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山贼拦路

小说: 一梦千幻 作者: 银河水泡枸杞 更新时间:2020-10-18 06:28:24 字数:4341 阅读进度:38/38

饥饿、疲惫、寒冷。

身上的伤口生疼。

林卿焕躺着休息了一会儿,起身盘腿打坐。

林卿焕吸纳灵气及运行周天的方法,都来自于凉风。虽然凉风没有可以教他,但真气游走四肢百骸,最终归于丹田,总得有个路径,其实林卿焕第一次运气,是在凉风的控心术中被逼出来的。

意由心生,气由意生。

没有刻意去引导真气行走自己身体的某条经脉,只要心中意满,从丹田中激发真气,它自会游走,具体路径,甚至林卿焕自己也不清楚,最终万川归海,回到丹田,便是完成了一次周天运行。

即便是不去刻意运气,故意之间,灵气也会自行随着那些路径缓缓流动,滋养身体。

自成一个小天地!

当然,前提是由心中某种意念激发出的运气方法,不会相互碰撞阻塞。

林卿焕运转灵气游走全身,促进伤口愈合,保暖,还有滋养原本紧绷的大脑,这几天来,几乎没有好好睡过觉。

莫不惜跟林卿焕一样,在林卿焕身后盘腿而坐,双目紧闭。

响了一夜的春雷,使得第二天清晨时,雾气再次升腾,充斥在山间各处。

其实视线足够行走时,两人便开始动身。

林卿焕回忆起这几天行走的路线,在脑海中拼凑出整个山脉走向。

店小二说的近路,绝对是有的,应该是山贼们把道路封了起来,故意让穿山而过的人们,走上岔路,之后便迷失在山里,只能任其宰割。

红衣女子莫不惜分辨了方向,决定一路向东,退回进山之前的镇子。

即便大雾弥漫,只要方向对了,总能走出去,其实直线距离并不远,之前顺着众多蜿蜒曲折的路线走,岔路又众多,才使得林卿焕绕来绕去,绕了好几天,还在山里。

动身一个时辰,还没有发现山贼的追兵,也不知道这伙山贼,是放弃了追杀,还是暂时没有搜捕到林卿焕二人,

林卿焕一夜运功之后,后背的箭伤好了不少,强忍着疼痛,也能行动如常。

按照莫不惜的方法,不去走那些蜿蜒曲折的小路,直接向东方直线而行,施展轻功之下,多耗费些功力,今晚天黑之前,应该就能走出去。

林卿焕本就断粮一天,昨天打了两架,又耗费功力疗伤,强忍着疼痛支撑一个时辰之后,实在受不了。

莫不惜停下来,拔出腰间软剑,削了一根瘦竹竿递给林卿焕,林卿焕将这根碧绿行山杖拄在地上,跟在莫不惜身后,走路确实要轻松些。

其实莫不惜也好不到哪里去,跟林卿焕一样,忙着赶路,反而在在这大雾弥漫的山里,困了不久。长时间没有进食,昨天两次战斗,全天逃命,对灵气是一种极大的消耗,被长刀那一拍,更是差点没打出内伤来。

莫不惜拿着软剑在前方开路,林卿焕心里有些过意不去,但是又实在没有更好的办法,只能拄着那根碧绿竹竿,不时注意山间动向。

奇怪的是,昨天追杀了二人整整一天的那一伙土匪,今天消失得无影无踪,一点风吹草动都没有。

一连前行了好几个时辰之后,二人在一片竹林旁修整。

林卿焕爬上树,眺望远方,方圆数里都没有一点山贼的踪迹。

能赶快恢复真气和体力,是最好,以免到时候山贼猝不及防出现,却消耗过度,没有丝毫还手之力。

竹林中,有一汪清泉,林卿焕匍匐在泉水旁,大喝一口之后,抬起头,发现莫不惜双足,站在泉水上游,笑眯眯看着自己。

昨天二人身上都沾了不少泥泞,两次大战,又染上了不少血水,即便淋了一天的雨,泥泞和血迹也没有被完全冲去。更何况在这草木极深的山间,慌不择路行进了这么久,衣服上也沾了不少草木渣子。

