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1、我的王朝(下)

小说: 三国袁耀传 作者: 杰克乐福 更新时间:2020-11-23 05:40:32 字数:2360 阅读进度:493/521

没人注意到了种辑的情况。

或者说,是注意到了也没人有心思管上这种辑来。

见袁术已受的玉玺,坛下群臣纷纷跪而听册。

曰“咨尔袁公昔者唐尧禅位于虞舜,舜亦以命禹,天命不于常,惟归有德。”

“今汉道陵迟,世失其序,降及朕躬,大乱滋昏,群凶恣逆,宇内颠覆。赖袁公神武,拯兹难于四方,惟清区夏,以保绥我宗庙。”

“岂予一人获,俾九服实受其赐”

袁耀在下头站在最前头,这会听得,也是心神激动不已。

悄悄拿眼向上看去,却见老爹这会似乎倒是极为淡定的模样,站立在那坛上,目光平稳,直视下头诸臣。

这关键时刻,那还是老子稳当啊

袁耀心里开的小差,那诏册却还在继续。

却听得道“今王钦承前绪,光于乃德,恢文武之大业,昭尔考之弘烈。皇灵降瑞,人神告徵,诞惟亮采,师锡朕命。”

“全曰尔度克协于虞舜,用率我唐典,敬逊尔位。”

“於戏天之历数在尔躬,君其袛顺大礼,飨万国以肃承天命”

读册已毕,袁术即受八拜大礼,一步一步,缓缓登了帝位。

下头大小官僚朝于坛下,纷纷迎立新帝袁术。

袁术即改建安五年为天仲元年。

改国号陈

这国号,年号自然也很有讲究。

袁耀那老爹一向认为自己袁姓乃是出于舜帝之后,尧舜禹,舜在第二,仲者又是第二的意思,是以改年号为天仲。

至于国号大陈,也是因为这缘由。

陈国,自春秋起即妫姓诸侯国,乃帝舜后裔,为三恪和春秋十二诸侯之一。

建都于宛丘,如今就在豫州陈国之境,就在老袁家老家汝南郡的隔壁。

从地理上来说那也是合适的很

袁姓又出自于陈陈出于舜自然要立国号为大陈。

也算继承祖宗血脉,属出帝王世家。

说起来,这年号还挺霸气,以后要以年号相称咱这老爹可是“天仲帝”

广个告,我最近在用的小说a,咪咪阅读a\\\i\i ead\co安卓苹果手机都支持

恩天下最二的皇帝

而袁耀如今也再也不是什么袁家公子而是大陈太子

改了国号与年号袁术即又传旨大赦天下。

王朗又向着袁术奏曰“天无二日,民无二主。汉帝既禅天下,理宜退就藩服。”

“乞降明旨安置刘氏于何地”

好家伙,王朗这是要把刘协直接赶走了。

而袁术似乎也早就有的思虑直就应道“是为鲁国公,即日便行”

王朗又按剑直指刘协厉声而言道“立一帝,废一帝,古之常道”

“今上仁慈,不忍加害,封汝为鲁国公。今日便行,非宣召不许入朝”

老特娘的狠了

袁耀是连连感叹,只见那刘协含泪拜谢,上马而去。

坛下军民人等见之,又伤感不已。

袁术这才起身,环顾群臣而道“舜、禹之事,朕知之矣”

群臣皆拜而高呼万岁

这一悲一喜,脸色切换的也叫是相当自如

刘协走了,然走之前还得受的一屈辱。

压根不用刘协动手,这袁术早就准备好了,直接帮着刘协是上上下下收拾的干干净净,一点也没遗漏的。

不过话又说回来,刘协本也没什么东西,哪会有什么遗漏。

与伏皇后不,现在不能说皇后了。

刘协与夫人伏寿二人已经被驱赶到了许昌城门之前,却是直直还未等到一人来。

何人

正是该与刘协共行的董妃啊

见得董妃迟迟未见,那伏寿已经若有所思,然新任鲁国公刘协却直有疑惑。

生怕出的意外,直问边上“送行”的将军道“可知朕可知吾那旧妃何在”

押送刘协往鲁国的,依旧是那黑面周泰。

要说群臣之中,对天子刘协最无感,估计就是这江匪出身,一路跟着袁耀才得以重用的周泰来了。

比起如太史慈,赵云这般本是军中大将,或是甘宁,凌操这地方世家的。

江匪出身的周泰,对刘协原本的身份,那是一点都不在乎。

听得刘协所问,直咧嘴笑道“鲁国公,你若是要等的是董贵妃,怕只是浪费时辰了。”

刘协听得直皱眉,冷言道“将军这是何意”

周泰那笑意更的浓烈,甚至是有些夸张,直呼道“太子殿下特地有的交待,说鲁国公当年面对董氏一族灭门惨案是毫无应对之法,可见是护不住董妃安危。”

“既然如此,那边就叫董妃留在许昌,也不会再有昔日之事。”

刘协听得当真有些莫名其妙。

当年董氏一族的事情,换谁来都束手无策,和今日董妃跟不跟着自己走有什么关系

压根就是两回事

直又言道“当年董氏一族之事,董妃心中也清楚的很,乃是曹贼之祸,安能怪吾”

“还请公还请太子勿要自做主张,把董妃扣在许昌,叫吾夫妇不能团聚。”

周泰能与这刘协扯上一两句,已经算是心情好的不得了了。

这会见刘协是苦苦相逼,早就有些不耐烦了,索性就是道出了实情道“这与不与鲁国公同行,乃是董妃的意思,鲁国公就不别再念叨了。”

刘协哪里会信,又要再说话,却被那周泰一句话堵的是目瞪口呆

“鲁国公可知,太子其实先前一直来往与宫内,只是来来去去,却非寻得是鲁国公。”

“公可猜猜,太子是寻的何人”

周泰这贱兮兮的话语,配合着那贱兮兮的表情,就是刘协真傻了,哪里还看不出其话语中的意思

这才想起,自从那袁耀逼迫自己来退位让贤之后,就似乎再也没见得那董妃过了。

刘协只觉得是胸口一闷,简直比当日袁耀来逼迫自己退位还心中憋屈。

尤其是这事情只要稍稍一脑补,那是个男人也扛不住啊

刘协直觉着的脑袋一热,随后就眼前一黑,要软身跪倒,已站不住了。

还好边上那伏寿眼疾手快,一把扶住刘协,只叹息一声,对着那周泰道“鲁国公已然如此,将军又何必再刺激与他”

周泰听得直撇了撇嘴,只觉这乱世之中,哪有怜悯可言

然如今早去了江匪身份,也不屑与为难一个女人来。

只看着那昏迷的刘协高呼道“既然皆已备好,那就即刻启程,护送鲁国公上路”

至此,刘协彻底失去了天子身份,日后终其一生,也不可能再出鲁国之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