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3章 女人的心思

小说: 超强教官 作者: 九月阳光 更新时间:2016-07-31 10:02:04 字数:3463 阅读进度:463/1223

刘青山一个人安静的坐在草坪上,很多人的目光,都盯着他,但并没有人走近,打扰他平静的心绪,繁杂之后,就需要这种沉淀,从年前的隐武界袭击,到过大年的人来人往,再到现在,身体突然的爆发。

几经磨难,能好好的坐在这里,享受一下暖暖阳光,脉脉温情,真是相当的不容易,刘青山什么也不想,只想这样坐着,安静的任由时间流逝。

一个脚步声走近,然后一个丰满清香的身子,挤坐进他的怀里。

“老公”

“玉蝶,怎么了?”

刘青山睁开了半眯的眼睛,看着眼前的女人,轻声的问道。

“老公,你怎么那样对待我大姐,她又不是我,我无所谓,但她都没有脸见人了。”这会儿,众女都在,唯有凤玉冰又躲进房间里,不敢出来了。

“你不觉得,她犯了错,应该受到惩罚,这是刘家的家法。”

凤玉蝶有些愣住了,半晌才有些怪怪的问道:“我们家的家法就是打屁股?”

是的,她们可不是小孩子,这样的惩罚,真的怪怪的。

“怎么,你有意见,还是说你也犯了错?”

凤玉蝶身体一扭,撩起了一片火热,娇声的说道:“我才没有犯错呢,人家这么乖,老公舍得打我么?”

“啪”的一巴掌,落下了,然后手并没有离开,留恋在那丰满的部分,轻轻的揉动着,让女人一下子生起了春意,眸中带媚,春意连连,看着刘青山,轻呤了一声,叫道:“老公,你坏死了,难怪大姐会又羞又怒,你这哪里是打,分明就是摸,占便宜呢?”

“去告诉你大姐,晚上我去看她,让她等着。”

“啊,大姐脸皮很薄呢,你这样去她很害羞的,要不要我与玉虹一起过去做陪”红着脸的凤玉蝶,轻声的问道,她可是知道,这个男人去大姐房间是干什么,这种事,她们的确怕大姐不习惯。

刘青山点了点头,脑海里似乎生起了某些画面,不得不说,很诱人,点了点头,说道:“也好,看起来,你们姐妹感情真的不错,同心同德,继续保持。”

凤玉冰的房间里,凤玉冰躺在床上,身上带着几分慵懒,与以前相比,似乎有了一些很明显的变化,坐在床边的是凤玉虹,两人正在小声的说着话,不管发生了什么,她们姐妹的感情,不会有一丝的变化,反而越发的亲近。

她们母亲从小去世,少了很多的关怀,所以姐妹相亲相近,才可以慰藉孤寂的心,这些年来,大家都习惯了这样的生活方式。

“大姐,怎么样,好些没有,还疼么?”

凤玉冰脸一红,说道:“不疼了,但没脸见人了。”

凤玉虹心里一笑,说道:“大姐,你怕什么,别人又不知道,就算是知道了,谁也不会说什么,夫妻间这些闹,是一种情趣,更羞人的事都做过,这算什么。”

虽然如此说是没有错,但凤玉冰终是需要慢慢的接受,必竟知道是一回事,自己承受是另外一回事。

门被人推开了,凤玉蝶冲了进来,一脸的急切,还没有等两个姐姐开口,就已经来到了床边,把声音放慢,说道:“大姐,告诉你一个消息,老公刚才说了,晚上要来看你,让你给他留着门。”

“什么,晚上过来,他又想干什么,玉蝶,你去告诉他,晚上我要休息,让他不要打扰我”好,其实听到这个消息的瞬间,凤玉冰就想到了某些画面,所以立刻很是抗拒的反对,当日救他,是形势所迫,有些事,她还没有接受,没有准备好呢?

凤玉蝶却是打断了她的话,说道:“大姐,青山可是说了,不听话的女人要被惩罚的,你已经受过一次了,不会再想来第二次!”

说这话的时候,还故意的用眼睛看了看**,让凤玉冰不由的移动了一下身体,似乎想把身体某处藏起来,不让任何人看到。

凤玉冰都快要哭了,她这样一个成熟稳重的女人,也会被人逼得无处可藏的,以前真是从来没有想到过。

“玉虹,你去说,就说我身体不太舒服,想要好好休息,让他不要打扰我了。”

“大姐,这更不行了,你说身体不舒服,青山来看看你,这是一份好意,怎么能拒绝呢?”