其实二人都挺狼狈的。

林卿焕脱下鞋子,才发现脚上算是白泡,鞋子中也有不少泥土。身上青衫,更不用说,都不知道破成什么样了。

莫不惜的一身红衣,失去了原有的光泽,沾上了不少木屑泥土,头上青丝,更是乱成一团。

莫不惜清理着自己身上和头发上的污垢,反而林卿焕发现了一些有意思的东西。

野兔粪便。而且不少。

已经两天内进食的林卿焕,对这些有意思的东西有极大兴趣。

当初在岛上训练时,没有东西吃,可没少抓鱼捕鸟的,当然,岛不大,没有鹿啊羊啊这些大型野生动物,最多的,便是野兔。

片刻之后,林卿焕带着一只野兔回来,已经清理完毕的莫不惜抓着两只兔耳朵,将野兔提起,放在自己眼前,盯了野兔片刻之后,笑着说了一句,“小兔子还挺可爱的。”

随后拿出腰间匕首,亲自给这只可爱的野兔开膛破肚。

可怜那把莫不惜从小佩戴的精致压裙刀,一出鞘便要见血。

林卿焕开始生火,这只野兔,将是他三天来的第一餐。

即便今天清晨时,雨便已经停了,林卿焕走了许久,才好不容易找到一些干竹叶和枯竹子。

在竹林中生火,细密的竹叶便是天然的烟雾过滤器,让烟子不会太过招摇。

林卿焕每隔一刻钟,便要爬上树木,探查山贼动向,烤野兔的香味让他肚子叫了起来。

即便没有盐和其他任何佐料,烧烤技术也不怎么好,两天没吃饭的林卿焕,还是忍不住大口吃了起来。

反观莫不惜,就要含蓄许多,虽然吃得也很快,但比起林卿焕来,吃相优雅太多。

寝不言食不语,直到莫不惜拍了拍肚子,打了一个饱嗝。

林卿焕伸了一个懒腰,吃饱的感觉,真好。

二人吃饱喝足,继续上路。片刻的安逸,不能使他们逃离土匪窝。

那伙山贼还是没有任何踪影,这让林卿焕和莫不惜都放松下来,不在慌乱逃命,脚步也轻快了许多。

二月初春,雾气升腾,这山间景色,其实不错。

莫不惜记得很准,傍晚时分,果真见到了那天进山的路。

二人都挺激动,林卿焕怎么说也是个穿越人士,加入能够左右一国局势的魅影,更是被月影寄予厚望,派往青州,让他自己差点都以为将来必定是个风云人物。在这个阴沟里翻船,死在这伙土匪手里,那才是真的憋屈。

若是换作凉风,以她在天池上的战力来看,这伙山贼,还不够她一掌收拾的。

还未来得及高兴,树林中一声大笑,周边冲出来上百人,将林卿焕和莫不惜团团围住。

林卿焕右手收入袖中,按住袖剑机关。莫不惜右手放在腰间,随时准备抽出软剑。

以他们两人的战力,最多能对付十余个有准备的山贼,如今被上百山贼围住,二人心头皆是一凉。

其中一个满脸胡渣,长相粗犷的山贼,对旁边一个书生模样的人说道:“还是老三你这个读书人脑子灵光,直接在这里守株待兔,不费吹灰之力,这细皮嫩肉的小妞,老子玩完她之后,便是你的了。”

书生对山贼一抱拳,说道:“多谢大当家的赏赐,这小娘们,让咱们寨子损失了十几个弟兄,不如把她抓回去,绑在柱子上,让众兄弟们轮流尝尝,以泄心头之恨。至于那毛小子,碍手碍脚,直接杀了吧。”

那为首的山贼猥琐一笑,伸出大拇指:“不愧是读书人,高,实在是高!就这么定了,兄弟们每个都要尝尝这小娘们的滋味,一个都不能少,让她知道咱们的厉害。”

此话一出,众山贼瞬间轰笑起来,看向莫不惜的眼神,恨不得都能剥下几件衣服来。

莫不惜抽出软剑,斜在右下方,眼露寒光。

林卿焕向前两步,挡在莫不惜身前,朗声道:“众位好汉啸聚山林,逍遥一方,都是江湖上响当当的人物,以多欺少,又算什么英雄,传出去,只怕对各位英雄的名头有所损伤。怎么样,敢单挑吗?”

