有心相融,才能算真正的夫妻,花嫣,你是本王见过最美的女人,你心里也应该知道,这一辈子,你根本已经逃不掉了。”

花嫣也笑了,说道:“陛下,臣妾已经认命了,只是希望等臣妾人老貌衰,陛下仍能像今日般的怜爱于我,那花嫣也就心满意足了。”

花嫣此刻并不知道,刘青山拥有的神龙血脉,只要阴阳交泰,就可以永驻青春,哪怕到她死的那一天,她仍是保持着人生最巅身的美丽,只是会多添一些岁月留下的风韵美态,试想这样的美人,又有谁会舍得放弃呢?

“本王没有那么冷漠无情,当然会一生一世,本王也真心的希望,花嫣能快乐起来,是的,找到新的人生,也找到新的快乐。”

一碗面吃完,身子暖暖的,刘青山似乎在暗香浮动间,感受到一种渴望,平静的心境被打破,刘青山也只得放下所有的思绪与想法,横抱起身边的女人,入内睡觉去了,如此美妙的宁静夜里,实在不应该如此浪费。

第二天大早,刘青山还没有起床,就被人叫醒了,思芙无视眼前的一切,很直接的,走到了床边,递给了刘青山一份战报。

“老公,这是刚刚送来的急报,昨天夜里,终南联盟帝国的曼城已经被攻破了,那终南大帝率残兵逃走,我们是不是该行动了,那些曼城子民,此刻定处在水深火热之中,等着我们去解救。

刘青山掀开被子,光着上身,肌肤莹光溢动,自从修神境之后,他整个人,无论是气质还是神态,都有了幻化般的改变,那本来俊逸霸气的形象,变得越加的贵不可言,让人不敢直视,就算是自己的女人,思芙也感受到了压力。

被子还泄出了那抹凝脂白玉,正是刚才被刘青山搂在怀中的花嫣半个身子。

花嫣也醒了,只是一脸的红润,还有十足的疲惫,看到刘青山起身,也想起来侍候,但刘青山把她按了下去,说道:“花嫣你好好的休息,晚些再起来,你的任务就是侍候好本王,其他的,不需理会。”

花嫣有些受不住,思芙还在眼前呢,只得拉起被子,把身子裹起来,重新躺了下去。

刘青山来到了大厅,这里是他的指挥总部,他到的时候,艳将,吉赛儿,还有高云山与高飞父子皆在。

“参见陛下。”

“行了,事情紧急,你们都应该已经知道了,昨夜曼城被攻破,终南大帝率残后而逃,我们需要改变计划,高飞,你立刻动兵,赶赴曼城,务必要把曼城内的岛域大军赶出去,艳将,抽调一万近卫军,由你率领,配合高飞,一起夺回曼城。”

“是,陛下。”高飞与艳将都不敢怠慢,双双行礼之后,转身离开,调兵遣将去了。

待两人离开,刘青山又叫道:“吉赛儿,剩下的一万近卫军,由你统领,马不离鞍,刀不解甲,随时准备应援。”

吉赛儿说道:“陛下,那你身边,可是没有守护力量了。”

刘青山说道:“本王身在沙洲城,有城卫军,何况这种时刻,还有谁敢来进攻沙洲城,放心吧!”

除了沙洲城卫军几万人,还有影子卫,这种强大的力量,刘青山并不担心,哪怕真的有强兵来攻,以他的力量,绝对也没有人可以伤害到他。

“是,陛下。”

吉赛儿领命之后,看了高云山一眼,说道:“高城主,陛下的安全,交给你了,你务必小心戒备,虽然沙洲远离南方战场,但陛下来到沙城之事,恐已经传扬出去,怕有人耐不住心思,偷袭沙洲城。”

高云山立刻说道:“保护陛下,是臣之责任,请吉赛儿帝妃放心,老臣用这条老命担保,只要老臣不死,绝对没有人可以靠近陛下半步。”

吉赛儿离开了,高云山向刘青山施了一礼,说道:“陛下,老臣也要马上重新布置沙洲的防务,请容老臣告退。”

刘青山点了点头,同意了,高云山退去。

思芙挥了挥手,几名近卫已经退出了大厅,她这才走近刘青山身边,轻声的问道:“老公,这样是不是太冒险了?”

刘青山摇了摇头,说道:“岛域联盟几十万大军,说实在话,若真的全线撤退,在现在我们海洋战船的实力,怕是没有办法把他们全部留下,一旦他们逃离,以后真的很难有这样的机会聚而歼之,留下后患,实在麻烦,给他们一个机会,就看他们有没有这样的胆量了。”

“但是老公的安危,乃帝国根本,这有些不太妥当啊!”

刘青山说道:“以我的力量,只要我想走,天下间怕是没有人留得住,思芙放心吧,昨天我之所以把十大军团全部调开,其实也是为之一计,只要他们敢来,那他们就死定了。”

“这不仅仅是给岛域联盟机会,更是给某些人机会,我相信,接下来的沙洲城,会很热闹。”

“好了,不要愁眉苦脸的,只要一计奏效,那整个南方,就天下太平了,让你的人行动起来,紧紧的盯着他们,我要知道他们的一举一动。”

“知道了,我马上传令下去,不过老公,这样危险的事,你不该如此私下决定,我想帝宫那么多姐妹,没有人想你这样的冒险。”

刘青山知道她的关心,伸手拍拍思芙的肩膀,说道:“只此一次,下次定会与你们商量,思芙,去吧,照我的话去做。”

不满的看了刘青山一眼,思芙也转身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