“我”其实凤玉冰很想说,我不想看到他,至少现在不想,因为现在看到他,就会很羞愧,很丢脸,很让她尴尬,但这话她不好在两个妹妹面前说出来。

凤玉蝶说道:“大姐,这事还真是没有办法帮你,要不你自己跟他说,再不行,晚上你把门锁死,不让他进来,只要你不怕他生气,惩罚你。”

凤玉虹说道:“当然不怕了,大姐是什么人,还怕青山这混蛋,就这么干。”

凤玉冰脸都有些青了,她很想说,我才不怕呢,但心里却很清楚,她是真的有些怕,以前与这个男人没有什么关系,她当然可以不给面子,想做什么他也管不着,但现在不一样了,在凤玉冰的心里,都已经不知不觉的接受了,她已经是那个男人的女人这个事实,身在隐武界,接受古老的传统熏陶,作为一个女人,的确有些不太敢反对自己男人的话。

刘青山与自己的男人刘青山,这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

刘青山可以不给他面子,但自己的男人刘青山,那个,那个还真是不能不给他面子,刘青山不敢打他,但自己的男人刘青山要是打她,她还不敢反抗,必竟传统上来说,丈夫打妻子,一定是妻子做得不够好。

凤玉冰的话要是被两妹妹听到,一定会笑得止不住,现在是什么时代了,还如此传统,还好碰上的是刘青山,要是碰到别的心地邪恶的男人,大姐这才是真的入了火坑呢,这种对男人百分百顺从的传统,真的会害死人的。

“我才不怕他,我一定不会怕他的。”嘴巴还是硬的说出这么一句,但心里根本没底啊,可是两个妹妹面前,凤玉冰不想向任何人示弱。

凤玉虹与凤玉蝶分明的感受到,大姐身体上的颤抖,那不是气,而是真的害怕,看样子,身体比嘴巴,真实很多。

不过两人并没有拆穿,有些事,需要大姐自己去面对,去适应接受,相信姐妹同心的日子,不会太远了。

晚上,吃过饭,凤玉冰就回房了,这是她一惯的生活方式,并没有人觉得奇怪,不过回房的她,有些坐立不安,这种事情,以前从来没有发生过。

以前她不管在哪里,都很心静,不会被任何事,任何人打扰,但知道刘青山晚上要过来,她犹豫着,担心着,一刻也静不下来。

“他真的要来?他来干什么,真的只是看看我?或者说,他有什么坏心,可是都这样了,他就算是有坏心,也只能随他,不然怎么办,把他赶出去么?”

“坏了,早知道把玉蝶玉蝶留下来,有她们在,那个男人怎么说也有点顾忌,不行,我不能示弱,怕什么,他再敢打我,我就与她拼了。”

心里乱成一团,不断的给自己鼓气。

“来就来,我凤玉冰还会怕你不成?”

就带着这样凌乱的心情,凤玉冰进了浴室,然后换上了一套崭新的睡衣,这睡衣还是玉蝶帮她买的,说是送给她的新年礼物,凤玉冰觉得太暴露了,很不习惯,不过穿起来,还真的很漂亮,好像男人都很喜欢的。

他喜不喜欢关我什么事,我只是觉得穿着很舒服,对,与他一点关系也没有,不断的给自己找理由,还在落地镜前看着整理身姿,说实在话,活了这么大,凤玉冰从来没有这样的紧张过,有种有种新人入洞房的感觉,只是她自己还没有感觉到。

这是一套大红的睡衣轻纱装,在昏黄的灯光下,掩不住成熟饱满的身姿,连肌肤白嫩之都泄于沙衣外,一红一白,美不胜收,连凤玉冰也没有想到,自己穿了这套衣服,竟然如此的美丽。

脸上红滋润,羞喜交加,连凤玉冰自己都不敢再看了,双手蒙住了自己的双眼,要死了,怎么穿成这样,这还是我么?

一惯以来,凤玉冰都是以素雅示人,从来没有改变过,现在才发现,换了一件衣服,就别样不同。

“也只是说说而已,他不一定会过来,他这么多女人,哪里顾不上理会自己,穿这么漂亮干什么,给自己看么?”

“混蛋,你要是敢不来,我一辈子都不理你了。”

“我凤玉冰第一次打扮,都是为了你,你不来我就不原谅你了。”

好,这女人的心思,真的难猜难懂,不管凤玉冰平日里表现怎么样的冷然高贵,不可接近,但她是一个女人,在女人的内心深处,都会有一种对男人的臣服**,她之所以孤单这么多年,是没有男人可以做到,并不代表,她是一个无情无欲的女人。

但是现在,她已经被征服,哪怕她再不承认,她也知道,她已是刘青山的女人,她所有一切,都给了他。

她也知道刘家的情况,不敢奢求太多,只希望这个男人好好的待她,真的,相比两个妹妹来说,她的要求其实已经很少很少了。

从某种方面来说,其实凤玉冰是一个很可怜的女人,以前把自己封印在寒冰里,隐藏着自己那颗需要疼爱的心,把自己的软弱与孤独都掩饰着,表现着不属于女人的坚强,其实她只是一个女人,一个再坚强,也会渴望抚慰与关怀,渴望有人疼爱的女人。

她也想有一个怀抱,可以给予依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