那为首的山贼见林卿焕如此嚣张,正欲出手教训,却被旁边的书生拉住,书生凑近为首山贼,小声说道:“大当家的别冲动,这二人能够在咱们自己的地盘,杀了咱们十几个兄弟,被围捕一天还安然无恙,想必是个扎手的点子,不可中其激将法。二当家的这几个月在暗中自拉山头,对大当家的听调不听宣,不如让二当家的去试试水,一来保住了咱们寨子的名声,而来,无论哪一方胜出,咱们都可以渔翁得利,岂不是两全其美?”

那为首的山贼听了书生这一番话,点头放下兵器,“这个老二,老子早看他不顺眼了,别让我逮着什么把柄。”

书生冲林卿焕笑道:“单挑?你是说,你要一个人,单挑我们一百个人?”

林卿焕大声道:“这意思,那就是不敢咯,这么大一座山,这么大一座寨子,这么多人,不敢跟我这个毛头小子单挑,难道是怕了我不成?枉你们还自称英雄好汉,依我看,你们这一个个的,上百人,以后都蹲着撒尿吧,别站起来,一个爷们都没有,还学人家拦路打劫,我都替你们觉得丢人!只怕你们大当家的,也不过是鸡鸣狗盗之辈吧。”

此话一出,众多山贼皆摩拳擦掌,被人侮辱到姥姥家了,可是一想起十几个兄弟全死在他们手里,多是一剑致命,死相恐怖,也没人敢站出来接受单挑。

书生一笑,说道:“放肆,咱们大当家的英明神武,威慑方圆百里,你以为你是谁呀,你说单挑就单挑,咱们大当家的面子往哪放?”

林卿焕哈哈一笑,“大当家的也做缩头乌龟,要不你来?你的面子,总没有你们大当家的面子贵吧。”

书生连连摆手,说道:“别别别,在下一介书生,手无缚鸡之力,我认输。能干掉咱们十几个弟兄,也算你有点本事。要挑战咱们大当家的,也行,先把咱们二当家的打败,你自然有资格挑战大当家的。大当家的,你说是吗?”

那为首的山贼连连点头,斜瞟了不远处的二当家一眼,说道:“对,你要打败了老二,才有挑战我的资格。”

林卿焕一抱拳,将左手平摊而出,说道:“敢问二当家的是哪位英雄好汉,请出来赐教!”

百余山贼齐齐看向一人,二当家的愤怒不已,可是又别无他法,这大当家的,听信了那书生的谗言,这是要把自己架到火上烤啊。那书生来到寨子才不过半年,短短时间之内,成了寨子的军师,虽然名头是三当家的,但是自己这个二当家的,已经毫无话语权。之所以在暗中拉拢兄弟们,是怕自己这个二当家的位置,早晚被那书生夺去,自己好歹也跟着大当家的在马背上出生入死多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如今被一个手无缚鸡之力书生逼到如此地步,任谁心里也憋屈。

二当家的站出来一步,向为首的山贼说道:“大哥,咱们一拥而上,直接将这小子乱刀砍死,免得多生事端,何必要听信这书生谗言。”

那书生抱着双手,漫不经心说道:“二当家的,刚才你也听见了,这小子侮辱咱们到了什么地步,我倒是不打紧,难道你想让大当家的和整个寨子的兄弟,都跟着你一起蹲着撒尿吗?还是说,你根本不想为大当家的分忧,从头到尾只考虑你自己一个人的安危?”

二当家的冷哼一声,拿了一把长刀,向林卿焕走去。说又说不过,还能有什么办法。

既然是单挑,围住林卿焕和莫不惜的众山贼都往后面退了几步,给两位单挑的人留出足够的空间,以免战斗太过激烈,自己被伤及无辜。

尽管跟林卿焕的想法有些偏差,但这样的结果,已经很好了,起码拖延了很多时间,看看有没有机会突围。

而林卿焕的原计划,是要挑战山贼的大当家的,单挑的时候找机会制住他,然后当作人质。

如今这伙山贼推了个二当家出来,看他们二当家这样子,似乎还不情不愿的。应该是介于昨日与莫不惜合力斩杀十余人的战绩,起到了一定的震慑作用。